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地相隔,生悲_珠圆玉润
卡西小说网 > 珠圆玉润 > 两地相隔,生悲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两地相隔,生悲

  从宋南圆离开A市的那日起,温禹霖的生活状态整个天翻地覆。

  尝过了小姑娘的甜美,从前清心寡淡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。他开始害怕回家,回那个空无一人,没有她的房子里。

  每天除了工作,都会去pub喝酒,也不全是为了买醉,就是想让自己有些事情做。从前多难得才能约出来的人,现在有了一票酒友。姚谨中都被他拖着去喝酒好几回了,宋轶北就不用说了,除了陪酒,还要负责送回事务所。

  开始几次还能用宋南圆的话吓吓他,后来就不管用了,不提还好,一提喝得更凶了,跟不要命似的。宋轶北也有些怕,除了拦着点,就差下药了。A市几家有名的酒吧,温禹霖都成了常客。喝到双眼迷离时,他好像能看到小姑娘的脸,就在眼前,抓不到,没关系,看着她的笑靥就够了。

  也有不知好歹的女人趁他酒醉时,凑过来投怀送抱的。稍稍靠近,就被男人狠狠推开,毫不留情。不是记忆中熟悉的味道,那种甜美到难以自拔的奶香味,再也没有人可以撩动他好像死了的心了。宋南圆之于温禹霖,就好像最美的罂粟,上瘾了,就是一辈子,再难戒掉。

  又是醉意朦胧的夜晚。

  温禹霖坐在包厢的沙发上,头微微低着,额前的头发盖住眼睑,叫人看不出情绪。垂在腿边的手里还握着酒杯,他其实很困了,脑子却还是清醒着,心也跟着痛苦着。那个没良心的小东西,一个短信都没有,过去这么些日子,渺无音信。她真的,一点都不想念自己吗。这段感情里真的只有自己痛苦吗。

  低垂的眼眸里不知道在看些什么,视线范围内突然多了一双男士球鞋。

  “温叔,原来你也不过如此嘛。”刺耳的声音响起来。

  温禹霖闻言,抬眸看着眼前不请自来的人,目光阴冷地扫过去,“滚。”

  萧棋睿不以为意地笑笑,没走,反而在侧边的沙发里坐了下来,“你们宣布订婚消息的那一天,也是在这个包厢里,你身下的那张沙发都是被我踹烂了换新的。她带了一大票的保镖,那么小的一个人,也就十八岁而已,怎么我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她呢。”

  “她关上门,密闭的空间里只剩下我和她。那时候我就想,不如借酒装醉,把她扑倒狠狠吻她。才一抬头,她的清澈明亮的眸子看过来,我他妈就不敢了。操,面对宋南圆我怎么这么怂。我不敢造次,不敢伤害她,也不想看到她难过。”

  “她只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,她说,萧棋睿,你如果酒醒了,脑子清楚了,咱们还是朋友,和从前一样。你如果还想喝,醉死在这里,那我们就老死不相往来。我不会再来第二次,也不想再看到这样一个烂醉如泥的你。懂了吗。”

  “你瞧,她多狠啊。”

  “懂?老子懂个屁。谁要跟她做朋友,老子想跟她交往,恋爱,在一起。可是我没敢说,说了也不会是我要的结果。她给了我两个选择,我只能选一个她希望的选项。从小就顺着她,居然也就迁就习惯了。”

  “你们不是爱得无法让人插足吗,现在是几个意思,把闲杂人等都赶跑了,反倒开始自怨自艾了。不过现在看看,我比你可幸运多了,那时候她还愿意来管我。毕竟我聪明啊,知道见好就收。”

  “温叔,圆圆最讨厌别人喝酒了,尤其是喝到烂醉。”萧棋睿走之前,最后说的是这句话。

  呵,靠在沙发上的男人自嘲地笑着,想来现在这副样子确实荒唐透顶了,小孩子家家都赶来教训自己了。

  最后,男人一口干了杯子里的残酒,将杯子猛的一掷,摔向墙角,四分五裂。

  就好像他们的关系,碎成了渣渣,不知道怎么补。

  一年后,美国。

  “小圆儿,我们去放风筝啊。”宋老夫人看着外面天气好,吵着闹着要出去。

  宋南圆看着奶奶兴致勃勃的样子,放下手中的课业,笑着说:”爷爷呢?”

  “他去准备野餐的食物了。”宋老夫人喜滋滋地说,眉眼中还带着几分娇憨。

  宋南圆牵着奶奶的手,走到外间就看到爷爷握着烟斗前后指挥着,一旁的美国老管家严谨地操办着,不一会儿,后花园的大片草坪上,女佣早已布置好了,格子风的餐垫,小碟子一个个摆好,水果,三明治,小蛋糕,纸巾,应有尽有。

  宋老夫人早已迫不及待地往花园草坪上跑,老爷子怕他摔着,赶忙跟上在身后护着。

  宋南圆看着一对头发花白的老人,奶奶在风里笑得开怀,爷爷一副紧张又不敢生气的样子小心跟着,在阳光明媚的的大片绿意里,肆意欢笑,追逐嬉闹。反倒是她,坐在餐垫上,小口喝着果汁,看着他们玩耍,大约是现下的画面太过美好,竟让她想起某一张冷峻的面庞,轻易不敢想起某人,想到就会心疼到颤抖的那个人,被自己伤害彻底的他。

  “小圆儿,你怎么哭了。”老人家惊讶中带着担忧的声音骤然响起,拉回了小姑娘的愁绪。

  小人儿用手胡乱抹着的泪,笑着对奶奶说:”奶奶,是阳光太刺眼了,才不是哭了呢。”

  宋老夫人听完笑笑,也不追究,她是饿

  了才跑过来的,吃了两口蛋糕,又跑去追蝴蝶了。

  宋南圆看着奶奶欢喜雀跃的样子,突然觉得一切都值得。那段艰难的日子挺过来了,不是等来了岁月静好吗。

  刚到美国的那段时间,奶奶的情绪很不稳定,看了数位专家,做了无数检查,老人家对什么都带着恐慌和畏惧,若不是有小姑娘在身边陪着,不会有这么容易听话。

  哪怕是接受治疗了,也尝尝发脾气,会摔东西,爷爷手臂上的抓痕还是奶奶控制不住情绪的时候弄伤的。后来一步一步,一点一滴,配合着医生的方案,吃药,做一些引导性的练习,家人平日里的关怀开导,奶奶真的一点点好起来了。

  她很少会忘记自己了,连家里的老管家,女佣,厨师,清洁工,相处久了都能记得住叫什么。

  只是有些岁月在她的脑海里抹去了,剩下的都是年轻时候的记忆。宛如回到了二三十岁的时候,每天都是想一出是一出,日子变着法地过,倒也有趣。这不就是生活最美好真实的一面吗。

  在家照看了两个月后,医生的诊断说明里写着控制病情的字样,虽然阿尔兹海默症不可能完全康复,但延缓病情蔓延,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
  在爷爷的坚持下,宋南圆把落下的学业重拾起来,后来考取了纽约大学社会工作学院,现在每到周末就回来庄园,有了学习的填充,生活变得很满,反而心无旁骛。

  当初爷爷一字排开那么多学校叫她选,怎么偏偏就选了这所大学呢。

  大约是想沿着某人的求学轨迹走一遍吧,仿佛参与了曾经遗憾错失的他的人生,又或者是想去尝一下他喜欢的美式是多么好喝的味道吧。他,毕业于纽约大学法学院呢。

  郊外的天气总是说变就变,下午那会儿还清朗明媚,入睡前就电闪雷鸣,风雨骤降。

  偌大的庄园,工人们都去休息了,宋南圆最怕打雷天,何况还带着闪电。可随着年岁长大,倒也没有小时候那么惊慌失措了。果然是长大了呢。

  突然间,一阵匆忙的脚步声跑来,门一下子被打开了。

  奶奶赤着脚就跑来了,满脸都是焦急的神色,宋南圆还没反应过来,身子就被老人家搂进怀里。

  “宝宝不怕啊,打雷不怕的。”奶奶的话带着慈爱和安心,惹得怀里小人儿的鼻尖泛着酸。

  小时候吧。爸爸妈妈都忙,有时候很晚回家,爷爷那时候还没有退下来,经常是在书房商谈公事,大哥二哥外出求学,三哥是个缺心眼的,雷声越大,睡得越熟,那鼾声都一次赛一次响,好像是和老天比谁响亮。每每打雷闪电,刮风下雨,小人儿缩在被窝里害怕的直哭,她的房间那么大,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kaxi9.com。卡西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axi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