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二章 天魁_我在六朝传道
卡西小说网 > 我在六朝传道 >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天魁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百七十二章 天魁

  一场小雪,覆盖了山顶,到处都是银装素裹。

  山门内,每隔几步,就有一株红梅。

  点映在一片白雪中,琉璃世界白雪红梅,说不出的韵致。

  山门内的景色十分怡人,几个小道童,在寒风中扫雪,丝毫不觉得冷。

  他们如今修到了练气的境界,气海轮台比寻常的心肺血脉,供给的能量要大上几十倍,可以让人更容易地保持体温。

  山上还陆续有人,在拆除大相国寺残留的建筑。

  丹房内,或许是最暖和的地方了,李渔席地而坐,今日开的是续命丹,是他自己根据离水决,创造的丹方。

  只要不是当场殒命的伤,都可以起死回生,保住性命。

  周围一共五个道童,蒲团摆放的也暗暗契合五行相生相克之道,坐在丹炉的旁边。

  等到这一炉开了之后,今天的炼丹就完成了。

  李渔如今的丹方,很少是从泥人那里问来的,都是自己研究五行相融之后,自己悟出来的。

  比如通过透明青蛙,悟出了隐匿符;通过喷火的小鸟,悟出了服用之后可以让人拥有喷火能力的烈火丹;研究会飞的蛇之后,炼制的可以让人短暂飞行的御空丹...

  山顶就是一个大型实验基地,李渔不断地派人捉一些小兽进去,然后从林灵素那里讨来一个大阵,避免真气外泄。

  他自己则疯狂地在里面试验、研究。

  这些变异的小兽,还可以锻炼晚辈,让他们进去捕捉,然后驯养。

  如今的正经门内,囤积了大量的丹药、符篆、异兽,都是打架神器。

  杨志还带着许多青壮年,练了几套大阵,都是为了打架做准备。

  这在大宋道门中,是很罕见的现象,其他道门几乎就是清一色在苦修。

  究其原因,就是李渔自觉结仇太多,要早做准备。

  “开炉!”

  两个道童忙不迭爬起身来,双手抓着一个大葫芦,炉盖掀开的瞬间,准确地把丹药接到葫芦口。

  盖上之后,又有两个道童过来,四个人抬着葫芦,放到旁边的台子上。

  唐赛儿单手一指,在葫芦上刻下‘续命丹’三个大字。

  她在第二代弟子中,表现出色,这个年纪段里,修为进境是最快的。

  如今隐隐有二代弟子领头羊的地位了,其他小道童,也都很钦服,整日里都有一群人围着她转悠。

  李渔也不担心,自己的正经道和白莲教不一样,白莲教是专门为造反而生的,唐赛儿在白莲教内,长大了自然要造反。

  她如今在正经门,过的这么滋润,为什么要去造反。

  除非是自己这个掌教想当皇帝了,不然门中弟子吃饱了撑的,才会去干造反这么危险的事。

  李渔收起丹炉,嘱咐五个道童,“把丹炉擦拭一遍,好生扫除药渣,不得懈怠。”

  五个道童一起弯腰,“掌教师叔(伯)放心。”

  李渔满意地点了点头,刚走出丹房,黄信带着一个人走了过来。

  “掌教,此乃张文远。”

  李渔吓了一跳,这个人眉清目秀、齿白唇红、长相就透着一股轻浮,他是张辽?

  张文远谄笑一声,拜道:“小人张文远,乃是郓城县的贴书后司。”

  李渔恍然大悟,原来是这个张文远...

  这小子为人轻薄浮荡,喜拈花惹草,卖弄风流。眉清目秀、齿白唇红,学得一身风流俊俏,更兼品竹调丝,无有不会。

  他经常被宋江接济,但是却暗地里和宋江的外室搞在了一块,最后唆使阎婆惜的母亲状告宋江,他自己则抢着做第一个证人。

  最后宋江被刺配江州,他倒是安然无恙。

  李渔对这样的人,自然没有什么好感,转头看向黄信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  “小人受令高徒时迁所托,特来送信。”

  “哦?”李渔应了一声,伸手道:“他人如何?近来可好?”

  “时迁道长到了郓城县,打听了一番本县前押司宋江的消息,正巧小人对宋江最是了解,所以跟他说了一通之后,时迁道长就继续去游历去了。临行前,托小人来汴梁送信。”

  李渔挥手道:“辛苦你了,黄信去支两三两银子,送他下山吧。”

  张文远扑通一下跪在地上,“小人不要金银,只愿道长开恩,收小人进正经门中学道。”

  他早就听说,正经门是汴梁道门的新起之秀,门中有很多的高人。

  他眼看着时迁那怪异丑陋模样都能入门,心想自己一表人才,怎么也不可能比时迁差。

  这才接了送信的活,不远千里来到东京,看到正经门山门的时候,他就下定了决心。

  这里果然如传闻中一样的厉害,在东京寸土寸金的地方,竟然占了这么老大的地盘,进了正进门,岂不是一飞冲天。

  似以前那般,混迹在郓城,直如井蛙醯鸡,目光如豆。

  李渔笑道:“你要进正经门?”

  他伸手一试,意外地发现,这厮资质竟然不错。

  更难得的是,他还有五行灵根天赋...

  可惜,这么好的天赋,李渔心里哀叹一声,这要是人品稍微好点,自己就留下他了。

  “你与正经门格格不入,莫要在这里浪费时间,赶紧走吧。”

  李渔说完,就迫不及待展开书信,从刚才的话里,他大概已经知道了宋江的结局。

  这黑厮八成还是把阎婆惜杀了,毕竟晁盖他们上了梁山,没有受自己的影响。

  以他的性格,还是会派人给宋江送点金条,然后被阎婆惜发现。

  身后的张文远没有想到,自己被拒绝的这么彻底,一点回旋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他抬起头来,看了一眼恢弘的正经门,又是羞惭又是悔恨,被黄信用一两银子打发下山去。

  李渔展开时迁的信,他用的是自己教的符篆,只有懂这个方术的人能看,而且看了之后信笺自焚。

  信中直说时迁到了郓城,打听到宋江,当地人交口称赞,无不直呼可惜。

  他杀了自家小妾,然后被刺配江州,如今估计已经到了。

  信中还说了时迁自己的一些奇遇,以及他准备去北漠一游。

  信笺自焚之后,李渔叹了口气,把这黑厮送出郓城,就像是放出了一个移动的犯罪机器,无数的恶汉会围在他身边,他走到哪都注定是血光冲天。

  “这可是煞星魁首...”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