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46_珠圆玉润
卡西小说网 > 珠圆玉润 > 分卷阅读46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分卷阅读46

  走了个捷径,这条路不通,自己就换一边走,总归能走到想去的地方。

  张妈很自然地递来了醒酒茶,温垚喝了一杯,瞬间清醒了不少。沙发里的一众人这才看向餐桌,只剩一晚未吃完的甜品,哪里还有什么人影。

  刘琳想了想,自顾自叹了口气。这孩子,心气太高,无可奈何。低声在丈夫耳边说了几句,就喊了管家:“把先生扶到书房去。张妈,再泡一杯醒酒茶给先生送去。”

  这么安排妥当了,起身去了儿子的房间。

  “叩叩叩……”刘琳礼貌的敲门。其实儿子的房间从不锁门,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她来找他,都已经习惯性敲门了。说是礼貌,更是隔阂,这一扇门隔开了母子亲情,更割开了这么多年的亲厚。

  “禹霖,妈妈可以进来吗?”是这样公式化的问题。

  温禹霖没有应声,而是自己开了门,“妈,还有事吗?”语气淡到让人听不出情绪。

  “你父亲也不易,他今日是推脱不开,现在酒醒了,在书房等你,一起去吧。”

  温禹霖看着母亲娓娓道来,话语间透着为人母的隐忍,突然有一丝心酸。这么多年了,他的情绪,就数这几日最多,连着对家里的心结都有些松动了。

  “好。”话说完,就跟在母亲身后,往书房走去。

  刘琳看着儿子眼底的冰川逐渐融化,突然鼻子一酸,直觉是有什么在改变了。

  书房里。

  温垚坐在沙发上,单手扶着额头,看到门开了,长久不见的儿子立在门外,突然就去了倦色,又是一派眉宇清明的样子。

  温禹霖看到父亲,低声喊了句:“爸。”

  “昨日你电话里含糊其辞,说约了今天一定见面,是为着什么事。”温垚喝着醒酒茶,语气稳重,却叫对簿公堂毫不胆怯的温大状,多了几分不稳定。

  “我要娶一个人。”温禹霖直言不讳,像是沾上了某个小人儿的勇气,毫无怯意。

  “哦?”温垚听闻,眼神不可易见地亮了一下,同时看向一脸迷惑的妻子。

  “禹霖,你是认真的?”刘琳小心翼翼的询问,带着藏不住的惊喜和期待。

  “是真的。”温禹霖眸色闪亮,眼里的势在必行的决心。

  温垚和刘琳对视了一下,鲜少看见自家儿子有这样的急切和真意,倒是新鲜。

  “是哪家的淑媛?”刘琳好奇地问。

  温禹霖拿出两份打印好的资料,递给父母:“不用费心去查了,都在这里,我的调查一贯是客观的,你们知道。”

  温垚看着眼前的资料,不由地多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,做得这么细致,是没得转圜的意思?呵,说是来谈一谈,看这情形,是胁迫才对。

 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将一贯从容不迫的温禹霖逼得下了如此狠招。

  温垚翻开手上的资料,打开来,宋氏集团小公主,一看小姑娘的年纪,毫不掩饰地皱起了眉头。抬头望向温禹霖,一脸眼色地说道:“十八岁?”

  “准确的说,还有十五天,才满十八周岁。”温禹霖看到父亲的眉头紧皱,心里沉了不少,可转念想到小丫头的眉眼,那璀璨动人的笑,突然就有了底气,觉得没什么大不了。

  温垚看着儿子这么坦白,突然觉得好笑,本想留点面子,哪知道这小子,倒是坦坦荡荡不打算隐瞒。

  一旁的刘琳虽然面露难色,却也实在不敢辜负儿子的一腔暖意,难得看他这么冲动直接的一面。看着手里资料上的小丫头,鲜活粉嫩的生命,居然让自己一向漠然淡薄的儿子动了心,眼看父子二人势均力敌地样子,赶忙打岔:“小姑娘长得真好看啊。年纪是小了点,不过可以先订婚,等毕业了再结婚也不迟。”

  听闻母亲的话,温禹霖的眉宇间才稍稍松懈了点,好像有点希望的苗头了。

  温垚看着妻子这么说,也不好再当个黑脸,儿子都三十了,也该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。况且,这么多年来,他确实甚少让自己操心,只是性子冷了些。

  “你需要我们做什么?”到底是外交部长,熟知谈判技巧,自知无法扭转局面,索性摊了底牌表态。

  听到这,温禹霖才多了些低眉顺眼的意思,眼神诚恳,语气急切:“我想,拜托爸妈去宋家提一提这番意思,告诉他们,我是真的想娶她们的掌上明珠。”

  这话一出,夫妻二人双双一愣,敢情是儿子没追到人家姑娘,还怕人家家里不同意,所以才剑走偏锋地搬出自己爹妈来帮忙。

  这一认知,让温垚和刘琳都觉得好笑,温禹霖顺风顺水到如今,终于也有服软的这一面,着实好笑。看着自家儿子这副恳切的模样,突然又有些感伤,他孑然一身惯了,什么时候有这副烟火气沾身,终于是尝到七情六欲人间冷暖,挺好的。

  温垚低头思索了片刻,开口道:“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  温禹霖闻言挑了挑眉,知道还有后话,看着父亲,不接话。

  “婚后每周要带着儿媳妇回家吃饭,否则免谈。”语气强硬,实则恳求。温垚故作不经意的说,喝茶的时候,不着痕迹地看了眼儿子

  ,泄露了自己的不确定。

  “好。”温禹霖听到父亲的提议,突然怔住,随后低头应允。

  这些年没有在父母跟前提要求,连见面都少得可怜,现下他们无条件地顺了自己心意,说心里没有一丝动容,是假的。

  此时一家三口坐在书房沙发上,各自心里都是百转千回,一时竟无语凝噎。

  “我得给陈老去个电话,他与宋老爷子素来交情颇深,这么大的事,冒昧登门总归不妥,还是要有个中间人牵线。”温垚这么说着,起身去翻电话簿了。

  “是啊,我把礼单列一下,去了也不能失了面子。”刘琳也找了纸笔,开始忙碌起来。

  温禹霖看着爸妈前后忙活起来,顿时心里暖意融融,张口闭口好几次,最后垂着眼眸,低声说了句:“谢谢爸妈。”

  声音很轻,但让正在忙碌的两个人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过了一会,又开始动起来。

  仿佛一切如旧,又仿佛一切都变了。这个家,变得暖和了,也有了家的味道。

  温禹霖从书房回到卧室,倒在床上,是精疲力尽后的酣畅淋漓。这几日情绪大起大幅,想着小丫头的水嫩,这几日难熬的思念,瞬间只想听听她的声音,耍小性子,发脾气都好,想见她的心思越发强烈了。

  温大状不知道,宋大小姐是真的在发脾气。

  昨夜给他发了香艳照片之后就了无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kaxi9.com。卡西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axi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