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 火烧魏王府,纯阳先天和神明。_诸天以剑问道
卡西小说网 > 诸天以剑问道 > 第43章 火烧魏王府,纯阳先天和神明。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3章 火烧魏王府,纯阳先天和神明。

  许褚拦住了王希尧、吕玲绮,还有药童。

  王希尧问道:“不让进?”

  许褚说道:“希尧公子,魏王有令,任何人都不能见华佗。”

  王希尧眉头一皱,说道:“许褚,王某是太傅,要进地牢见个人,还需要魏王的命令?我这点权利都没有吗?”

  王希尧的目光给了许褚很大的心理压迫感。

  许褚不敢和王希尧对视,但他还是硬着头皮说道:“必须要有魏王的命令才行。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有陛下的旨意都不行吗?”

  许褚不再说话,选择了沉默。这话,让他怎么回答?一旦说错,问题可就大了。

  王希尧对吕玲绮和药童说道:“走。我们进去。”

  许褚说道:“不能进去!”

  砰。

  许褚倒飞了出去,跌落在两丈之外,口吐鲜血。

  “将军!”

  几个士兵把许褚扶了起来。

  同时,更多的士兵用长矛对准了王希尧。

  许褚看着王希尧,目光中带着畏惧。

  想他许褚,是超一流的武将,有着彪悍的勇武之力。可是刚才王希尧是如何出手攻击自己的?许褚竟然没有看清楚。

  许褚知道,王希尧是手下留情了,真要是下狠手,王希尧一招就能打死自己,哪怕他的手上没有剑。

  许褚说道:“所有人,都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
  王希尧笑着说道:“许褚,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吗?”

  许褚说道:“希尧公子请。”

  ……

  华佗坐在监牢里,不急不躁,一脸平静。药童跑到华佗面前,焦急问道:“师父,你没事吧?”

  华佗说道:“老夫没事。”

  王希尧走进来,说道:“华神医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  华佗看着王希尧,震惊说道:“你竟然把五禽戏练到了如此境界?你这一身筋骨和血气,实在是太强了。你的气息,就像是火炉一样。”

  中医,讲究的是望闻问切。

  华佗通过气色和精神状态,就可以断定出王希尧的体魄是何等的强大。

  王希尧说道:“我能有现在的修为,还要多谢神医的五禽戏。体魄,气血,强大纯净到了我目前的层次,是可以做到百病不生。我把这个修行阶段称为纯阳。”

  华佗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的气息纯粹如火,称之为纯阳,倒是十分贴切。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练气,专气致柔更高的一层境界,我称之为先天。”

  华佗眼睛一亮:“专气致柔,先天。有道理,很合适。”

  王希尧又说道:“与纯阳先天,相匹配的精神状态,我称之为神明。”

  纯阳是炼体,先天是练气,神明是养神。

  华佗说道:“神而明之存乎其人。希尧公子,你修行有成,算是得道了啊。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谁敢说自己得道?我不过是有了点心得体会。或许,我只是在修行上刚刚入门。华神医,我们出去再说。地牢里空气污浊,就算我这样的体魄,在这里待久了,都会有损身体。”

  华佗说道:“魏王答应放我出去?”

  王希尧笑着说道:“不需要魏王答应。你只需跟着我一起出去,就自由了。”

  华佗点了点头,跟着王希尧走出了地牢。

  ………

  曹操看着受伤的许褚,说道:“华佗被王希尧救走了?如此看来,华佗要杀我,王希尧可能也是参与在其中。”

  曹操请华佗来治疗自己的头疼,华佗要开曹操的头颅,做手术。

  简直是其心可诛。

  曹操年纪越大,就越是怕死,更加疑神疑鬼。他以为华佗是来杀了自己,就让人把华佗给关进了地牢。

  王希尧打伤许褚,救走了华佗,曹操就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和推断。

  许褚说道:“主公,王希尧的武艺,实在是……”

  一时间,许褚找不到言语来形容。

  南华道长在旁边说道:“实在是有着鬼神莫测之能。是吧?”

  许褚连忙点头说道:“对,对,对。就是道长说的这个意思。主公,要不我带兵去把剑阁围了?就算王希尧再强,用大军围剿他,相信是可以成功击杀他。”

  曹操说道:“不用。许褚啊,王希尧和华佗的事情,你就不要管了,你先下去养伤。”

  许褚点头说道:“是,主公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王希尧把华佗带到了史阿的住处。

  华佗给史阿把了脉,摇头说道:“没得治。准备后事吧。”

  史阿这种情况,别说是神医,就算是神仙来了,都不一定有用。

  大限已到,生命不可逆转。

  史阿说道:“神医,能不能让我多活一些日子?”

  华佗说道:“老夫最多可以让你活半个月。”

  史阿看了王希尧一眼。

  王希尧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华神医,那就再让我大师兄活半个月。”

  华佗说道:“好吧。有些时候,早点离开,不是坏事儿,把命吊着,是很痛苦的事情。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。做人啊,还是要看开一些的好。”

  回到剑阁。

  王希尧一脸严肃地坐在书房里,吕玲绮有些紧张地站在他面前。

  吕玲绮轻声喊道:“老师……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玲绮,我指点你修行,本想让你精进的速度慢一些,稳一些。这样一来,你以后的修行路,会走得更加顺畅。可是事情有些变化,我没有太多的时间来教你了。”

  “半个月,我最多只能再教你半个月的时间。你要用心学,能学多少是多少。没有领悟的道理和经验,你用笔记录下来,以后慢慢参悟。”

  吕玲绮说道:“是因为大师伯吗?”

  王希尧点头说道:“是的。你大师伯现在唯一的执念,就是想要观看我和南华道人的对决。他要看着我给你师公报仇。我不想让你大师伯带着遗憾离开。”

  和南华道人一战,生死难料。

  王希尧必须在半个月之内,把自己的修行心得和经验全部教给吕玲绮。

  教吕玲绮的同时,王希尧也是对自己的所学所悟,做一个梳理和回顾。

  温故而知新。

  说不定半个月之后,会有新的感悟。真要如此,那胜算就更大了。

  吕玲绮点头说道:“老师,我会用心学。这半个月,我就不回家了,直接住在剑阁。”

  半个月的时间,转眼即逝。

  其实,王希尧只是教了吕玲绮十三天,就不得不停止。

  史阿已经快支撑不住了。

  季云也从长安回到了洛阳。

  王希尧决定,和南华道人的一战,就定在明天。

  ……

  早上。

  太阳刚刚出来。

  王希尧带着青釭剑,走出剑阁,赶往魏王府。

  季云让几个剑阁弟子抬着史阿,跟在王希尧的身后。

  魏王府今天空荡荡的,没有人。王希尧和季云他们很顺利就走了进去。

  来到大殿内。

  王希尧说道:“魏王,南华道长,我知道你们都在。出来见一面吧。以后再想见面,怕是没有机会了。”

  曹操和南华道长走了出来。

  “希尧贤弟,你终究还是来了。”曹操说道。

  王希尧说道:“我和南华道长有一段因果没有了结。我当然要来。道长,你我一战,生死就各安天命吧。”

  南华道长说道:“小友倒是挺有自信。”

  王希尧问道:“我有点好奇,道长是高人,陆地神仙一般的存在,心境平和,没那么大的杀气。我师父只是和你比剑论道,你完全用不着杀我师父。”

  南华道长笑着说道:“小友有此疑问,说明你还没有看破生死。比剑,不尽全力,怎么能叫比剑?你师父死在贫道的剑下,是技不如人。小友你又何必像你身边的那个将死之人一样,满腔怨恨,怨天尤人呢?”

  史阿指着南华道人,愤恨道:“贼道人,咳咳……你一定会死在我小师弟的剑下!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既然是用武艺和剑术说话,技不如人,死了的确没什么可抱怨。道长,请拔剑。”

  王希尧缓缓抽出了青釭剑。

  南华道长也抽出背上的佩剑。

  曹操退出了魏王府。

  王希尧对季云说道:“季师兄,你们也出去。我和大师兄留下就行了。”

  季云犹豫了一下,点头说道:“小师弟,大师兄,你们小心。”

  季云和几个剑阁弟子,肯定是想要观战,但是王希尧要他们出去。

  王希尧和南华道人几乎是同时动了。

  二人的速度之快,超越了史阿的视觉极限,用眼力,很难捕捉到二人的身影。

  史阿只能看到一片残影。

  叮叮叮……

  长剑碰撞,爆发出密集刺耳的声响,气劲四射,地面的石板大片大片地碎裂。

  砰。

  王希尧和南华道人分别向后退去,卸掉了对方的力量。

  南华道人盯着王希尧,一脸凝重地说道:“小友好体魄,好剑法,身法更是一绝。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道长的力量也不弱,速度挺快。”

  二人各有优势。

  王希尧体魄强大,血气旺盛,气息如火,是纯阳。南华道人练气到了极致,呼吸绵长,是先天。

  南华道长的精神感知当中,王希尧就像是一个散发出红光的火炉。

  王希尧的感知中,南华道人则是被一团白色的纯净气息包裹着。

  二人的气息,肉眼都是看不到,可是在精神感知当中,却是非常清晰。

  嗯?

  有火油的气味。

  王希尧笑着说道:“道长,你帮魏王做事,保护他的安全,可是魏王好像一点都不领你的情啊。魏王准备了大量的火油,要火烧魏王府,是打算将我们都烧死。”

  “修行有成的强者,无论是力量、速度、还是寿命,都能达到人类的极限,可脱离世俗王权的掌控。我和道长活着,就是对魏王最大的威胁,他会吃不香,睡不着。”

  南华道人目光一闪,冷笑道:“曹孟德小瞧了贫道。就算一把火点燃魏王府,也烧不死贫道。”

  王希尧化作一道残影,再次向南华道人攻去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