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14_珠圆玉润
卡西小说网 > 珠圆玉润 > 分卷阅读14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分卷阅读14

  丫头眨着单纯的眼睛,丝毫不察觉自己在做一件多淫荡的事情。

  温禹霖眯着好看的黑眸,并不如她所愿,一动不动地看着。

  小丫头怎么会没有法子,她支起身子,手捧娇乳,俏生生地送到他嘴边,就如同昨日在他车中一般,专注又动情。

  “哥哥吃嘛……”扭着身子将嫩乳送到男人口中。

  温禹霖敷衍地吃了几口便不再动了。

  小丫头怎么可能满意,又转身去捞虾仁,这样周而复始了数次,两只娇乳都湿漉漉地泛着水光,小人儿哼哼唧唧地软作一滩春水,才算是吃完了这一顿艰难又可口的晚餐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亲妈很好奇,温大状还能忍多久。

  温律师一个眼神飞过来:“安排上。”

  某ke:“好的好的,小的知道了。”

  宋大小姐依着男人正闹得欢,丝毫不知道男人一闪而过的精光。

  某ke灰溜溜的跑走,暗自祈祷宋大小姐自求多福。

  读者呐喊:安排!安排!安排啥啊!

  还能有啥,乖圆圆,亲妈让你一夜成年。

  完了,是爱上他了珠圆玉润(H)(甜不腻和狗不理)|PO18脸红心跳

  来源网址:/books/677718/articles/7761890

  完了,是爱上他了

  温禹霖将瘫软的娇娃娃公主抱着回了卧室,丝毫不顾餐厅的杯盘狼藉,怀里的人儿正痴痴的笑着,显然进展到这一步,也是称了她的心意。

  将小丫头放在床上,男人预备去冲个澡。还没来得及转身,就被小人儿牵制住。

  “哥哥去哪儿,别丢下圆圆。”小丫头急得爬起来搂着,生怕他跑掉。

  温禹霖有洁癖,现在身上这幅样子,他再兴致高昂也进行不下去。只好哄着说:“我去洗个澡。”

  “圆圆也要一起。”小丫头怎么会放过和她共浴的好机会。

  “哦?”男人故作疑惑,嘴角的坏笑却瞒不过别人的眼睛,定是又有了什么坏想法:“宝宝的小穴儿水流不止,洗了也白洗啊,一会儿又脏了。”

  宋南圆有些不乐意了,小穴泛着水光也不是她想的呀,况且,“圆圆才不脏呢,哥哥尝尝,圆圆不脏的。”爱干净的小丫头讨厌别人说她脏,当即伸手在嫩穴里一抹,水淋淋的小手举到男人嘴边,还夹着不少草莓果肉。

  男人这会儿倒是听话,张嘴一一含着吃干净,随后好像还不满足,俯下身去,舌尖扫荡这嫩穴。宋南圆不知道还有这样意外的惊喜,立即将腿张开,让男人更肆意妄为。男人的舌头描绘着阴唇的形状,一边吸一边吮,种下好几颗红草莓。两片花瓣瑟瑟发抖地包着,被灵活的舌毫不客气地卷弄这,那小穴的爱液流不完似的,迫不及待地往外漫,还冲出不少残余的果然,男人一粒都不舍得放过。爱抚完穴口,舌头有眼睛一般,一刺一探地就滑到了花穴口,猛的一吸,在嫩穴来不及反应的时候,又往里一刺,顿时令娇俏的小人儿满足地弓起了身子,小手一边抓着大腿,一边按住男人的头,压着想让他更深入,再深一点。

  “深一点……再深一点……啊……进去……多一点……”娇娃娃的小嘴诚实地说着自己的诉求,媚眼迷离地看着埋头苦干的男人,若有若无地勾引。

  好半晌,男人才抬起头来。看到眼前的画面,凌乱的床上,白嫩嫩的小人儿歪歪斜斜地躺着,红润的小嘴说着淫言秽语,而下面的小穴更是尽责地冒着水泡泡。大腿根部全是他卖力的吻痕,星星点点,大大小小,一阵阵涌出来的淫水夹着草莓果粒,散落在嫩穴四周。好一副美景如画,刺得男人的大家伙也激动不已,除了昂扬的势头,硕壮的顶部还产出乳白色的分泌物。

  饶是温禹霖再感叹自己的控制力,也有点吃不消,拍拍她诱人的小翘臀,转而走进了浴室。

  这次倒是没有被拖住,宋大小姐哭丧着脸,她哪里不像缠住他,只是这会儿力气全无,想翻个身都难,目光一直追随着男人昂扬的某物,进了浴室还不舍得挪开。在床上哼哼唧唧地抗议,这些声音,落到温大状耳中,全化作了要命的催情剂。

  等温禹霖从浴池出来,换上了舒适的居家服,擦着头发,下意识地寻找小丫头的身影。

  这次倒是不难找了,小人儿显然是因为刚才自己的卖力逗弄,这会儿还软在床上。走近一瞧,小动作更是不断。两腿间夹着棉麻质地的被套,有规律地磨着。屁股后的小尾巴玩弄到现在,毛都被淫液沾湿,可怜巴巴地糊成一团。深灰色的被套肉眼可见地湿了一片,男人走过去,猛地将被子一抽,那粗糙地质将嫩穴摩擦地瞬间红肿,刺激地小人儿狠狠抽搐了一下,更是淫水泛滥。

  小丫头哭闹起来,“温禹霖,你太粗鲁了啦。”她当着某人的面,在灯光的指引下,叉开腿检查小穴,有一处甚至微微破皮了。当下更是委屈得眼眶都红了,“你有不给我吃,还不给让我自己玩,你……呜呜……大坏蛋……”

  男人赶忙过去哄

  ,直言自己不好,一边亲着,一边去检查小穴,果然红了,顿时心疼得不行,真是个娇气的水娃娃,轻易碰不得了。

  “这样就红了呢,那往后再激烈的事,怕是都不好办了。”男人也有些头痛,这句话多了几分真意。

  宋南圆耳聪目明,一听到后面的事,想着自己这么卖力都没吃上,顿时收了眼泪,义不容辞地说:“好办的,圆圆不痛了,哥哥给我呼呼好不好。”说完就嫩腿大张,任男人予取予求。那可怜的小花瓣,花液流淌,水光波动,在灯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,伴着红肿和伤痕,让人更想要好好疼爱一番,或是狠狠蹂躏一番。

  小人儿鬼灵精怪的样子逗笑了某人,他起身去柜子里取了镇痛的药膏,伸手要给她上药。明明只是皮肤外侧伤了,可小丫头扭着小屁股,时不时地让手指戳进小穴里,插得深了,又惹得呻吟不断。不一会儿,涂好的药膏被花液冲刷,害的男人不得不再涂一遍。

  这来来往往的闹,大半管药膏都用了,小穴的红肿才稍稍消下去一些。

  温禹霖收了手,把小丫头抱到浴室,给她做最后的清洗。闹到现在已是深夜了,再下去,明天这丫头怕是又要发脾气了。

  小丫头勾着他的窄腰不肯放他走,被他弹了乳头才后怕地收手。眼瞧着他走到卧室,将凌乱的周遭整理好,半干的刘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kaxi9.com。卡西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kaxi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