第42章 行将就木,师兄的求生意志。_诸天以剑问道
卡西小说网 > 诸天以剑问道 > 第42章 行将就木,师兄的求生意志。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2章 行将就木,师兄的求生意志。

  学习知识技艺,基础不稳固,会限制成就的上限。

  吕玲绮已经掌握了枪意,因为基础不稳固,要是没有老师指点,她一辈子的成就,可能就只是如此。永远不会像赵云那样进入人枪合一的境界。

  赵云可是从小就是有名师指点教导。

  吕玲绮来剑阁,王希尧会补足她的缺陷,让她的基础变得稳固。

  剑阁的练武场上。

  吕玲绮正在练习枪术。

  王希尧站在旁边,不时地提点一两句。

  吕玲绮继承了吕布的天赋,习武的进度很快,不过,王希尧还是希望她慢一些,稳一些。

  万年公主走到王希尧的身边,说道:“你不是只练剑,没有练过枪吗?你教她枪术,就不怕是误人子弟?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兵器的运用,殊途同归。剑和枪,都是以刺为主。其实,完全可以把剑当成短枪来用。我主要是帮她稳固一下根基,接下来再引导她该如何修行。”

  想到自己的修行历程,王希尧有点感触。

  大师兄和恩师王越教自己的剑术,都是教最基础的知识和理念。就像是老师只教了王希尧小学的知识,然后就让他自学。

  王希尧能在修行上达到目前的境界,几乎都是靠自己钻研摸索而来。

  师父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。

  这一句话,每个人都听得懂,但是真正能体悟到其中的精髓,怕是没有几个。

  万年公主说道:“为何非要选吕布的女儿?”

  王希尧看了万年公主一眼,说道:“公主殿下对当年的事情,还在耿耿于怀?你心里还记恨吕布。”

  万年公主没有否认,也没有承认。

  算是默认了。

  当年要不是吕布在董卓身边贴身保护,能早一点刺杀了董卓,或许刘辩就不会被毒死。

  事隔多年,她心里还是没有释怀。

  喜悦的情绪,很快就会消散。可是恨意,往往会在心里根深蒂固,伴随着人一辈子的记忆。

  王希尧说道:“吕布的女儿心地善良,性格开朗,学东西比较专注。我和南华道人的一战,不可避免。我不知道能不能赢。我怕自己会死在南华道人的剑下。”

  “不管如何,我这一身本事总要传承下去。我在剑阁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。当我见到吕玲绮的第一眼的时候,我就有种感觉,她可以继承我的本事和修行心得。”

  徒弟想要遇见名师,很难。

  可是老师想要找一个合格的继承人,更难。

  王希尧能遇见吕绮玲,或者说吕玲绮遇见王希尧,都是缘分使然。

  万年公主冷笑了一下,说道:“那本宫倒要瞧一瞧,你选的这个继承人,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?”

  王希尧不想再和万年公主谈吕玲绮的话题。

  万年公主一脸凝重地说道:“局势不容乐观。文和先生可能会倒向曹孟德那边。只有我们和荀彧先生还在苦苦支撑。王希尧,你就没有什么办法吗?”

  王希尧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能有什么办法?我只是一个剑客,领悟了一点修身养心的诀窍。我不懂治国。让我做一个县令,主政一县,说不定都会把事情弄得一团糟。个人的修行和谋权治国,完全是两回事,不可混为一谈。”

  王希尧有着超越时代的眼光不假,可是说到底,他只是个普通人。不是什么事情,王希尧想要怎么样,就能怎么样。

  每个人,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天赋。

  王希尧的天赋是用心而专注,可以一门深入地学点东西。这样的天赋,适合做工匠、学者、技术员,也可以做一个修行者。

  工匠和剑客其实是一类人,都需要不断磨练自己的技艺,做到技近乎道。

  王希尧在修行的领域里,能做出一番成就,那是因为他适合做这一行。

  但是,王希尧不适合做政治家和军事家,因为他没有从政治军的天赋。

  王希尧不喜欢谋权,更不喜欢权利斗争。万年公主把扳倒魏王府的希望寄托在王希尧的身上。

  让王希尧心里有点烦躁。

  万年公主说道:“你是太傅,你一直都是支持陛下。没有办法你就打算不管了吗?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不是不管,而是无能为力。文和先生和荀彧先生都斗不过曹孟德。公主殿下,我这个太傅是做什么的,你很清楚。我只教陛下武艺和剑术。十多年来,我连朝会大殿都没有进去过。”

  “现在已经是这个的局面,公主殿下想我怎么做呢?要我提着青釭剑,把曹孟德麾下的那些谋臣武将都刺杀干净吗?我能拿得出手的,就只有这一身武艺和剑术了。”

  至于说支持刘协,王希尧做太傅,没有站在曹操那边,就是对刘协最大的支持。

  万年公主也知道,不该给王希尧太大的压力。

  谋权和治国,的确不是王希尧所擅长。

  可是没办法,她现在能依靠的人,就只有王希尧。

  万年公主盯着王希尧,说道:“那我们就都要死。曹孟德死前,会把我们清除干净,好给他儿子铺路。”

  王希尧闭着眼睛,说道:“要是真的到了那一步,就让陛下退位吧。你和陛下带着愿意跟你们离开的人,一直往南走,总能找到栖息地。”

  东南亚有着大片肥沃的土地和丰富的自然资源。以大汉的目前的技术和文化,只需要带十万百姓过去,就可以轻易站稳脚跟,过上滋润的生活。

  万年公主说道:“你呢?你会不会离开九州?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我和南华道人有一次决战。等我能活下来,再谈其他吧。”

  ……

  王希尧带着吕玲绮出了剑阁。

  吕玲绮欢快地跟在王希尧的身后,说道:“老师,我们去哪里?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去见你的大师伯。”

  吕玲绮惊讶道:“我还有大师伯?”

  王希尧得到消息,史阿病重,快不行了。王希尧决定带着吕玲绮去看望史阿。

  来到史阿的屋里。

  王希尧见到躺在床上的史阿,眉头一皱,说道:“大师兄,你不是曹丕的剑术老师吗?你病重,曹丕都不安排人过来照顾你?”

  史阿头发稀疏,身体消瘦,身上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腐朽气息。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。

  这就是伤害元气根基,以寿命来换取力量的代价。

  要不是一心想要找南华道人报仇,用“魔道”的修行方式来强行提升力量,史阿会活得更久。

  史阿苦笑了一下,笑得有点凄惨:“我一年前就不是曹丕的剑术老师了。小师弟,你身后这位姑娘是谁?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她是我的弟子。我打算把自己这一身本事都传给她。她叫吕玲绮,是吕布的女儿。”

  吕玲绮向史阿恭敬施礼:“弟子见过大师伯。”

  史阿点头说道:“吕奉先的女儿?挺好。好好跟你师父学本事。”

  吕玲绮点头道:“大师伯放心,玲绮会的。”

  史阿说道:“小师弟,你这几年去了哪里?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前三年,我在燕山辽东。”

  史阿一愣,说道:“你去祭拜师父了?”

  王希尧点头说道:“我给师父守墓三年,终于参悟了人剑合一的奥秘。我又用两年时间游历天下,让修为更上一层楼。所以,我回来了。”

  史阿眼睛亮了,急忙说道:“以你现在的修为和剑术境界,是不是可以杀了南华道人?”

  王希尧摇头说道:“不知道。南华道人的修为,早就达到了我现在的境界。我没有把握赢他。我唯一的优势,是比较年轻。不过,我这次回来,就是为了和南华道人做一个了断。”

  比南华道人年轻,是王希尧最大的资本。

  史阿问道:“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南华道人决战?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我想把修行的心得和经验都教给了吕玲绮,再去见南华道人。”

  史阿没有几天可活了,随时都有可能死去。

  不甘心啊。

  史阿真的很想观看王希尧和南华道人的对决。最好是能杀了南华道人,为师父报仇雪恨。

  史阿的表情,王希尧看在眼里。

  王希尧懂史阿的心思。

  王希尧说道:“大师兄,你好好养身体。我会让人过来照顾你。和南华道人一战,我会尽快。”

  史阿说道:“其实,你不用那么急。我不懂你的修为和境界。可是,我知道高手过招,就一定要心无杂念。你和南华道人决战,心中不能想着其他的事情。我会竭尽全力活着,争取活到你和南华道人决战的那一天。”

  史阿的心中,生出了一股强大的求生意志。

  ……

  回剑阁的路上,吕玲绮说道:“老师,大师伯他好可怜。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人,都要经历生老病死。生存、衰老、疾病、死亡,是人的四大苦。想要不可怜,就必须要把‘生老病死’全部解决掉。”

  吕玲绮惊讶道:“那岂不是可以长生不老了吗?”

  剑阁大门口。

  一个小药童想要冲进剑阁,却被剑阁弟子拦住。

  “我要见希尧公子。”

  药童高声喊道:“求求你,让我进去。我必须要见希尧公子。”

  吕玲绮说道:“老师,是来找你呢。”

  王希尧冲着剑阁弟子摆了摆手,让他放开药童。

  “你要见我?”王希尧问道,“有什么事吗?”

  药童见到王希尧,激动道:“你就是希尧公子?我师父被魏王关进地牢。师父说,只有希尧公子能救他。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你师父是谁?”

  药童说道:“我师父是华佗。”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