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96_珠圆玉润
卡西小说网 > 珠圆玉润 > 分卷阅读96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分卷阅读96

  以后,临走前,温禹霖去小丫头房间里,想看看她。

  敲门而入,宋老夫人和沈馨都陪在小姑娘身边,那张闷闷不乐的小脸上终于是有了浅浅笑意。

  可一看到心上人,那些女儿家的委屈和娇嗔又露出来了。红着眼睛看他,只想被他抱在怀里哄。

  老夫人和沈馨看到两人眼里爱意甚浓,体贴地给他们留出了独处的时间。

  待长辈走了,小姑娘小跑着向男人扑去,温禹霖被冲过来的小身子撞得后仰,到底是稳稳接住她。感受着怀里温热甜美的人儿,方才书房里的一番质问,突然就没什么可慌的了。

  宋南圆在他怀里抬起头,盈盈望着他。温禹霖修长的手指挑开她额间的碎发,仔细检查着伤处,嗯,是淡了许多,水泡也消下去了,被头发遮挡着,好像也看不太出来了。

  宋南圆看着男人认真的眉宇间透着担心,有种被疼爱的珍贵感。只想这么看着他,看多久都行。

  温禹霖被她看得心痒痒,低头吃着软嫩的红唇,细细舔着,软滑的格外香甜。不片刻,小丫头便无力地窝在他怀里。男人见她这么乖,更加是舍不得走。可是想着心里的筹划,还是生生放了手。

  “你乖啊,”男人抵着小人儿的唇,细语缠绵,“等过些时日我来接你,然后,我们就订婚。”

  宋南圆被他突然这么说,小脸还是羞红了一片,“你要去做什么吗?”

  “处理一些事情,很快。”男人看着她,目不转睛:“在家等我,好不好。”

  “好。”宋南圆小猫一样温顺地说着,心里是沉甸甸的满。

  好,我就在家里等你,等你来娶我。是这种感觉啊,奇妙又动心。

  自那日起,温禹霖再没有见过宋南圆。两人间只是偶尔发个短信,连电话都很少。

  小姑娘实在想他的时候,就发短信给他,过很久才有回复。想来他应该是很忙,小人儿也怕打搅他,连电话都不敢打。

  偶尔晚间,他打电话过来,声音中透着疲惫,小丫头心疼他,往往没说几句就赶他去休息了。

  其实男人只是想听听她的声音,软糯可爱,凝神静气。挂了电话也没时间睡,多得是要处理的棘手事情。

  宋南圆受伤的这段时间,请了长假,天天待在家里,爷爷奶奶倒是和颜悦色了许多,成日的有宝贝孙女在膝下陪伴,日子过得舒心极了。小丫头先前几天还郁郁寡欢的样子,等脸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,心情也愉悦了。爱漂亮的年纪,伤了脸宛如塌了天一般,现下好了,没有留疤,还是如原先一般光滑娇嫩。

  宋家大宅一派安宁平静,可A市的天却是变幻莫测。

  那日咖啡店一事发生后,A大校园内都传遍了。新来的美女老师朝宋校花泼热水,校园网上的帖子热度高居不下,一直占据头条位置。萧棋睿知道了这件事情,把田芯堵在教学楼,想为宋大小姐讨回公道。还没做什么呢,他亲爱的校长爸爸就给他提溜回家关了禁闭,不让他在这个节骨眼上胡作非为,火上浇油。校园论坛上的帖子,后来校方出面删了。这事不管怎么算,A大老师朝A大学生泼水,左右都是学校的丑闻,萧江一个头两个大,偏偏萧棋睿在家天天造反,闹得他头疼,往往回家就是一顿打。

  校方压的越快,底下的学生就传言越多,这件事情也朝着不可预计的方向发展得更加热烈。

  隔天,好几家报社头条都要找相关当事人采访,争相报道这条独家。上田贸易大小姐和宋氏集团长公主,有这两个身份在,已经是博眼球了。

  后来不知道是谁动用了关系,将这件事情压了下来,报刊杂志没有任何报道,再过几天,新的热点出来了,果然就被掩盖了过去。

  泼水事件的热度过了,可上田贸易丑闻频出,屡次登上热门头条。

  偷税漏税,贿赂当局,连带着上田贸易的少公子去年酒驾肇事逃逸的事情都一并挖了出来。

  有知情人士在网上发布了帖子,言辞犀利,语句恳切,仿佛就是受害人家属,讲那一桩案子重新放到台面上,一时间激起无数人的抗议,民意请指,彻查此案。

  上田贸易的股价急速下滑,收都收不住。

  田芯在当天就被家里人带回了家,她不知道自己的一时冲动会有这么大的连锁反应,这会儿还全是女儿家的忧愁,想着那天温禹霖连眼尾都没有扫到自己,满心满眼都是那个女人。田芯嫉妒到发狂,又毫无章法,被家人关着,更是对外面的情况一无所知。

  田父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,每每回来都是眉头紧蹙,疲惫不堪,这种前有外敌,后有内患的被动处境,活了大半辈子都没遇到过。

  田父将女儿喊下楼,将自己的考虑说了出来:“明天,去宋家道歉。”

  “不!”田芯诧异地看着父亲,本能的反驳。

  “你闯下了这样大的祸事,还有什么资格说不!”田父怒吼,她是真不知道现如今是什么形势吗。

  田芯被父亲的怒吼吓得哭了,可是脸上还是一副不肯妥协的样子。

  田母走出来,将女儿劝回了屋,转身对丈夫说:“

  芯芯脾气倔,你好好说,别动气。”

  田父看着妻子,无力的说:“不中用了,这一回是真的得罪了,其实去道歉也亡羊补牢了。”为时已晚啊。

  这几日公司人心惶惶,上田贸易虽已上市,可紧要位置坐的都是自己人,所以这会儿想找别的企业合作也难,大家唯恐避之不及,平时交情好的几个老朋友都推诿着说忙。那些个不光彩的案子都被挑了出来,监管部门都来了几趟了。

  最近的几艘货船不是起火就是被扣查,实在是焦头烂额。客户的货误期赔偿,违约金都是一笔不菲的数目。田家有属于自己的船队,早年间建起来的,到现在船只老化严重,修修补补一直用着,前段时间田芯去拜托温禹霖的案子,就是因为赔偿金额双方谈不妥。

  温禹霖公事公办,也是对田家的案子调查过,这一查才知道货船因常年失修,出了好多档子事,全是把柄。就这么自身难保的时候,宋氏集团还阻拦了好几单生意,根本是送钱的态度,不打算盈利,就是为了压垮上田贸易。

  田父知道,现在公司的状况只能说是勉强撑着,拖一天是一天。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kaxi9.com。卡西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axi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