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93_珠圆玉润
卡西小说网 > 珠圆玉润 > 分卷阅读93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分卷阅读93

  锲而不舍地流出来,打湿了一次又一次。

  好半晌才将小丫头清洗干净了。男人拿出浴巾为她细细擦干,顾不上自己了,径直将小人儿抱回了床上。

  宋南圆好看的水眸眯着眼,脸上满是情欲后的餍足,妩媚滴水,看着男人的手,撑起乏力的身子,去解开包好的浴巾,好在浴巾厚实,摸了摸里面的纱布,还是干的,这才安了心。

  她的担心温禹霖自然看在眼里。胡乱擦干了自己身上的水珠,亲了亲小人儿红润的唇,拥紧滑嫩的小人儿,相拥而眠。

  怀里的身子时不时的还在微微颤抖,今天咖啡店发生的事情,他自然是不会放过。

  田芯,温禹霖现在想到这个名字,眉眼间一派冷静,隐藏在眼底的怒意昭然若揭。

  居然胆敢动他的人,这代价,怕不是她能付得起的。

  温大状生气了,哇啊快跑啊。

  他的故事,和告白

  夜里,宋南圆睡得不安稳,时不时地发抖转醒,温禹霖搂着她,拍着她瘦弱的蝴蝶骨,想要给她安全感。四下寂静无声,小丫头听着男人沉稳的心跳,到底是又睡过去了。

  好在有浴室的那一番艳情,叫小人儿精疲力尽,累了,睡得也更容易些。

  宋大小姐不安稳,温大状自然也不会舒坦。

  每一次转醒的嘟囔,每一回颤抖的惊慌,以及眼角因恐惧而无声的泪珠。

  温禹霖看在眼里,将这一笔笔都算在罪魁祸首头上。

  次日,小人儿醒来,稍稍一动,又被男人紧紧搂住。额角的凉意,以及男人缠着绷带的手,告诉着自己,昨日的种种不是一场噩梦。现在想来,还是一阵后怕。

  “我……”干哑的嗓音,宋南圆想说什么,却又不知道说什么。

  “乖,再睡一会儿,还早。”清晨男人的嗓音是别样的磁性,宋南圆听了莫名安心。

  身下的小人儿听完这句话,真的闭眼了,可脑海中回忆起昨日在咖啡厅的情形,面露狰狞的女人,甜腻的美式咖啡,以及扑面而来的滚烫热水。那种由心底升起的恐怖又席卷全身,再也无法入眠,只是假寐。她紧闭的眼睛,睫毛颤动,好看的眉头微微皱着,水润的红唇也不如往常一般甜美上扬,此刻紧闭着,透露着不安。

  温禹霖抱着怀里颤抖的身子,这种束手无策的感觉让他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
  “宝宝,我和你讲个故事。但你,可不许笑我。”男人磁性的嗓音在小丫头耳边响起,缓解了她的某些不安分。

  “在美国读书的时候,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子,小小的很可爱。一双大眼睛仿佛会讲故事一般,狡黠灵动,撩人心弦,叫我只匆匆瞥了一眼,就再难忘怀。上一秒还在撒娇哭闹,下一秒就巧笑嫣然。然后啊,好像是心里被什么狠撞了一下,缺了个口,漏了风,再难平静。

  一开始我并不觉得有多特殊,以为只是偶然,没有再去理会。

  然后过了好些年,那个女孩子的哥哥因为某些事,希望能借住在我的公寓里,我答应了。周围的朋友素来知道我性子冷,不喜交际,所有人都很吃惊我会答应,其实,连我自己也难以置信。

  说到底,瞒过了全世界,却骗不了自己。我不过是隐隐期盼着,或许又能看看她,不为别的,就想再瞧一次那双好看的眼睛便够了。

  果真是如愿以偿地见到她了。

  几年时间,长得越发精致了,那双眼睛更是动人心魄,好似一眼望进了自己的心底,看透了所有。她见我和她哥哥住在一起,竟以为我们是情侣关系,把我气坏了。哈哈,那时候就知道了,她胆大妄为的性子,总归是能让我投降。

  第二次见她以后,偶然就变成了必然。连梦里都不放过我,时常会想起她的眉眼,以及余音缭绕的软糯可口。那时候我有些慌了,也是懵懂不知的年少轻狂,不敢深究,有些怕。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怕,觉得奇妙,也无所适从。

  某一天出去和朋友喝酒,我看到了一个和她眉眼相像的人,大概是真醉了,竟觉得就是她吧。从前嫌谈恋爱麻烦,为了这双眼睛,那不如,就试试吧。就当是解了多日来的梦魇,就当是寻个慰藉。

  这么处了半年,释了梦,却解不了心头的慌乱。

  等到那个女孩子的哥哥过生日,我赴约前往。果不其然,又见到了。其实美国的社交真的很丰富,而我只觉得空泛无趣,但她哥哥的约,我都会赴。想来,是别有居心啊。

  她祝哥哥生日快乐的时候,笑脸迷人,粉嫩的樱桃小嘴在眼前一闪而过时,我就知道,我完了。那天喝了很多酒,接着用一场酩酊大醉,认清了自己的心意,也认定了一个人。这么算起来,不亏。

  就这么见了三面,还都是透过小小手机屏幕,浅尝辄止,居然也知足了。

  完成学业后,我第一时间回国了。明明是同一个城市,却怎么都遇不到。其实我也是怂了,她比我小很多,哪敢去打扰她,什么招都使不上,只能是最被动的等待。

  大

  概是天可怜见,那日在会所房间里见到她,竟一眼就认出来了,仍是脑海里肖想了无数遍的眉眼动人,明媚璀璨。只是这胆子,好像又大了几分。怎么能无缘无故就让陌生人送自己回家呢,再遇见她的欣喜若狂和被她气到的郁结难书,在心里肆意生长,让我当下没什么好脸色。

  张扬跋扈的小姑娘哪里会被我的冷漠吓到,越发上房揭瓦地闹。可偏偏,我就吃她这一套啊。

  说叫我送,我便送了,说要吃我,便给她吃了,说想嫁给我,这个,我确实是真的想娶她啊。

  只是这爱哭的性子,一时半会怕是哄不好了。”

  在温禹霖不疾不徐的故事情节里,宋南圆哭得不能自己。

  “不要哭,宝宝。我拿你,没有办法啊。”男人的喉结滚动,声音也带着些许哽咽。

  深藏多年的心事被剖开,带着难以掩盖的不自然,他不是会说情话的人,却说得别样清冷动情。

  宋南圆在他娓娓道来的低哑声线里,缓和了心中的恐惧。刚醒来还带着几分不清醒,听故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kaxi9.com。卡西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axi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