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95_珠圆玉润
卡西小说网 > 珠圆玉润 > 分卷阅读95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分卷阅读95

  底的冷意。才一个晚上,他已然布好了局,撒下弥天大网,只等着惩戒敢犯到他跟前的人。

  “三叔那边我会去回禀的,该怎么做,我这边都有数了。”宋轶北拍拍男人的肩膀,“禹霖,辛苦了。”

  这一句辛苦,包含太多意思。自己心尖上的人,仔细护着,怎么都算不得辛苦。

  温禹霖刚想回些什么,突然听到卧室传来一些声响,连客都来不及送了,抬脚就往房间里走去。

  打开房门,小人儿已经醒了,孤零零地坐在床上,毛茸茸的长发乱糟糟地披散在间,耸拉着肩膀,眼角眉梢都是泫然欲泣地可怜劲儿。

  “怎么了,宝宝,做噩梦了吗。乖啊,不哭啊……”温禹霖的声音随着房门的关闭,被收进了门里。

  卧室里隐约传来细碎的哭声,和男人无尽的缠绵宠溺,丝毫不见刚才在客厅里的半分阴冷。

  宋轶北看着紧闭的卧室门,心想,这个妹夫,看来不甘承认也得认了。

  宋南圆迷糊间醒来,四周一边黑暗,只有窗帘边角透出隐约的光,她才想着,又是新的一天了。

  小人儿下意识地去找熟悉的怀抱,可身边的床铺一片冰冷,顿时又是一阵慌张,从床上坐起来,摸索间枕头打翻了放在床边的水杯。

  不一会儿,卧室门就开了,男人伟岸的身影出现在视野里,听着他焦急柔软的呵护,小丫头眼泪夺眶而出。

  温禹霖走近,开了床边的灯,温暖的光驱赶了一室阴霾,也扫了小丫头的慌乱。

  男人将小人儿抱在膝上哄:“才这么会儿功夫,怎么又哭成泪人儿了。”

  “你去……哪儿了啊……”宋南圆断断续续地啜泣着:“我醒来……找不到你……呜呜……”

  温禹霖被她软糯的言语控诉着,心如被绞在一起般,疼得颤抖:“怪我,是我不好,嗯?不哭了,好不好?”

  好半晌,小姑娘的情绪才渐渐稳下来。靠着让自己心安的胸膛,红着眼,时不时地抽泣着,宛如一只惹人怜的小兔子,叫男人爱不释手。

  “宝宝,饿不饿?”男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  宋南圆哭得焉焉的,无精打采,纵然是饿了,也着实没什么胃口。

  温禹霖见她失落的小模样,亲了亲红彤彤的鼻尖,将人儿抱到餐厅,勉强喂了些她爱吃的东西,才算罢休。小姑娘半推半就地吃了点东西,往日的精神气这会儿才算恢复了些许。

  饭后,两人窝在客厅沙发里,宋南圆靠在男人怀里,心里不知道想什么,不言不语。

  “宝宝,等会送你回宋宅,好不好。”思躇良久,到底还是说出了口。

  宋南圆猛地抬头看他,不说好,也不说不好,只是直直地望着他。顷刻间,一双迷人的水眸里又泛起湿润的雾气。

  温禹霖叹了口气:“家里人都很担心你,外面传的风风雨雨,你不想让他们担心,可若见不到你安然无恙,他们更加会胡思乱想。是不是。”

  巧舌如簧的温大状自然知道怎么样用语言的艺术来说服怀里的人儿。

  宋南圆聪明伶俐,自然是听劝的,可是他……

  她捧起男人手上的右手,眼含泪光地看着他:“你的手……”

  温禹霖轻啄了几下小人儿柔软的唇瓣,“我会当心,不能沾水,我保证。”

  宋南圆看他已然是决定了的样子,也不再反驳,乖乖颔首答应。

  温禹霖见她应允了,心里瞬间宽慰了不少。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动静颇大,或许会顾不上照料她,还是把她送回娘家好,有宋家护佑她周全,自己也能安心些。

  温大状怕是忘了,宋大小姐还没有名正言顺地嫁给他,这会儿就将宋宅当做是小丫头的娘家了。

  果真是,司马昭之心啊。

  等你来娶我

  傍晚十分,温禹霖驱车将小姑娘送回了宋宅。

  除了在外工作的人,家里其他人俱都在,家庭医生早早候着了。宋老夫人看着小丫头的漂亮脸蛋有了伤,老人家心疼地直哆嗦,眼眶都气红了。

  医生看过以后,敷了药,开了口服的消炎药,叮嘱这几日仔细照料着,三五日便会消下去。

  倒是温禹霖的伤,确实要好好养着,烫伤部分的新皮要长好,且得费些时日。

  小丫头脸上的伤不重,可是情绪还是不好。到底是爱漂亮的年纪啊,顶着花了的脸,吃完饭就躲在房间不见人了。

  饭后,宋老爷子把一干人等喊进了书房,商量一下怎么妥善处理这个事。

  上午听到这个事情,老爷子大掌一拍,手里正在盘着的两颗菩提子都碎了壳,足以证明他有多生气。

  “田家那边,有说法了吗?”宋老爷子拿起茶盏,言语威严,目光犀利。

  “刚才差人来说和了,会亲自上门赔罪,呵,赔罪?他们赔得起吗?”宋轶北的眼里满是轻蔑。

  出事后田家第一时间把田芯锁在家里保护起来,半天不见动静,这会儿闹得满城风雨,才想着来说和了,你们田家想泼水就泼水,想求和便求和,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,也得看宋家

  给不给你这个机会。

  宋老爷子故作无意地看了一眼站着旁边的温禹霖,这事因他而起,按理说自己对他应是怒不可遏才对。可看着他手上的伤,想着他紧张小圆儿的模样,再想着宝贝孙女那般依赖他,好像,也拿他没什么办法。

  青花瓷盏在手中滑动,宋老爷子骤然出声道:“禹霖,你觉得如何。说到底,这事也是因你而起。”云淡风轻的一句话,已然扣下了不可饶恕的罪名。

  温禹霖被老爷子点名回话,冷汗连连,是啊,却是因自己而惹出的祸事,自己当初的一场情债没处理好,这句责问,受之无愧了。

  “爷爷,俗话说得饶人处且饶人,可这一次,我没打算轻言放过。”语气冷厉平静。

  “哦?”宋老爷子正眼瞧着他,“你有几成把握。”

  将田家连根拔起,并非易事。

  “一个月时间,我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。”温禹霖看着宋老爷子的眼睛,毫无畏惧。可手心里的虚汗却将他的忐忑泄露无疑。

  宋老爷子撤回目光,低头吃了口茶,“老三,这事就交给孩子们去办吧。”

  这话,老爷子自然是对着三儿子宋信说的。

  宋信听到后,眉头微微皱起,他其实是想亲自料理田家的,可父亲的这一番,怕是用意深刻,只得应允。

  书房散了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kaxi9.com。卡西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axi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