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章 妖王_我在六朝传道
卡西小说网 > 我在六朝传道 > 第四十一章 妖王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四十一章 妖王

  李渔折返回去,打开门,一群锦衣校尉一拥而入。

  他们的行头可比南衙好看的多了,清一色的短衣双袍,头戴红缨,外裹赤锦,腰间别的是带穗的剑。

  为首的一个更是锦衣玉带,生得长眉朗目,俊雅非凡。

  “听说,这里有人会抓鬼?”

  李渔眼珠一转,说道:“好像是。”

  “叫他出来,就是那个叫什么...什么来着?”

  在他身后,一个校尉说道:“回提举,叫李渔。”

  “哦,对!李渔,叫李渔出来。”

  “你们是?”李渔已经准备好跑路了。

  “叫你去你就去,哪这么多废话!”

  他说完之后,又探出头去,对着刘国舅家大喊:“老刘,你在这鬼哭狼嚎什么,巷子头上蔡太师的别苑都拆了,你的面子再大,能大过太师去不成?”

  这俊俏的少年将官不知道什么来历,说完之后,连刘国舅也不敢顶嘴,嘟囔几句把大门关了。

  “这位官大哥,在下就是李渔。”眼看混不过去了,李渔赶紧笑着说道。

  “原来就是小子,那你在这墨迹什么。”说完扔过一个牌子来,幸灾乐祸说道:“最近北斗司跑了一个大妖,那群孙子都去捉妖了,人手不够用。宫里时常有鬼冒头,要你们这些人轮流执勤,明儿个你去皇城司点个卯听安排,你只管放心,报酬少不了你的。”

  李渔接过牌子,上面写着皇城司三个大字,他心思一转,自己帮宅子主人驱散了讨债鬼,这件事很多人都看到了,肯定是一传十,十传百,引起了汴梁皇城司的注意。

  去帮他们捉捉鬼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还能赚点外快,反正在这儿也是闲着没事。

  “有劳几位,进来饮杯茶?”

  锦衣提举摆手道:“免了,还有几个呢,你这算是好找的,那几位不是在深山就是在破庙,麻烦得很。弟兄们,出发!”

  李渔回到小楼,准备收拾东西,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拆,但是提前做好准备总是没错的,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。

  不知道他们怎么安置自己这些人,是统一分配房子,还是给钱。

  汴河北湾,画舫内。

  大乔舒展了一下手臂,拧腰而起,裸着一双玉足,自顾自的对着铜镜梳头。

  身后老妇进来,端着一瓷盆温水,叹了口气道:“大小姐,昨晚好像出去了?”

  大乔袅娜起身,弃了梳子,腰肢款摆的踱到水架前,掬水洗脸。

  “出去了一趟,收账去了。”

  想起昨晚的事,大乔扑哧一笑,秀丽脱俗。

  老妇人面带愁色,苦口劝道:“大小姐,咱们可是避难来的汴梁,建康吴宫的浑水再也不要去摸才好。说句不好听的,那孙策只不过是打破城池,掳走了两位小姐,和我们乔家有仇无恩。”

  “他是怎么死的,死在谁手里,大小姐实在犯不上冒险去查。”

  “虽然东吴民间有风言风语,说那于吉的墓中,有孙权杀兄的证据,但是那也只是传言而已。”

  大乔瞪了她一眼,“不要再说了!”

  老妇人叹了口气,不再言语,转身离开。

  大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面上带着些怅惘...

  不追查的话,岂不是更无聊...

  她气鼓鼓地往床上一趴,臀圆腰细,曲线惊人,是个尤物。

  从枕头下面,拿出一个小镜子,见到“小豌豆”竟然白天也在房中,大乔这才露出一点笑脸,开始了自己的偷窥时光。

  她慢慢喜欢上这种感觉,因为这可以让她觉得不太无聊。

  镜子里,李渔正在收拾东西,他要逃跑?

  大乔还不知道拆迁的事,想当然地认为李渔为了逃避两万贯的“嫖资”,要连夜跑路了。

  大乔噘着嘴,冷哼了一声:“看你能逃到哪去!”

  李渔这里碰碰,那里看看,以前还没觉得怎么着,马上要搬了,他发现自己很是有点舍不得。

  甚至地上的地板,今天看来都格外的好,恨不得撬下来带走。

  “小子,你的五行方术,想更进一步么?”

  耳边突然想起这么一声,吓得李渔浑身一紧,手指已经自然地捏起一个火球。

  “谁!”他环视一圈,发现在房梁上,一只白毛狐狸,正在盯着自己看。

  “是你在说话?”李渔朝后退了一步,“你是妖?”

  “没错,确切点说,是妖王。”

  李渔心道不会这么倒霉吧,刚被自己拿棍子敲了它七八下,还砍了十八刀的白毛狐狸,是一只妖王?

  就算不是妖王,是妖就不好对付。

  妖和鬼不一样,鬼大部分是普通人死了阴魂不散,而妖少说都是修炼几百年的怪物,而且各有自己的天赋本能。

  “哈哈,这位妖王大哥,小弟有眼不识泰山,多有冒犯,还请海涵。咱们也是不打不相识。”

  白毛狐狸心里算计道:等你治好了本王的伤,咱们的帐再单独算。

  它在梁上走了几步,问道:“你还没回到我,你的五行方术,想要变得更强么?”

  “想。”李渔很老实地回答道。

  白毛狐狸很满意,点头道:“我来帮你。”

  “你?”

  “怎么,你不信?”狐狸看着李渔,慢慢问道。

  “不是不信,就是...我就直说了,咱们之间没有什么交情,还有一些误会,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

  白毛狐狸心道,这小子还挺谨慎,它凝声道:“我有一个朋友,它被一个很厉害的阵法伤了元气,我帮你其实是为了帮它,你学成之后,要帮我这个朋友疗伤。”

  李渔狐疑地看着它,看的妖王心里毛毛的,呲牙问道:“你看什么?”

  李渔眼皮一抬,问道:“你说的这个朋友,是不是你自己啊?”

  “哈哈哈,简直荒天下之大谬,试问四海八荒,谁能伤我?”

  回想起前几天,刚给了它几棒子,还划了十八刀,李渔心底哂笑一声,这厮果然很难受伤,主要是脸皮够厚。

  “你这五行方术,虽然威力一般,也不是什么上乘功法,但是在几十年前,还有很多人学,现在会的人是越来越少了。你运气不错,本王见多识广,有我帮助,你何愁修不到完整的五行方术。”白毛狐狸舔了舔嘴唇,说道:“尤其是水灵之力,上一个有点道行,等得到本王认可的,还属死在江东的于吉。”

  “又是于吉?”李渔心里一动,这名字好熟悉。

  “于吉死在江东猛虎孙策手里,被他的信徒们拼死夺回尸体,运过江来,葬在了大宋。只要找到他的墓,就有机会寻到离水决。”

  此时,北湾汴河的画舫上,大乔眼色一亮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