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四章 破蛊_我在六朝传道
卡西小说网 > 我在六朝传道 > 第二百五十四章 破蛊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二百五十四章 破蛊

  这一块小小的寒冰,被李渔隔空虚抱在怀里。

  透心透骨的凉意,让他整个人都冰住了一样。

  李渔慢慢感受,用灵力缓释这种让人窒息的寒意。

  五行令在他周身旋转起来,精纯浓郁的五行之灵,从缓缓流转,到飞速转动。

  他整个人,呈怀中抱月式,化为一个丹炉。

  气海与五行令相互回应,一点点炼化寒冰。

  等到五行令运转整整三十六个周天之后,万年寒冰被他炼化到自己的经脉中,随着水灵之力,缓缓流淌。

  李渔双手缓缓放下,直舒胸中浊气,站起身来。

  白龙将他缠绕起来,龙首在他正前方,“寒冰呢?”

  李渔轻笑着,伸出手掌,催动水字诀,一道寒意让敖烈朝后躲避。

  “恭喜你,又多了一招必杀技。”

  李渔点了点头,这一招必须藏起来,到关键时候再用。

  那股寒意,除非是修习过火字诀的,不然很难抵挡。

  尤其是偷袭的时候,威力倍增。

  他给貂蝉治病时候,就领悟了用寒毒害人的法门,如今有这寒气加持,威力更大了。

  失去寒冰压制的敖烈,仰天发出一阵龙吟,重新化为人形。

  她看着李渔,笑道:“我要多谢你啊,帮我解掉了这东西,不瞒你说,我就快支撑不住了。”

  李渔帮她治好了伤,又解掉了这个桎梏,敖烈的实力只需在休养些时日,就能完全恢复。

  李渔走到岸边,和敖烈在一块石头上坐下,问道:“你有什么打算?”

  正经湖的寒意,正在慢慢褪去,估计用不了多久,就能恢复到普通水潭的温度。

  敖烈看了一眼西方,眼神中有些茫然,说道:“当年轰轰烈烈闹了一场,时过境迁,早就物是人非;想要战,身边已经没有一个同伴,想要回,也无家可归。”

  她站起身来,伸了个懒腰,姣好的身材显露无疑,充满了中原女子少有的修长健美。

  李渔说道:“你能打破这个闪电牢笼么?若是想要出去,我可以帮你一起破壁。”

  “算了吧,无尽的麻烦,不如在这里好好想一想。将来要做什么,总还有些谋划。”

  李渔试探性地问道:“你当初...是跟张角他们...”

  敖烈一下子转过头来,明艳的脸庞上,露出一丝煞气。

  “好酒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...”

  她闭上眼叹了口气,说道:“六朝...都知道六朝的皇帝都是剿灭了黄巾之后,才崛起的。你可知道,为何以前几百年,都没有这么多强者,但是黄巾之后,人间涌现出这么多实力强横之辈么?”

  李渔隐约感觉到,自己要接触到六朝的核心了,他小心地问道:“为...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这一代的太平道,他开了天门,虽然只有很短的时间,但是他真的很厉害,差点把规则彻底打烂。”

  李渔咽了口唾沫,果然,自己想的没错。

  六朝时空,这么多强者,不是凭空出现的。

  太平道,这个始作俑者,虽然是六朝的禁忌名称,但是自己身为太平道实际上的传人,在六朝都没有被追杀。

  甚至,到处招灾惹祸的自己,总有那么几个人在背后庇护着。

  敖烈叹了口气,说道:“他们最看重的就是面子,我要是打破了这个雷电牢笼,他们自觉丢了面子,又要来兴风作浪。干脆给他们一个机会,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就好了。”

  “真要留在这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也好,我会常来看你的。”

  敖烈展颜笑道:“那可说好了。”

  天色欲晚,月色皎然。

  李渔走出正经湖之后,怅然若失。

  大良贤师只有一个,若是自己不死,这一代的太平道传人,就是自己。

  九节杖、五行书,李渔不去求,它们自来到。

  这是一种可怕的因果,甚至不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,让李渔感到恐惧。

  这些东西,在兜兜转转,稍有曲折之后,就顺理成章地来到自己手中。

  顺利地如同安排好的一样。

  李渔很讨厌这种感觉。

  命运之轮,难道掌握在别人手里,自己是被人指尖捻起的棋子?

  抬头看向那轮圆月,李渔的目光逐渐坚定起来,不论如何,不论是因果还是命运,自己都要坚持本我。

  不知不觉间,他走到和金莲、琼英分别的地方。

  两个人都不在,河边有一堆篝火,虽然看不见河中情景,但凭着内力精湛,耳朵却是听得明白。

  耳听衣服窸窣褪下之声,足踏浅水之音,又听到了“泼啦、泼啦”的掬水声,偶尔听得银铃般地浅笑,清脆动人。

  两个少女在这里嬉戏沐浴,李渔笑了一声,坐到篝火旁,深深吸了口气,长声一吐,心情稍加平复,忽闻“啊”地一声惊叫。

  李渔迈步过去,半月掩照下,月影投过两个少女的侧身,衬出了纤纤身段,曼妙娉婷,肌肤如温软白玉,竟与月光如是一色,溶溶不分。

  在她们沐浴的水中,正有无数的金锦鲤,跃出水面。

  这些鱼儿绚丽出奇,有一条鱼身轻轻滑过一对巧挺的...,微微一弹,鱼尾拍出一个红印。

  琼英委屈地要哭出生来,李渔一手一个,将她们抱到岸边。

  小金莲媚眼如丝,咬着嘴唇朝着李渔笑了一下。

  琼英则羞得满面通红,她赶紧捂住紧要部位,幸亏李渔递过衣服来。

  她虽然不谙世事,但是已经有了羞赧之心,此时刚刚洗过的肌肤皎於明月,粉脸却是红如霜枫,时而抿嘴,时而玩弄衣角,羞不可抑。

  李渔打破尴尬,笑道:“这是万年寒冰消失了,水温升高,已经习惯了低温寒冷的金锦鲤适应不了,所以跃出水面。”

  潘金莲眼珠一转,噘着嘴说道:“李渔哥哥,你把琼妹妹身子看光了,还在这讲这些,没事人一样...”

  李渔看了她一眼,马上明白过来,自己跟她说过诅咒的事,小妮子这是在助攻呢。

  她不说还好,琼英跟鸵鸟一样,现在一下被点破,急的她要苦出声音来了。

  金莲上前,搂住她的肩膀,说道:“你看看琼英妹妹,多么可怜。”

  “那你说我该怎么办?”

  小金莲歪着头,一副为琼英出头的模样,说道:“女孩儿家的身子,只能给自己的男人看,李渔哥哥看了,就要负责任。你必须要做琼英妹妹的男人,以后好好爱护她,保护她,不离不弃才行。”

  她这副样子,李渔自己都信了,小琼英更是双颊飞起红云,渐渐不知所措,又有几分奇妙。

  李渔笑着问道:“琼英妹妹,你愿意么?”

  “啊?我...我...”

  琼英不自觉地想要挪动小屁股朝后,却被潘金莲挡住。

  “我不知道...”说出口之后,琼英登时大增娇羞之态,双手紧紧互握,转过头去。

  “妹妹别怕,李渔哥哥做了你的男人之后,看光光就是很正常的事了。”

  她就像是一个诱人犯罪的小恶魔,站起身来,轻轻一拽衣带,丝滑的绸缎从更加丝滑的肌肤上滑落,樱桃小嘴轻轻说道:“就像莲儿姐姐一样。”

  小圣女直接惊呆了,她小嘴张开,“莲儿姐..你...你”

  金莲妩媚地一笑,循循善诱,柔声说道:“别怕,我们以后都是李渔哥哥的女人了。”

  “啊碍…羞死人了……”琼英完全不敢看着两个人,伸出双手捂住眼睛,又从指尖偷偷往外看。

  “莲儿你看,小圣女羞死了,我们给她演示一下。”

  琼英鼓足勇气道:“我才不害羞呢。”

  潘金莲是一个出色的小帮凶,一步步打破了壁垒,也打破了小圣女的心理防线。

  最后她和小琼英抱在一块,光滑稚嫩,叠股缠腿。

  困扰李渔已久,他手背上的血煞咒,一点点慢慢消失。其实不止是血煞咒,按照白毛的说法,自己已经百毒不侵,万蛊不灵了。

  一种如释重负的幸福感,充盈在李渔心间,他抱起两个少女揽在怀里。

  今晚的月色,格外的皎洁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