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三章 阴体_我在六朝传道
卡西小说网 > 我在六朝传道 > 第三百四十三章 阴体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三百四十三章 阴体

  西军的大胜,引起了唐人的注意,他们不再咄咄逼人,而是派人到横山一带,摸清楚西军的实力。

  引起一场战争,尤其是唐宋两个大国,绝不只是关乎两个国家,而是震动六朝。

  万一不能快刀斩乱麻,陷入泥潭,将会引来其他势力的干预。

  长安,太极殿。

  李世民坐在龙椅上,心情十分不错。

  自从提议修建大明宫给他爹李渊住,朝堂上和民间的风言风语一时减少了大半,别以为官员和百姓说什么皇帝听不见,皇室养了那么多鹰犬,可不是用来做侍卫的。

  在殿中,坐在椅子上的虞世南,看李世民十分顺眼。

  自从去了一次汴梁,他觉得自家皇帝就是明君典范,真奇怪自己以前为啥老是看他不顺眼,总想着给陛下挑毛病。

  “大宋皇帝赵佶,望之不似人君,宰相蔡京之流,更非贤臣。窃以为,大宋内乱之日,为时不远矣。我朝不宜在此时出兵,一旦出兵,宋人或能抛去内斗之心,转而同仇敌忾,于我不利。”

  李世民沉吟道:“朕素问大宋君臣,软弱无能,常以‘岁币’求安宁。朕近来为太上皇修筑大明宫,国库有些紧俏,可否威逼宋人,解我燃眉之急?”

  虞世南点头道:“这个不难!”

  李世民大喜,他最近手头不宽裕,甚至有过偷工减料的想法。

  但是一旦被人发现,估计又要口诛笔伐了。

  虽然李世民是个很爱惜民力和财政的皇帝,但是原本时空中,他为了给自己的亲爹修大明宫,也是真拿出了不少的预算。

  大明宫的选址,也很考究,北靠皇家禁苑、渭水之滨,南接长安城北郭,西接宫城的东北隅。

  一条象征龙脉的山原自长安西南部的樊川北走,横亘六十里,到了这里,恰为“龙首”,因地势高亢,人称龙首原。

  如此庞大的宫殿群,当然要花不少钱,李世民上台以后,文治天下,厉行节约,劝课农桑,实现休养生息、国泰民安。

  西五洞反叛的獠族,要花钱;

  凤翔郡大旱,赈济灾民,安置百姓,需要花钱;

  利州都督李孝常、右武卫将军刘德裕谋反,要花钱;

  兴修水利,铺桥架路,繁荣商道,要花钱

  修建这样一个宫殿,显然与他的行政方针不和,若是大宋愿意当这个冤大头,那可太好了。

  可惜没有把李渔抓来,听说他三天,就为宋帝建造了一个大宋最好的园林。

  那园林飞檐拱斗,极尽奢华,正好符合自己的要求。关键是他不需要钱啊,也不需要浪费民力,李世民虽然是世家公子哥出身,但是做了皇帝之后,还是蛮节俭的。

  他心中暗暗盘算,要是李渔被抓来长安,自己给他三十天都可以,只要他快速建起一座大明宫来。

  哪怕要把旧账一笔勾销,都是划得来的买卖,李世民虽然崇佛,但是他崇佛是为了政治考量,而不是他的本意。

  所以他对李渔,没有多大的恨意,之所以非要抓他,不过是给长安佛门一个交代罢了。

  不然李渔若是真的触及到这位大唐皇帝的逆鳞,他是不可能过得这么舒服的。

  大唐的国力,不是说笑的,皇宫内不知道多少‘鹰犬’,真放出来找李渔的麻烦,十个正经门也不够看。

  “一事不烦二主,爱卿勿辞辛苦,再去汴梁走一遭,这一次只要讨来岁币八十万贯,绢一百万匹,就算成功。”

  虞世南心中一笑,显然陛下不是心血来潮,他是做过功课的。

  大宋给契丹的岁币,就是这个数目多一点,应该是在大宋君臣能接受的范围内。

  能把数目计算到这么准确,脱口而出,看来自家皇帝,惦记大宋的国库,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  “臣遵旨。”

  又是一年,汴梁城中到处张灯结彩,庆贺新禧。

  李渔看着冷清的山门,觉得有些不是滋味。

  正经门中,很多人就在西军中任职了,反正也不耽误他们修炼。

  还有一些去了杨志那里,参与到围堵方腊,毕竟这是本门的生死大敌。

  李渔最怕的,好像就是明教,因为他们和自己一样,神出鬼没,而且手段诡异且高强。

  到现在为止,把李渔逼得最狼狈,离死亡最近的,就是方腊亲自出手,在古寺和李渔打斗,逼得他只能装死土遁。

  佛门李渔不怕,他们已经开始内乱,估计没空对付自己。

  至于南疆,李渔更是不怕,虽然看起来他们纸面实力最大,但是南疆那么大,本身就是各种部落独立,不似明教一般令行禁止有效率。

  二来自己取了琼英的元红,万毒不侵,百蛊辟易,已经是免疫了巫神殿大部分的攻击手段。

  后山的竹林内,李渔盘膝坐在树下,如往常一样,加固自己布下的诸多阵法。

  一丝淡淡的清气,在他头顶萦绕,从他的指尖时不时点出一条光线。

  李渔现在不是很担心自己,他更在乎门中弟子的安危,用巫力淬体之后,李渔的身体也成为了他的一大隐藏大招。

  但是正经门中,精锐尽出,吕玲绮不在;杨志不在;李俊不在;史进不在...

  能打的基本都不在,剩下一些黄信、萧让、金大坚之流...

  他手掌一翻,蟠龙拐杖出现在他的手心,李渔把这根南极仙翁的拐杖,插到身下的土地中。

  既然他没有来找,那就是两种可能,一来南极仙翁贵人多忘事,不记得自己这根蟠龙拐杖了;

  二就是他有所忌惮,不敢来人间造次。

  无论是哪一种,李渔都不再顾忌,他伸手一拍,掌心的光晕落在蟠龙拐杖露在土外的上方。

  这根拐杖,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慢慢消散,化为无边的木灵,注入到正经门的大阵中。

  南极仙翁,采天地木灵之力,凝聚而成的拐杖,再次化为它的本源,回归这片大地。

  然后李渔拿出炎晶,取出一滴龙血,滴入到光盾上。

  龙族蛮横的力量,在阵中激荡,很快散布到大阵内。

  正经门的弟子都好奇地抬头,觉得今天的天空有些怪怪的。此刻这些弟子还不知道,从今天起,他们将时不时能听到一声龙吟。

  李渔满意地站起身来,看着自己的成果,心中不无得意。

  就算是有人要来对付正经门,门中弟子也有了防御之法,这一套连环阵法运用得当,可以抵过几十个高手。

  他刚想要吹嘘一番,环顾四周,竟然没有一个人,不禁有些失望。

  “好阵法。”

  竹林中走出一个道士,一边走一边笑道。

  “宫主,你怎么来了?”李渔笑着问道。

  刚才林灵素走到了自己跟前,他才发觉,看来老林的实力,还是高出自己太多了。

  刚刚有些自得自满的李渔,马上就被现实无情地打了一棍,让他稍加清醒了一点。

  这个世界强者太多了,自己还不算什么。

  李渔心中比较的时候,林灵素正在眺望山下,仅仅一个正经门,竟然有十八个大阵,三十六个小阵...

  五行之力用来方便,就是任性。

  他轻咳一声,说道:“上次你问我阴体之事,如今有了些眉目。”

  “哦?”李渔一下兴奋起来,甚至有些脸红,“何解?”

  “我的一个老友,前来拜年,谈话时候偶尔说起,他说自己曾在华山听纯阳祖师讲道,中间说到他有解决之法。”

  “灵宝真人吕洞宾?”

  林灵素点了点头。

  李渔叹了口气,说道:“他是陆地神仙,飘忽不定,我去哪里找他。而且就算是找到了,人家也未必教我啊。”

  “反正我就知道这么多,剩下的就要看你自己了。”

  林灵素难得八卦了一会,咳嗦一声,说道:“你...你真的不怕周瑜和孙权么?”

  “关他们什么事?”

  “你...这个...毕竟是人家的妾室和皇嫂。”

  李渔挠了挠头,说道:“他们都是干大事的人,应该不会跟我计较这些儿女情长的小事吧?”

  林灵素呵呵一笑,说道:“当年孙策下江东,攻破庐江,强掳乔家二女。外人皆以为他们是祸于姐妹的美貌,不过也有传闻,说是乔家有一个大秘密,关乎整个江东。”

  李渔脸色难看起来。

  林灵素拍了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总之,你...多加小心吧。”

  “没事。”

  李渔嘴硬道:“大不了跟他们拼了。”

  周瑜和孙权没什么好怕的,东吴自己得罪严实了,大不了以后绕道走,他们还敢来汴梁砍我?

  他们不敢吧?

  他们应该不敢...

  林灵素见李渔脸色阴晴不定,一看就知道自己把孩子吓到了,笑着问道:“你还要去找纯阳真人么?”

  “找,我怕什么。”

  “是条汉子!”

  李渔呵呵一笑,说道:“有宫主保护我,你我联手,东吴小儿没什么好怕的。”

  “这怎么还有我的事?”林灵素摆手道:“东吴周公瑾,是六朝排的上字号的人物,位高权重,麾下何止几十万大军。曾在赤壁一战扬威,贫道只是一个给陛下炼丹的道士,实在是有心无力。”

  李渔打了个哈哈,不再继续聊这件事,他怕把自己吓得,真有机会面对大小乔时候,硬不起来了。

  正当他思维无限发散之际,林灵素打量了一圈,说道:“你这正经门,不是很热闹么,怎么今年这么冷清,我刚来时候,还以为到了元妙山。”

  李渔叹了口气,说道:“大家都有事,各忙各的。我也要准备准备,去找吕祖聊聊天了。”

  林灵素看了一眼李渔,这个人真的是无可救药了,贪财贪宝贪色,似乎每一样都比他的小命金贵。

  不过仔细一想,他虽然贪得无厌,但是还真没有什么命在旦夕的危急时刻,每一次都是刀尖起舞,火中取栗,还能全身而退。

  “吕祖虽然常在人间济世度人,上到达官贵人,下到乞丐娼妓,都有受过他点化的。但是他其实是有洞府的,就在碧水丹山之间,号称九峰。”

  “那我去守株待兔?”

  林灵素笑道:“他十年倒有八九年不在,你若是等的,便去试试运气。”

  “那算了,我运气一直不怎么样。”李渔说道:“还有什么地方是他常去的?”

  林灵素沉吟片刻,说道:“吕祖与扶摇子陈抟老祖相交甚笃,而陈抟老祖常年坐镇华山,等闲不会下山,你可以去那里看看,顺便拜访一下我们大宋道门的这位镇山石。”

  “这个靠谱一点。”李渔笑道:“扶摇子也是老前辈了,修为应该也到了散仙之境了吧?”

  林灵素点了点头,说道:“扶摇子有四大法术,纵横天下,未尝一败,分别是:指玄图、先天图、先天图、无极图。”

  李渔心中暗道,看来他修的是金丹和符篆,道家三大术占了两门,除了房中其他都臻至化境,难怪林灵素这么推崇,甚至把他当做大宋道门镇山石。

  这种成名已久的老散仙,修为都是深不见底,动辄就能斩杀天仙。

  “我该带点什么去?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俗话说,进庙提猪头,拜访扶摇子这样的老前辈,难道空着手去么?”

  林灵素眉心一皱,斜视李渔,问道:“你去元妙山的时候,带了什么?”

  李渔笑道:“宫主不要开玩笑了,那时候我穷的叮当响,除了命之外,什么都没有,哪来的宝物孝敬您老人家。”

  林灵素哼笑了一声,说道:“什么都不用带,扶摇子最喜欢指点后辈了,你的成就如此之高,小小年纪,就有这般修为,他肯定想要见一见你。”

  “真的假的?”李渔没有被这番话蒙蔽,满脸怀疑地问道。

  “哈哈,就算是假的,只凭你太平道传人的身份,他也会见你的。”

  “我不是太...”

  话说到一半,李渔也说不出口了,准大良贤师不是太平道的传人?

  太平清领书都学全了,就为了张老头一句不许自己拜师,自己就不是太平道的人了?

  说实话,自己太平道的传人的身份,比张老头自己还要根正苗红。

  再说自己不是太平道的,就显得矫情了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