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汴梁_我在六朝传道
卡西小说网 > 我在六朝传道 > 第二十八章 汴梁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二十八章 汴梁

  吃饱喝足,已经是深夜,满脸通红醉态可掬的薛大棒槌,一定要把自己的马车让给李渔住,他自己睡帐篷。

  李渔拗不过,也想体验一把豪门子弟的生活,就半推半就答应下来。

  薛蟠不是出来行商,更像是出来游玩了。

  李渔看着豪奢的马车,心里生出几分对狗大户的羡慕嫉妒恨来。

  凉爽舒适的坐垫是南疆的藤条编织成的,红驼绒的地毯是西边的安息帝国进来的,就连车身,也是名贵的辽东海西木,散发着淡淡的香气,有宁神助眠的作用。

  淡淡的柔和的黄光,从一个琉璃罩中散发出来,李渔过去拿起罩子,里面竟然是一颗夜明珠。

  李渔暗叫一声好家伙,这种珠子价值连城,薛蟠拿来当灯泡用了...

  李渔在藤椅上躺了,又想拿出竹简来,这才想起装着竹简的行囊,还在莲儿那里。

  他赶紧下车,来到小金莲的帐篷,脚步声引起了里面的注意,怯生生又不乏警惕地问道:“什么人?”

  “是我。”

  听到李渔熟悉的声音,小金莲这才放松下来,拉开帐篷道:“李渔哥哥,我好害怕,这里都是陌生人,我...”

  她根本没敢睡,身上衣服也穿的结结实实,怀里抱着一本书,是李渔给她买的《烈女传》。

 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书,也不认得一个字,但是她经常抱着睡觉,很有安全感。

  毕竟这是李渔哥哥给她的第一礼物...

  这帐篷的条件就有些简陋了,地上全是枯草,有何掌柜给自己准备的被褥,铺在地上。

  这种条件,漫说周围还全是鼾声震天的大汉,就是钻进些小虫来,也不足为奇。

  李渔心道也是,她毕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,拿了行囊说道:“你跟我到马车里去。”

  小金莲低头嗯了一声,嘴角忍不住一抿,两颊有个小小的梨涡。

  两个人一起进了马车,商队的人虽然指指点点,但是也觉得很正常。

  李渔和莲儿同处一室很多次了,他自己习以为常,小金莲也习惯了,甚至有些依赖。

  李渔隔开一个帘子,是一面蜀锦屏风,说道:“我睡在藤椅上,你把薛大...薛蟠的被褥丢在地上,铺上自己的。”

  屏风一侧,小金莲穿着那件贴身的衫子,两条雪白的小臂白生生裸露着,额头垂下一缕乌亮的发丝,抱着自己的膝盖坐在床头。

  侧着头,看着屏风上的人影,时不时传来几声李渔的傻笑。

  每次李渔一笑,她就忍不住开心,但是片刻之后,又有些蹙眉。

  漂亮的桃花眼,流露出淡淡的惆怅,轻咬着嘴唇,不知道在思量什么。

  落寞的少女心思,本该显得忧郁,却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妖艳...

  这小妮子天生媚骨,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...

  李渔还沉浸在今晚的快乐中,刚才自己施展厚土决,那两个泥人与先前已经大不一样,后来的熔岩泥人,更是威势惊人。

  漫说是小小虎妖,就是打公孙胜,自己都有点底气了。

  那天在黄泥岗,公孙胜大战杨志,道术也很精妙,但是并没有给李渔难以反抗的威压。

  当然,像是杨志那种,李渔还是不敢轻易招惹,那天他一刀之威,现在想起来,还让人不寒而栗。

  杨志已经如此厉害,真不知道名满天下那些强者,到底是什么怪物。

  李渔坐在藤椅上,看着手里的竹简,就像是看着最俊俏可人的姑娘,那叫一个爱不释手。

  他不确定这竹简是怎么变的,更没有想过和那破藤条有什么关系,反而怀疑是诡异石头的功劳。

  这石头透着一股邪劲,李渔也知道留在身边未必是什么好事,但就是舍不得丢。

  各方抢来夺取,为了它勾心斗角,肯定有它的价值。

  最重要的是,这石头好像赖上自己了,或者说赖上那根藤条了,上一次它自己主动出来,吸干了山鬼,然后回到行囊的一幕,更像是有灵性一般。

  “厚土决,已经这么厉害,什么时候能凑齐金木水火土...”

  李渔暗暗摇头,自己这是异想天开,有生之年能再得一本就好了。

  不过机缘这东西,都是说不准的,梦想还是要有的,万一实现了呢?

  他枕着竹简,慢慢进入了梦乡。

  有了商队同行,路途好像一下缩短了,不过半个月就到了开封府地面。

  本来李渔打算走两个月的,商队中全是马车,有了代步工具,又不用在采办,自然走的快。

  站在高岗处,往下看,展现在众人眼前的,是一座庞大的城池,它的城墙高耸入云,吊桥铺展开有十几丈宽,人类在它面前,就如同蝼蚁般弱小。

  城墙下,官道上,密密麻麻都是行人。

  据说这座城中,有千万人口,地上是六朝最繁华的城邑,地下还有一个鬼市,只要你给得出合适的价格,什么都能买到。

  “薛蟠,你们商队都是经营些什么?”

  一说起这个,薛蟠就显得兴致乏乏,反倒是旁边的随从笑着回道:“道长不知道,我们薛家产业不拘于一类,能赚钱的都做。有丝绸绫罗、针线盐巴也有酒水饮器。上等的锦州丝、清安线,琼玉做的玉团扇,朔州马,荆川糖,南方时鲜,北地骏马,海外奇珍,应有尽有,走南贩北,以此渔利。”

  “难怪这么有钱。”李渔呵呵一笑。

  他刚才从货物中,感受到了明显的金灵,稍微试探了一下,这商队中,有铁有铜还有兵甲。

  “那你们贩卖兵甲么?”

  随从一怔,随即堆起笑脸,“道长说笑了,那是犯禁的买卖,我们怎么敢,就算我们敢,这一路上也过不了关卡啊。”

  “哦,这样啊。”李渔轻笑一声,也不点破,但是他身边的随从,都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。

  薛蟠笑道:“这些东西没什么要紧,李渔兄弟,前面就是汴梁城,你来过没有?”

  “没来过,听说过。”

  “我也是!据说这里比金陵还要繁华,这次可要好好见识见识!”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