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章 第44章日常苟一苟,活到九十九_[三国]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
卡西小说网 > [三国]穿越后我开启了病弱主公路线 > 第44章 第44章日常苟一苟,活到九十九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4章 第44章日常苟一苟,活到九十九

  书房里气氛古怪,在原焕忍不住笑出来后,郭嘉眼里的羞恼更加明显,要不是笑出声的是他们家主公,他现在已经冲去用武力来维护自己的名声。

  内政怎么了?

  他虽然志那么勤劳,但也是处理内政的一把好手,凭什么觉他不行?

  尤是你荀文若!

  你瞧不起谁呢?

  郭嘉愤愤扭头,打定主在这几个促狭的家伙赔罪之前一句话都不说,他郭奉孝!说到做到!

  原焕看他气的和河豚有一拼,缓了口气儿然后温声细气的人哄回来。

  袁绍袁术兄弟二人『性』情迥异,他放心让袁绍独占一州,不放心让袁术继续肆妄为,那小子的嚣张跋扈是从小养成的习惯,与费心劳力让他改头换面,不如直接人架空。

  他身边能用之人不,冀州有沮授田丰这些本地豪族把持内政,戏志出身寒门,本事再大也难以压住他们,以荀攸荀彧需留在冀州。

  袁术虽然不善打理内政,但是世家子嚣张跋扈以势压人的把戏玩儿的非常熟练,袁氏本身就是原的世家,以不管是豫州还是南阳,能让他知“谨慎”两个字是怎么的家族都不存在。

  有袁术在前面挡着,即便戏志是寒门子弟,以他的手段也足以『乱』成一团糟的豫州打理的井井有条,而且豫州和兖州相邻,如果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,还可以随时找曹『操』和孙坚帮忙。

  如此一来,他表面只占有冀州一地,实际上冀州、兖州、豫州、还有那人口极的南阳郡都在他的掌握之。

  至于郭嘉,这位擅长奇谋的鬼,自始至终就不在他的选择范围内。

  不是他不信任郭嘉的本事,只是这人的疲懒『性』子让他实在不放心把内政交去,像郭嘉这样的奇谋鬼,还是继续他那懒散的日子吧。

  他原本怀疑董卓那么干脆利落的屠杀袁氏满门,可能是袁隗和袁绍袁术兄弟二人私底下的谋划被董卓发现,以袁隗的太傅身份,再加上他府上那些门故吏,想给董卓使绊子容易的很。

  关东联盟刚刚成立,太傅府上的属官就离开京城就跑去投奔联军的人,甚至刚到那里就被委以重任,如此看来,对董卓来说,袁隗的确有通敌之嫌。

  他已经问袁绍当初逃离洛阳究竟是怎么回事,袁本初的说法是他和袁隗在董卓之事上起了冲突,又刚和董卓起冲突,不敢在洛阳久留,又怕连累家人,以谁也有通知就逃往冀州。

  那袁绥在董卓进京后不久就离开了太傅府,比袁绍离京的时间更早,后来被张超臧洪信任接管广陵郡,或许只是因为他们是乡,和远在洛阳的太傅袁隗有关系。

  亦或者是,袁绥的确是袁隗派出去的人,但是袁绍不知。

  如此一来,董卓灭袁氏时找的谓“勾结『乱』党”的罪名便和袁绍有关系,而袁术,以那小子的心『性』,以及袁隗对袁氏嫡系的厌恶,就算袁隗和联盟有联系也不会去找他。

  毕竟在那位太傅叔父眼,袁公路和原主一样,都属于含着金汤匙出的人。

  这样的话,让袁绍去并州和胡人干仗以及把袁术架空就已经足够了,直接要了他们的『性』命,哪儿有让他们出力干活来的痛快。

  原主前对袁氏一族看的极重,袁本初和袁公路都是袁氏子弟,也算是让他们为原主的夙愿尽一份力。

  冀州本地豪族不可小觑,兖州有曹『操』和孙坚合作治理,可以说是相互牵制,也可以说是互相帮忙,暂时不会出大『乱』子,戏志的能力他看在眼里,只要他按住袁术的小心思,豫州和南阳短时间内也不会有问题,即便有,也能撑到他彻底掌控冀州后分出精力去处置。

  等袁绍带上人马离开,冀州是他们接下来要打的硬仗。

  郭嘉实也就是闹闹脾气,被他们家主公温温柔柔的给台阶下,扬起下巴哼了一声,眼神在旁边三个人身上转了一圈,看上去傲慢又欠揍。

  像是被主人家精心喂养的狸奴,挠人一爪子还让人哄,不然就跳到树上不理人。

  这脾气,十年了真就从来变。

  说了那么长时间,时候也不早了,原焕有留他们用饭,而是请杨彪杨司空到主院来,让厨房做些适合年长者吃的菜肴为他接风洗尘,不能拿到任命书就把人抛之脑后。

  杨彪身体强健,休息了一会儿后恢复精神,已经在庄子里走了一圈,看到这儿的百姓佃农殷实富足,心又是感慨又是悲哀。

  感慨的是原焕这里治理的非常好,悲哀的是长安朝廷官员几百,关百姓还着食不果腹的日子。

  原焕的礼数一丝不苟,杨彪心对他感官更好,二人分开主客落座,简单说了几句话后,侍女很快食案摆好。

  赶路的时候以填饱肚子为住,吃的肯定好不到哪儿去,杨彪这会儿的确是饿了,在侍女的服饰下净了手,看到食案上圆滚滚的蒸饼还有叫不上名字的菜肴,拾起筷子夹菜入口,口感比以前吃他菜蔬鲜嫩清爽的。

  原焕吃不惯麦饭,平时要么吃馒头,要么吃汤面,配上厨房的好手艺,算是摆脱了吃食上的窘境,只是有些想念米饭的味,等闲下来想办法让人去南边采买。

  外面兵荒马『乱』,除了背有靠山的大商巨贾,官上很少能见到别的买卖,而和富商巨贾做交易,稍有不慎就会被坑的满头是血,为了几口吃的自找麻烦实在不值。

  杨彪好些能好好吃上一顿饭,今儿这饭菜实在合他的口味,不知不觉间,食案上的菜肴和馒头便被一扫而空。

  老者经历不少大风大浪,也不觉窘迫,神『色』如常放下筷子赞,“府上的饭菜的确是美味,安亭好口福。”

  杨司空对入了眼的后辈很是通情达理,改名不是什么大问题,这不到半,称呼就好像喊了好些年一样熟稔。

  原焕擦干净嘴角,放下绢布笑,“司空若吃惯,回头让厨房菜谱整理出来给您带上。”

  “那老夫就先谢了。”杨彪拱了拱手,面上也带了些笑。

  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,原焕唤来侍女送杨彪去客院休息,一直绷着的身体放松少许,站在廊下吹了会儿风,等陶姬把熬好的汤『药』端来叹了口气转身回房。

  『药』就是『药』,味再怎么改,也不可能像蜜水一样好喝,加了蜂蜜的『药』更是要人命,吃一堑长一智,他以后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在干涉疾医开『药』。

  绝对不会!

  午后的阳光有盛夏那么炙热,原焕吃完『药』小憩一会儿,醒来后精神好了不少,感觉张辽可以凭一顿饭成功和小霸王称兄弟,到厢房陪两个孩子玩了一会儿,然后出去看几个大小伙子相处的怎么样。

  小霸王谋而善用兵,能举江东之众,决机于两陈之间与下争衡,若非英年早逝,三国的局势还要改。

  只是现在的虎崽子有江东猛虎护着,有年少丧父的压力压着他成长,少年人于一帆风顺也不好,经历挫折能成长起来。

  主宅不远处的空地处,孙策已经和张辽赵云聊火热,当然,主要还是张辽。

  张文远是个话痨,孙策也是个能聊的,两个人了相互试探的阶段简直是相见恨晚,留下端庄稳重的赵云在旁边缄默无言,和旁边的热火朝格格不入。

  孙策自小跟着孙坚在军营,自以为人经历已经很丰富,然而见了张辽之后,听他讲汉人在并州日日防范胡人,刀不离身,三一小仗五一大仗,号角一吹响,村寨里的男女老少立刻拿着武器往外冲的日子,不不承认自己还是太嫩了。

  跟着师傅一板一眼练出来的武功,哪里比上死之间拼出来的技巧,边郡的百姓日子真是太苦了,他们家主公表袁本初为并州牧,以后并州百姓的日子可能会好些。

  张辽听到他的话差点笑出来,想到乌程侯竟然把儿子养的那么真,他们家主公亲自去并州平『乱』还差不,就袁本初的本事,指望他降服并州的胡人,不如指望他牵制住南匈奴、乌桓各部,等他们拿下原后腾出手来并州的胡虏一网打尽。

  不是他看不起袁本初,而是以袁本初的本事,他还真不一定能拿下并州。

  他和吕布都是并州出来的,雁门和五原如今已经尽数落入胡人之手,他们也想把胡人赶出并州,但是就算他们在原再落魄,也想带兵回并州打胡人。

  不是他们不愿,而是那些胡人太难打了。

  并州九郡胡汉杂居的状况已经持续了几百年,汉人种地,被汉人化的胡人也学着种地,但是胡人毕竟是胡人,劫掠的欲望已经融进骨血,很少有胡人能耐住『性』子耕种劳作,时不时就有谋求荣华富贵的家伙带着样只想不劳而获的人劫掠村寨,对胡人来说,抢来的是最好的。

  胡汉杂居几百年,想要把住在并州的胡人赶回北草原几乎不可能,他们镇压到不敢作『乱』更是困难,不是几千几万兵马就能做到的,他和吕布都敢想,袁本初手底下连能和他打的都找不到几个,让他去平定并州就更别想了。

  谋略计策在原好用,到并州就不一定了,那些胡人一言不合就动刀,想让他们耐住『性』子听人说话,首先把他们打服,不然费老鼻子劲也不一定能把事情办成。

  张辽嘴上不说,实心里坚信他们家主公让袁本初去并州只是缓兵之计,让袁绍和并州胡人相互牵制,他们趁机在冀州乃至原招兵买马壮大自身,然后在那边反应不来的时候,就立刻以鲸吞海吸之势拿下并州。

  他的脑袋瓜那么好使,主公肯定是这么打算的,不会出错。

  原焕来的时候,三个人刚吃完午饭坐在树墩上谈说地,除了赵云的表情有点木然,另外两位眉飞『色』舞看上去开心的很。

  他说什么来着,正把人交给张辽肯定问题。

  赵云看到他们家主公出现,连忙拉着另外两个人站起来行礼,原焕笑着让他们该怎么坐就怎么坐,自己也找了个树墩坐下,坐定之后看向又开始拘束的孙策温声,“乌程侯先前说想让家眷来庄子上暂住,想到只来了策儿一个,不知策儿是打算长留,还是几就离开?”

  孙策讪讪挠头,有些脸红,“家父的思是让我留在主公身边听候差遣,家母和弟弟们如今在庐江舒县,我出来之前拜托瑜弟照看家里,如果主公有见,我想自己回去和瑜弟告别,顺便把母亲弟弟接到这里来。”

  他爹说了,现在不是他们任『性』的时候,兖州刺史那么大的官说给就给,他们必须留点把柄在主公手上让主公放心,不然主公放不放心他们不知,他们自己倒是提心吊胆。

  不这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,主公府上的饭菜好吃,家里的儿郎们吃饭吃肉,养的壮壮实实以后好习武打仗,吃的高兴对他们习武之人来说太重要了,难主公府上伙食好,他让妻儿老小一起享福。

  怎么说呢,虽然他刚开始觉他爹是喝酒喝魔怔了,但是自己亲自吃了一顿之后,他也觉,吃的高兴对他们习武之人来说真的很重要。

  而且他到时候要接的不光有自己家,还要去趟陈留接曹家的女眷,他爹说曹家的大公子比他小两岁,家里人口又比他们家,正好跟他们一起来山。

  兖州人手不够,他们恨不一个人掰成两个来用,实在分不出人手护送家眷。

  原焕想到曹老板那数量庞大的子嗣,默默扩建宅院提上日程,府上的人越来越,再不扩建就真的住不下了。

  孙策是个风风火火的『性』子,自己的打算汇报完就开始琢磨哪离开,张辽这些修路修出了心,随手折了根树枝给他参谋路线。

  原焕笑着摇摇头,示赵云随他去旁边,“再三五,志要随袁术一前往南阳,两地路途遥远,府上能让我放心的人不,子龙可愿跟在志身边护他周全?”

  赵云正了脸『色』,当即抱拳应下,“云定不负主公望。”

  “既如此,还有几句叮嘱子龙且记下。”原焕的声音更加柔和,他对赵云这一丝不苟的『性』子非常放心,除了赵云,他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看住酒鬼不喝酒。

  人已经到了他的手下,就不能出现“早卒”两个字,他这个主公都放弃治疗,他人更不能放弃。

  酒可以喝,但是不能贪杯,实在嘴馋的话,用热水泡枸杞来缓解一下也不是不行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