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六章 辅政_我在六朝传道
卡西小说网 > 我在六朝传道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辅政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百二十六章 辅政

  一轮新月,悬在正经门的山顶。

  从山下看上来,山顶的建筑,几乎就是在月亮上。

  小金莲坐在一块石头上,拿着一把葵花子一边嗑着,一边偷偷地看着李渔。

  她的眼睛一眨一眨着,充满天真的神态。

  在她下面的湖水中,李渔上半身露出水面,整个人被月光笼罩,脸上不悲不喜。

  五灵之力,凝聚在他的手边,很快涌出一个个小人,有泥人、木人、火人、水人还有金人。

  它们从李渔肩膀上跳下,朝着四面八方奔去,不放过每一个角落。

  李渔闭着双眼,仔细感受这些小人给他传回来的讯息,希望可以找到锐金诀的线索。

  时间一点点过去,小金莲的葵花籽早就吃完了,李渔还没有动静。

  她好奇地跃下石头,挽起裤管,赤裸着光洁的小腿,慢慢走到李渔身边,伸出小手在他眼前晃了晃。

  没有反应。

  小金莲眼珠一转,咬了下嘴唇,俏颊一红,嘟着嘴朝李渔的脸颊慢慢靠了过来。

  “别捣蛋。”

  小金莲吓了一跳,赶紧把手背到身后,躲得远远的。

  李渔眼睛霍得睁开,满脸失望,还是没有一点苗头。

  如果这件事是别人说的,他现在已经怀疑是不是耍着自己玩了。

  不过既然是林灵素说的,那肯定不是空穴来风,到目前为止老林每一件事都特别靠谱,是个值得信任的人。

  现在只有两种可能,一是大相国寺最后撤退时,带走了锐金诀;二是锐金诀就在自己的宗门内,但是自己没有找到。

  李渔现在,甚至觉得山门太大,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正经门一共十来个人,占的这块地方,可以容纳一万个人。

  小金莲凑上来,问道:“李渔哥哥,你在找什么?”

  “锐金诀。”

  李渔没有隐瞒,小金莲也是太平道的门人,她学的也是正儿八经的太平清领书。

  “我帮你找吧!”

  李渔瞪了她一眼,说道:“赶紧去睡觉,都什么时辰了,明天把青囊符画两百张。”

  小金莲脸色一下垮了下来,垂头丧气往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  眼看着小金莲离开,没有了师道尊严包袱的李渔,走到湖边一屁股蹲在了地上。

  锐金诀和烈火诀都已经有了眉目,但是却迟迟得不到,比没有希望还让人煎熬。

  南疆自己一时半会不敢去,只能是先拿到锐金诀,太平清领书中,攻击性最强的一卷。

  他仰面朝天,看着明月,长长叹了口气。

  突然,天空中闪耀起绚烂的烟花,李渔站起身来,看向山下,汴梁城中,已经是一片烟花的海洋。

  百姓们纷纷走上街头,庆贺新禧,李渔这才想起来,岁末已经过去了。

  在巨鹿的茅草屋时,每到这个时候,他就会做一桌子好菜,与张乘风一起庆祝一下。

  “老头,不知不觉,你死了半年了。”

  想到旧事,李渔浮躁的心情,慢慢平复下来,不再去纠结锐金诀的事。

  翌日清晨,李渔醒的很早。

  “师傅。”

  时迁和黄信正在院子里洗脸,见李渔走了进来,赶紧问好。

  “时迁儿,今天是新年,一会你去城中,张贴告示。山门前,允许百姓继续庙会,而且不再收任何租钱。”

  以前时候,每到新年,大相国寺门前就是汴梁最热闹的庙会,一开就是七天。

  这也是整个六朝最热闹,最繁华的庙会。当然,以前大相国寺是要收摆摊费的,李渔就曾经见识过一次,大相国寺收租和尚的嘴脸。

  时迁乐呵呵答应下来,李渔继续说道:“等开市了,你们顺便买一些桃符鞭炮,咱们修士也是人,也要过新年。”

  时迁笑着答应下来,黄信在一旁,表情有些不好意思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  李渔心里猜个七七八八,故意不说破,装作不在意地笑道:“黄信,我已经让童家兄弟,去把你的亲眷接过来了。”

  “有劳掌教费心了!”黄信大喜,他本来以为,开山立派会跟着李渔吃苦受罪,所以没有把家人带来汴梁。

  谁知道这才几天,就住在偌大的山门内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院。

  黄信自己刚动了把亲人接来的心思,李渔已经提前给他办了,让这个七尺的汉子,心中暖暖的。

  “你再买一些好酒好肉,送到新相国寺,智深大师那里。”

  时迁笑着答应下来,他办事利落,滴水不漏,李渔一向很放心。

  李渔还在和时迁黄信闲聊,山门下上来一个道士,年纪不大,见到李渔之后,笑着作揖道:“正经师叔,陛下有旨,着我师尊带师叔入宫,参加新年大典。师尊特让我来告知一时,顺便带着师叔一道动身。”

  李渔还没有见过宋国的天子祭祀,在六朝祭祀祖先,是一件大事,对于皇室来说尤其是这样。

  李渔也不敢怠慢,稍微整了下衣服,就跟着神霄宫的弟子,来到宫门外。

  林灵素早就在这等着,感受到李渔过来,他才从入定中醒了过来。

  “一会到了皇宫,不要乱说话,紧紧跟着我。”

  李渔疑道:“新年祭祀大典,本来就稀松平常,带这么多人干什么?”

  “不要出声。”有内外禁军,站在凉湖,待你连成以后,你才是摸到了太平经的门槛。

  关于这问题,林灵素也对讲过,李渔把心一横,入门就入门,门槛低就门槛低,自己不会放弃太平清领书。

  “朕自登基以来,尚赖亲贤,海晏河清。诏命:林灵素、蔡京、两人为辅政,共图新治。以明年为大观元年,大赦天下,与民更始……”

  李渔一听,笑着说道:“恭喜宫主,贺喜宫主,喜提辅政。”

  林灵素哂然,他根本不关心政事,这个诏书对他来说不过是加一点封赏,是个名誉性的。

  但是对蔡京就不一样,他的地位更加稳固了,百官之首的位置上,蔡京脸上并没有多兴奋。

  原来李渔说的是对的,陛下只顾有钱就行,不会关心钱从哪来。

  自己若是辛辛苦苦,锐意改革,此时多半已经被赶出京城,回到老家了。

  而扳倒了大相国寺,为陛下弄到一大笔钱财,蔡京一下子成了辅政。

  他看了一眼龙椅上的皇帝,眼中不喜反忧...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