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没有资格?(打屁股H)_珠圆玉润
卡西小说网 > 珠圆玉润 > 谁没有资格?(打屁股H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谁没有资格?(打屁股H)

  俏生生的小姑娘被男人抗在肩头,用这样的方式走出病房,还挡着一众长辈们的面前,实在是不雅。

  小丫头在肩上闹腾,两条修长的腿来回踢腾,却还是逃脱不了控制。宋南圆气急了,拿小拳头锤他后背,好一顿捶,他跟没事人似的,顿时更不爽了,“温禹霖,你……放我下来……我头晕……你……”

  这话没说完,宋南圆就觉得身体一阵旋转,双脚这才落了地。精致的眼眸瞪着他,气他的粗鲁对待,也气自己奈何不了。

  温禹霖被她看得心痒难耐,其实自己何尝不气,还是耐着性子说:“我们谈一谈。”

  宋南圆倒是没有回避他,直直地看着,说道:“我不……唔……”

  她的话被男人吃进嘴里,这是一个有情绪的吻,宋南圆羞的不行,这是在走廊啊,护士医生随时都会出现,他竟敢……

  这么想着,手上的动作反抗的更厉害了,奈何被他控住了脖子,根本动弹不得。

  唇瓣被他的利齿咬红了,舌头扫过牙龈,密密麻麻的痒,撬开紧闭的牙关,将不听话的嫩舌勾出来反复吮吸,逃回去又吸进自己嘴里,一来一往,仿佛玩闹起来,更是加深了这个久违的湿吻。

  那些花拳绣腿在男人眼里根本不值一提,此刻嘴里的甜美才是让他神魂颠倒的源头。

  温禹霖许久没有这样迫切的亲她了,自她生病以来,除了蜻蜓点水的吻,再没有这样肆无忌惮地吻她了。这感觉太熟悉又太诱人,不一会儿,胯下的巨物便昂首挺立了。

  小姑娘的反抗逐渐减弱,那扭着想逃的小身子这会儿软软地倚靠在自己身上,乖巧地不得了。

  男人爱怜地啄了几口被自己吻肿了,提腰就将她搂着进了电梯。

  宋南圆上了车才发现,自己被他带出了医院。

  “去哪儿啊,我要回去。”自然是不依的。

  “回家。”温禹霖的声音能冰地掉渣子。

  其实那场车祸下来,她或多或少也是有些阴影的,例如,前面的大车压过来,或者开过减震带而引起的颠簸,又或者刺耳的鸣笛声呼啸而过,都会让她害怕的缩缩脖子。

  这会儿温禹霖正在气头上,顾不得她的害怕,车子开得飞快,没过多久便到了帝豪府邸。

  从车上下来的时候,小丫头的两腿微微发抖,走路都有些打飘,额头冒着冷汗,一脸的惊魂未定。

  温禹霖看出不对劲,连忙上前抱她,却被她用手隔开,自顾自走向了电梯。

  他看了一眼车,又想着她车祸受伤,顿时幡然醒悟,暗骂自己蠢。本来回了她的病房也可以谈,只是今天被气急了,只想将她抓回家来好好教训,殊不知忘了她的恐惧慌张,这会儿见她路都走不稳了,哪里还有什么气,只剩心疼和自恼。

  进了屋,宋南圆自觉走到客厅,并没有直接去卧室,像一个合格的客人,来到别人的家。

  男人看她往客厅沙发走去,微微蹙眉,去厨房倒了一杯牛奶,热好了送到她手上。

  小姑娘乖巧地喝了两口,平了方才的一腔恐惧。

  温禹霖用手指揩去她嘴角的奶渍,目光柔软,带着无限的宠溺和懊悔:“吓着你了。”

  宋南圆放下手里的杯子,目光缓缓地看着他,“不是说要谈一谈吗。”是陈述句。

  温禹霖看着她镇定自若的眼神,清澈的瞳孔里面倒映出一个手足无措的自己。

  “你想……谈什么……”男人的声音,带着不顺畅的紧张。

  宋南圆看着他,突然笑了。

  “方才我不想说话的,你非要和我谈一谈,这会儿如你所愿了,你反倒问起我了。A市鼎鼎大名的温律师,居然也有词穷的时候。”

  她说的每一个字都铿锵有力,将温禹霖的运筹帷幄全部击碎。

  良久,两人都没有动静,温禹霖拿不准她的心思,不敢轻易开口。而她,是舍不得开口。可总归是要告诉他的,不是吗,这一道坎横在两人之间,怎么可能当做没事情发生,还如从前一般相爱无间吗,怎么可能,怎么能。

  “其实那一天早上,陪奶奶去改旗袍,是临时起意的。”淡淡的话语从她的嘴里说出来,无情地鞭挞着两个人的心,“谁也料不到会发生之后的事情,谁也不想,可到底还是发生了不是吗。”

  “我很庆幸,这一场祸事,是我在车上陪着奶奶受过。我都不敢想象,如果是她一个人经历了,那后果定是无法承受的。”

  “温禹霖,她真的好恶毒啊。她恨我,对付我,我都认,毕竟是我从她身边抢走了你,不是吗。如果说和你在一起这是必然的代价,我愿意承受,我也不怕。”

  “可是为什么,她伤我的家人,奶奶她是那么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个人啊,她真的,很可恶了。”

  她最难过和心惊的是,田芯一门心思想加害的,是自己的奶奶。

  而这场车祸全因自己而起。这也是她无法原谅自己的主因。

  是的,在得知医生的诊断时,她最恨的,是自己。

  男人捧起她泪流满面的小脸,心疼地眼眶都泛红了。他抱着浑

  身颤抖的她,无计可施。他替不了她的痛苦,更无法让这一切从头来过。

  宋南圆哭得脱力,他的衬衫也被晕染湿了大片。当他以为怀里的人儿都快哭睡了,突然,又响起她的声音,带着厚重的鼻音,听不太分明。

  “我在想,或许爱情本来就是这么伤的,我们爱得太肆意,所以上天给的考验也尤其重。”

  “又或许,一开始就是我的错,我不该那么胆大妄为的招惹你,我不该在屡次在田小姐面前挑衅不认输,我不该对孙美娜和萧棋睿冷眼相向……都是我的错……”

  “你没有从任何人身边抢走我,是我喜欢你,控制不住自己爱你,每分每秒都想和你在一起。不要责怪自己,你没有错,我们的爱情也没有错。你怪我,都会让我好过一些。”男人更紧的抱住怀里的人,她的每一句自责,何尝不是他的恐慌。明明人就在自己怀里,怎么总觉得随时会消失呢。这种不安感让他不知该怎么办。

  男人的话没有让小姑娘有半丝解脱,她方才说的每个字,住院期间每时每刻都萦绕在自己脑海里。宋南圆告诉自己,如果奶奶醒了,那就是上天愿意给自己机会,让这场噩梦如过眼云烟般随风飘去。她将更热爱生活,爱身边的每一个人,做长辈的贴心小棉袄,做心上人的乖巧未婚妻,她都想好了要怎么回报感激周遭的每一样事物,甚至那个女人,她都不会再记恨。

  可是,天不从人愿。老人家醒了,却病了,永远好不了的病了。

  那么就让她来受这一场惩罚吧,她用自己的爱情做筹码,赌上这一份亏欠和恨意。

  “温禹霖,我后悔了。喜欢上你,我后悔了。”

  宋南圆退出他炽人的怀抱,看着他的眼睛,很认真的讲完这句话,口齿清晰,再无彷徨。

  温禹霖不可置信地听到她的话,片刻回神后,脸上阴郁密布,红着眼眶,咬牙切齿地看着眼前不知死活的人。她总是有这种本事,轻而易举地引起他心底的怒火,和害怕。

  “你说什么。”男人从齿缝间蹦出几个字,“你敢再说一遍试试。”

  “我会去美国。”宋南圆的眼里闪着不容置疑的光:“我要陪着奶奶,在她的身体康复之前。”

  温禹霖感觉被判了无期徒刑,康复?阿尔兹海默症是什么样的病症,能不能好,能不能复原,他和她都知道。可是她还是说了最狠心的话,她后悔爱自己了,她决定放弃这段感情,她要彻底离开自己。

  “我,不,同,意。”捏着她瘦弱肩膀的手不自觉地加大了力度,仿佛不这样,她就会消失一般。

  宋南圆被男人抓着肩膀,痛觉让她本能地皱起了眉头。可眼前的人明显不打算放过自己,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kaxi9.com。卡西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axi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