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平等条约(各种H)_珠圆玉润
卡西小说网 > 珠圆玉润 > 不平等条约(各种H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不平等条约(各种H)

  “小圆儿你昨晚怎么了,哭得那样可怜。”

  “你爷爷还不许我过去瞧,我急得不行。”

  老夫人脸上透着真真切切的关怀和焦急。

  “额……”宋南圆被男人握着的手频频出汗,不知道该如何作答,反观男人一脸严肃,怎么隐约能看出他的愉悦餍足。

  小姑娘羞赧急了,指甲掐着男人的手心,用尽了力气,可在男人眼里,不过是被小猫挠了一下,密密麻麻的痒。

  “奶奶,圆圆是想家了,才会哭的,让您担心了。”温禹霖忍着笑,故作认真的编着瞎话。

  宋老夫人还是懵懵懂懂的样子,小姑娘忙打岔:“奶奶,我饿了,有什么好吃的呀。”

  “啊,有你爱吃的圆子羹呢……”老夫人也是极容易分神的,这会儿拉着小人儿就往餐桌上走去。

  温禹霖看着手心零碎的指甲印,真是只爱挠人的小猫啊,又野又勾人。

  饭后,老夫人还拉着孙女笑嘻嘻地聊,老爷子翻着晨报,对着沙发上的某人幽幽地说:“圆圆上学要紧,你们一起……难得回来一趟就行了,昨夜你们奶奶担心了一晚上没睡好。”

  呃,这是在赶他们了……

  温禹霖自觉昨夜玩越界了,被老爷子这么直白的点出来,多少有些尴尬。可是怎么办,忍不住也不想忍。这会儿爷爷直接说了,那自然是:“好的。”应下来啊。

  额,宋老爷子这会儿将目光从报纸上挪开,看着他,总觉得这小子就等着自己这一句呢。

  温禹霖顶着老爷子的目光,沉着而缓慢地说:“我在纽约大学周边有几处房产,住那里她上学方便,吃住也舒适。”

  果然,在这儿等着自己呢,哼,臭小子。

  看着自家傻乎乎的孙女丝毫没心眼,往后指不定被他怎么欺负呢。可话自己已经说出口,这会儿出尔反尔一点都不长辈,本想着数落他,谁知道把自己孙女直接双手送给他,真是,失策啊。

  宋老爷子大手一扬,报纸都看不下去了,拉着妻子就回房:“补觉去了。”

  宋老夫人被丈夫拉着也是一知半解的,却也是听话地跟着回房了。

  宋南圆方才看着奶奶眼下的青色,也是心疼不已。这会儿看奶奶被爷爷拉着回房,心里更是自责。

  都怪他,昨夜故意在阳台,那样折腾。早上起来才发现阳台门都没关,呜呜,那整晚不停的娇喘呻吟可不就传出去了嘛。想着昨晚无助哭了一宿,又想着被长辈听了一宿,当下更是羞的只想原地消失。

  温禹霖甘心收下小姑娘眼里的质问,一脸得逞地去抱她,抱够了牵着她就出门了。

  “去哪儿啦。”小丫头不明所以的问。

  “回家。”男人简洁有力的两个字。

  “呃,这就是我家啊……”

  “傻瓜,是我们的家。你和我。”温禹霖笑着看她,柔情四溢。

  宋大小姐被他几个字搅得心里一阵悸动,被他牵着手,任其摆布了。

  到了温禹霖的公寓,距离纽约大学不过两个街区,又毗邻时代广场,实在是黄金中的黄金地段。

  宋南圆到了还不愿意上去,心里弯弯绕绕,不知在顾虑什么。

  男人看她这副小别扭的模样,自然料到了什么,解释道:“这房子是你考入纽约大学的那天起,就着手操办的,里面的装修布置都是跟着你的喜好来。空了两年了,终于是等到了唯一的女主人。”

  宋大小姐听着,心里暖暖地安心,他都知道,不用说,就能明白自己的小心思。

  以为是他从前和前女友一同居住的房子,所以才左右不乐意。这会儿听到他的解释,自然是抛开了心里的不乐意。可面上还是矫情地说:“爷爷才不会同意我住这儿呢,每个周末我都要回去的。”

  “爷爷同意了啊。”男人得意地回答。

  “不可能……”宋南圆自然是不信的,可看着男人一脸笃定,转而想到了什么:“你昨晚,故意开着门叫人听见……我……我们……”

  “我们怎样?嗯?”温禹霖不正经地笑着看她。

  哼,他还敢问,宋大小姐想着昨夜自己没羞没臊地求,顿时红了脸,不理某人得意的脸,转身就走了。

  温禹霖长臂一揽,哄着赔罪着将小人儿搂着带进了家门。

  温大状如愿以偿将心爱的小姑娘哄进了自己的地盘,可宋大小姐怕他不知节制,约法数章。

  例如:

  有课的日子都不准胡闹。

  不可以勉强她,自己说停就要停。

  奶奶想自己了,就要带她回庄园。

  平日里一日三餐都要准时。

  诸如此类。

  最严苛的应该是:为了不耽误第二天上课,晚上只准做一次。

  温大状听到这儿难得皱了眉:“一次?能喂饱你吗?”

  宋大小姐听完他的骚话,小脸绯红,上去就要挠他:“不答应我现在就回学校宿舍。”

  男人思躇再三,勉强答应了这些不平等条约。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。温律师眼泛精光,在不久的将来,便将这

  些条条框框全数打破。

  大约是某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。

  在高耸入云的奢华公寓里,宋大小姐被某人捏着小屁股,小嫩穴吃着大肉棒一通乱撞。

  粉嫩的小人儿跪趴在床边,早已香汗淋漓,身后的男人站在地上,缩着窄腰,有规律地顶弄着。大肉棒在早已熟悉的紧密洞穴里肆意穿梭,横冲直撞地戳着她的敏感点,小姑娘舒服地娇喘着,小嘴宛如黄莺般动人,每一声都扫得男人酥了麻了。身下的动作更是重了又重,终于,在碾着花芯片刻后,嫩穴深处喷涌出数不尽的爱液,冲刷着男人的某物越发膨胀。

  小姑娘在这些时日的调教下,高潮得更加持久,夹弄得越发熟练。

  男人舒服地下腹一紧,半晌才忍住了这波快感。休息了片刻,又开始大力操弄身下美味的娇躯。

  “嗯啊……不是说一次嘛……呃……你……”呜呜,他说话不算话啊。

  “是说一次啊,可是宝宝没说,是谁的一次啊。”温大状的强词夺理全用在她身上了。

  挑语病?!他怎么这样。要是算他的一次,那明天的课还上不上了呀。

  宋南圆反驳不了,只能在他身下承欢飘荡,最后逼得说了无数的好话,都是他一贯爱听的,羞人的字眼。

  “哥哥好棒……圆圆的小穴都酸了……”

  “大肉棒射出来啦……呜呜……射进圆圆贪吃的小穴里……”

  “求你了……好累哦……要被大肉棒操坏了……”

  总是这样,在他身下输的一塌糊涂。若是完事后不服,再秋后算账,那下一次更是罚得重。

  又或者是周末中午的厨房。

  男人穿着休闲睡裤,赤裸着上身,正在为小姑娘烹饪美食。

  宋大小姐扶着酸软的腰,方才早餐的时候就被他闹过一回,这会儿终于能安心做会儿作业了,整好口渴,就走到冰箱里来取牛奶。

  他们两人在家,穿着一贯是随意的。小姑娘只套了一件男人的大T恤,宽松舒适,穿在她身上,短袖变成了中袖,衣服下摆直接盖住腿根,底下不着寸缕,真空上阵,小内裤和内衣都没穿。也确实没必要啊,男人兽性大发,一天要剥好几回,他脱的不麻烦,自己穿回去一次又一次,索性就放弃了。

  走到厨房就看到某人神清气爽地在搅拌着锅里的美食,八块腹肌闪闪发光,健硕的胸膛也恰到好处地勾引着门边的小馋猫。厨房的流理台为了迁就自己故意装了国内的尺寸,他那么高,这会儿低着头格外认真,眼镜褪去后,脸上多了几分慵懒,自从蓄了胡子,看着成熟了很多,却是该死的性感呢。

  宋南圆想着他每次都不怀好意的用胡子扎着自己的敏感点,颈项,嫩乳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kaxi9.com。卡西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axi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