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 视频流出_女配抱紧女主大腿纪念
卡西小说网 > 女配抱紧女主大腿纪念 > 第164章 视频流出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64章 视频流出

  网上舆论还在继续,成礼然公司从出事到现在,只发过一个声明,那就是关于肇事逃逸的,只字不提纪小念三个字。

  这让旁观的网友们怒了。

  “出事的时候你沉默不语,现在人醒来了,你好歹发个感谢吧。”

  “我真是看不下去了,我是路人粉,但是真的很心寒。”

  “即使是前女友,即使以前闹得很难堪,即使你真的不喜欢她,但面对她以生命的搭救,你好歹吱个声可以吗?”

  “服了,说谢谢两个字很难吗?”

  “现在成礼然粉丝都不敢出来蹦哒了,笑死。”

  随着网上舆论越来越大,更多的人开始去官网下指责他。

  只是突然一个女孩自杀的视频,悄然出现在网络上。

  一个id发出来的,她的账号并没有实名,所以大家也查不出是谁。

  只见视频里,一个女人醉醺醺的模样,她又哭又笑,对着屏幕崩溃大喊:“你们所有人都抛弃我,为什么?”

  她接近疯癫,拿起水果刀用力的朝自己手腕上割,仿佛不怕痛一样,哭着喊:“成礼然!你接我电话啊,你快接我电话!”

  “我不要走,我想待在你身边,我求求你了,你接我电话好不好。”她哭着哀求。

  她发疯的朝着手腕上割,狰狞的伤口对着摄像头,看着涌出来的血液,她笑了,醉醺醺的站了起来,却不小心摔在了地上。

  而手机里,只听到一声巨响,后面就黑屏了。

  视频一出,直接爆上微博热门,而纪小念为爱自杀的标题,不过短短时间,传遍整个网络。

  视频里,女人绝望的神情苦苦哀求,引起所有人的共鸣,她抱着死去的决心,哭着伤害自己。

  网友们舆论一边倒,所有人都开始指责成礼然是个渣男,更有小批量的粉丝,直接脱粉了。

  成礼然看到这个视频,愣了很久。

  八哥在一旁急得团团转,问道:“她自杀这件事,那时你知道吗?”

  成礼然抬头,眼里闪过一丝无措,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  “最近工作先暂停一下,这件事风头过了再说吧。”八哥说道。

  而于洛白这边,也第一时间知道了网络上突然爆出来的视频。

  “以前有新闻说她自杀过,不过大家也没过多关注,以为她炒作。”彭河看着视频里的人,缓缓道。

  于洛白没说话,抿了抿嘴唇,不敢再看视频里的人,道:“她还没恢复好,这些新闻不要让她知道。”

  彭河把手机收了起来,何意沈书瑶在一旁沉默不语。

  “小念,以前是不是很……”沈书瑶欲言又止,眼里满满的心疼。

  何意也红了眼眶,道:“当初我去救她那会儿,满地的血,浴缸里血红一片。”

  于洛白不忍心的转头一边去,心里难以言喻的情绪。

  他其实最近一直都很想问她,为什么还会奋不顾身的去救那个男人,可是话到嘴边,又不敢问。

  因为他害怕听到答案,他害怕她会说,心里还爱着成礼然这个男人,此刻,他嫉妒的思绪蔓延全身。

  纪念看着一群人进了房间,笑着打招呼道:“何意,住院好无聊,想吃点垃圾食品,你下午帮我买些零食过来呗。”

  何意调整好情绪,道:“不行,身体还没恢复,吃什么零食。”

  沈书瑶鼻子一酸,没说话,默默道:“小念,我还有事,明天过来看你。”

  何意心情也有些复杂,道:“我们先走了,让于老师陪你吧。”

  纪念一头雾水,看着她们,问道:“怎么觉得你们怪怪的。”

  “你先好好养病,就让洛白陪着你。”彭河笑道。

  纪念看了眼她们,呆呆道:“那你们去忙吧。”

  “你好好休息。”何意说完,拉着沈书瑶准备出门。

  “下次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带零食。”纪念交代道。

  于洛白看着她,眼里闪过心疼,默默的拿起桌上的热水,给她倒了一杯。

  “不许吃零食。”他皱眉道。

  “裴医生都说我恢复很好了,可以吃的。”纪念笑嘻嘻看过去,道:“整天只能待在床上,你又不让我下床走动,多无聊。”

  于洛白把水递过去,她接过,喝了一大半。

  “伤筋动骨一百天,就算你身体素质好,也不能任性。”于洛白看着她,一脸严肃。

  纪念总觉得他眼神怪怪的,问道:“于老师,你怎么这样看我。”

  于洛白有些不自在的转头一边去,道:“你要是无聊,就看看电影吧,想看什么类型的,我帮你找。”

  纪念看着他,疑惑的眨了眨眼睛,道:“都行,于老师觉得好看的我就看。”

  于洛白伸手将她拉进怀里,亲了亲她的额头,埋在她的脖子处,眼里都是心疼,声音低沉道:“念念。”

  “嗯?”纪念搂着他的腰。

  于洛白没说话,压制住内心的心酸,亲上了她的唇,他带着温柔,带着呵护。

  纪念搂着他的脖子,轻轻的回应他,却感受到他突然变得激烈起来。

  于洛白仿佛要将她吞噬,用力的撕咬她的唇,直到听到她吃痛的声音。

  “于老师,疼。”纪念眼眸里带着一丝晶莹,有些幽怨的看着他。

  于洛白牵着她的手,轻轻抚摸着她手腕上的疤,声音微微嘶哑,问道:“我们做个手术,把这个疤去掉吧。”

  纪念看着这个疤,突然回忆起自杀时的绝望,她看向男人,问道:“其实留着也行,我不会在意的。”

  “我在意。”于洛白眼神带着暗淡,道:“我不想看到你身上,还有别人的痕迹。”

  纪念看着他认真模样,笑道:“于老师干嘛现在那么霸道。”

  纪念看他不说话,又道:“于老师是不是很在意我救了成礼然这件事。”

  “念念。”他欲言又止,道:“我不想看到你为任何人伤害自己。”

  于洛白盯着她,眼里有些无措,道:“我突然有些不能接受你爱他,因为我心里很难受,你为了他可以放弃生命,可是我呢,你是不是……也许并没有那么喜欢我。”

  纪念一愣,没想到他心里居然会想那么多。

  “于老师。”她怔住,道:“其实救他的不是我,不知道我这么说,你会不会理解。”

  于洛白愣住,他其实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。

  “曾经纪小念已经死了,我不是她,一直都不是。”纪念看着他,道:“我好像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,但是我从始至终只喜欢过一个人,就是你。”

  于洛白看她认真的模样,虽然有一部分没听懂,但这个真情告白,让他心口的郁气突然就散开了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