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103_珠圆玉润
卡西小说网 > 珠圆玉润 > 分卷阅读103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分卷阅读103

  荡,搂着她的手探下去,揉着娇嫩的花穴,胯下的巨物自主地戳着心目中的圣地,稍稍一提翘臀,小丫头被迫踮起脚尖,大家伙隔着多层布料就这么卡在嫩穴口。

  小丫头被他拿捏得羞红了脸,这会儿垫着脚不敢松,含水的双眼瞪着使坏的某人。温禹霖被她看得又胀了数圈,笑着亲她:“傻瓜,这才算真的融为一体啊,你中有我,不是吗?”

  宋南圆气得锤拳打他,好半晌,控住小屁股地手在松开,缓缓着地的人儿猛地推开半步,温暖的灯光下,浅色休闲裤的档口都好似深了一圈水渍,好似尿湿了一般。可想而知,这会儿小内裤必然又能拧出水来。男人看到这淫靡的一幕,只想抓过来狠狠吻住,奈何小丫头有了戒心,躲着他的大手一下转身到了他背后,抱着腰就不松手了,嘴里是乐呵呵的笑声动人。

  最后男人无奈,只好作罢,蹲下身子,想要将她背回去。小丫头不肯,觉得难为情,男人作势又有将她捉到面前好好罚,她这才扭扭捏捏地附身在他宽厚的背脊上。

  胸前软绵的浑圆挤压在男人的后背,不知为什么,明明隔着衣物,他甚至能感受到乳尖在后背磨蹭的细微触感,大手掌握着软嫩的臀部,稳稳当当地托着。

  宋南圆两手乖巧地环着他的脖子,轻微的呼吸喷在他的耳后,紧张又甜美。

  温禹霖只盼望这路一直绵延不尽,他就这么背着她,走到地老天荒又何妨。

  而此刻呢,温禹霖轻轻拉着正在输液的小手,软软的还有一丝温度,可那双狡黠灵动的眸子,却还是紧闭着不睁开。他最爱她的眼睛,淘气又生机,眼底闪着善意,她那么美好的一个人,怎么会,总是遭遇这样的伤害。

  那么多的年岁都安然无恙地过来了,偏偏在当下,被摧毁到分崩离析,只因为她。她受伤,已然是自己的不是了。

  傍晚十分,院长和集团高层组织病人家属开了个会议,将现在的情况一一阐述。

  “宋小姐的病情相对严峻一些,有脑震荡的现象,颈椎上两节移位,全身多处骨折,好在手术都很成功,主要是看这四十八小时的危险期,等指标稳定再做下一步研究。”

  “宋老夫人的情况呢……”院长稍稍停顿了下。

  宋老爷子顿时心下不安:“有什么话就直说吧。”

  “老夫人的伤势相对轻一些,可老人家年事已高,而且在救助时被卡在车里许久,耽误了时间,也不说准会不会有其他隐患。除了一些皮外伤,现在能确诊的是脑震荡,至于程度深浅,具体会有什么后遗症,要等老夫人醒过来才能进一步断诊。”

  “目前两位被人的伤势都被稳定了,先观察两天,有任何情况我们再讨论,现阶段只能是等病人自己醒来。”

  院长洋洋洒洒的一大篇话,让宋家的一干人等,包括温禹霖,俱都沉默不语。

  那么说,只能等了。

  自那日起,宋家算是安家在医院了。老爷子就住在老夫人隔壁的房间,每日晨昏定省地去陪着,三个儿子还是照常照看公司,下了班过来看看,三个媳妇轮流照顾着老夫人。

  宋燕北和宋轶北除了兼顾公司,就是去调查这起车祸的情况。出事那日,交警大队队长亲自致电,意思大约这一起事故是人为,而不是意外。

  废话,宋家司机这条路都开了几十年了,闭着眼睛都知道怎么开,怎么偏偏这会儿出事了。

  说不是事故,谁信。

  可这肇事者确是很难查到,司机当场宣布死亡,这下死无对证。宋家的车子保养都是司机去做的,每个月的养护费都不吝啬,每个司机的对于车辆都是固定的。已故的这位司机师傅,是老夫人专用的,车子出了什么问题,为什么会撞山,其中有什么变故,现在问谁都不是。

  两位伤患尚且昏迷,当日的情形实在是一无所知。现在只能简单地从出事车辆上着手调查。

  第二天,车辆报告就送到了宋老爷子的面前。

  果不其然,刹车油管的密封圈松了,很不合理的松了,应该是被人为破坏的。里面的水含量莫名增高,导致油管进入空气,过盘山公路的时候需要连环踩踏刹车,或许这就是刹车失灵的缘由。

  可宋家的车都是停在宋家停车场的。出事的前一天,司机还用过这车,难不成第二天一早就被人破坏了?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动手的人,只能是宋家内部的人。

  宋轶北把这个消息转述给温禹霖的时候,他正在用温柔的湿巾为小人儿擦拭身子。四十八小时的危险期还没有过,他无暇顾及其他,全心全意地伺候着沉睡中的人儿。

  宋轶北说完,看着他问道:“你觉得呢?”

  温禹霖重新换了新的湿巾,为她擦脸,淡淡的说:“这次事故必然是为了报复。”

  “你是说,田家?”之前的那一场商战,仿佛历历在目。

  “除了他们,我想不到其他。”温禹霖冷漠的说。

  圆圆昏迷的日子,想她。

  小懒猪,终于醒了

  温禹霖

  重新换了新的湿巾,为她擦脸,淡淡的说:“这次事故必然是为了报复。”

  “你是说,田家?”之前的那一场商战,仿佛历历在目。

  “除了他们,我想不到其他。”温禹霖冷漠的说。

  “可田家的人怎么能潜进宋宅动这个手脚,况且……”宋轶北皱着眉反驳。

  “况且他们老的小的都在狱里蹲着,除了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,怎么能做得这么天衣无缝?”温禹霖将他的话接下去。

  宋轶北也是这个意思,怎么想想都觉得不可能。可温禹霖的推测也不无道理,这事值得推敲的地方太多了。

  温禹霖细细擦着小人儿的脸,忽觉不对,指尖的触感太灼热,额头比常温更烫。男人连忙按下紧急按钮,不一会儿医生护士就涌进来了,量了体温,却是烧起来了,应该是伤口引发的炎症导致的热度。打了退烧针,又加了消炎的盐水。

  医生嘱咐着:“这热度说不定会反复,要多留心着看,护士每隔两小时回来量体温。好在你发现的及时,现在是控制住了。”

  温禹霖记下了,看着沉睡着的人,突然觉得很无望:“她什么时候会醒。”

  突如其来的一问,让医生为之一愣,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  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,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kaxi9.com。卡西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axi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