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:万万没想到族兄居然是……_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
卡西小说网 >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> 第十七章:万万没想到族兄居然是……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十七章:万万没想到族兄居然是……

  “孙师姐,就在前面了。”裴凌惊疑不定,连忙抓紧了厌生刀,藏到附近一棵树后,跟着就听到一个人急急的叫道,“这次一定要抓到裴鸿年那废物!”

  “对!一定要他好好给师姐赔罪!”

  “只是赔罪岂不是太便宜他了?得让他将裴家给的补贴都拿出来,给师姐买下那件月霓裙才成!”

  伴随着七嘴八舌的议论声,一行五六个人出现在视线内,却是数名二十岁上下的年轻外门弟子,簇拥着一个粉裙少女。

  那少女身段不错,容貌也有几分姿色,打扮得楚楚可怜,神色之间却颇为骄矜。

  “映兰师妹,竟然是你?”裴凌还没拿定注意要怎么应对,不远处,同样从地上狼狈爬起的裴鸿年,却已经满脸难过的迎上去,“你为何要让那凤鸟攻击我的纸船?你明知道我这些年来的灵石都给你买了符器,这纸船还是我娘在族中省吃俭用了一整年,偷偷藏下了五十颗灵石才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孙映兰抬手就是一个耳光。

  裴凌:“……”

  与孙映兰同来的人却纷纷拍手叫好,甚至撺掇孙映兰再打上几下。

  裴鸿年当众挨了这么一下,竟然没生气,反而哀伤道:“你总是这样对我,你……”

  “你有机会跟着内门郑师兄出去办事,回来的时候还坐了真传厉仙子的玄骨陵阴舟,为何不带上我?!”孙映兰一脸刁蛮的打断道,“你心里根本就没我!”

  “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  孙映兰再次打断他:“你口口声声说心悦我,口口声声说什么都可以为我做。结果呢?有机会跟内门师兄亲近,有机会在厉仙子跟前露脸时,你就想到你自己!我这么生气,都没有直接对你下手,只是拿你纸船出气罢了!”

  “而你呢?”

  “区区一个五十灵石的纸船,在你眼里都比我重要!”

  “你这个负心薄幸的东西!”

  她越说越气,忍不住挥手又是一个耳光过来——只是这次尚未触及裴鸿年面庞,却被人从旁抓住手腕,牢牢握紧,无法再打下去。

  裴凌无语的看了眼裴鸿年,这才向孙映兰淡淡说道:“我族兄这些年来的灵石都给你买了符器还不好?你还没有嫁进裴家,这吃相是不是太难看了点?”

  虽然他跟裴鸿年关系一般,在玄骨陵阴舟上的时候,这族兄还试图给他使绊子,但他初来乍到,还需要裴鸿年帮忙找住处,可没功夫看个捞女玩套路。

  “你!”孙映兰也是练气四层,挣扎了一下竟然没挣动,面色微变,看向裴鸿年,“他是谁?!你就这么看着你族里的人欺负我?!”

  “裴凌你快放手!”裴鸿年没让她失望,立刻出言呵斥,“不得对映兰师妹无礼!”

  旋即又对孙映兰讨好道,“这是我家旁支族弟,他年纪小不懂事,映兰师妹别跟他一般见识!”

  卧槽,在族里怎么从来没发现这宗子如此舔狗?!

  裴凌松开手,那孙映兰眸中厉色一闪,指尖微动,竟想给他也甩上一个耳光。

  只是见裴凌抬起头,冷冰冰的看着自己,想到此人刚刚言行,竟对自己丝毫不假辞色,心头一怯,到底没敢,却将满腔怒火朝裴鸿年发作:“你身为裴家宗子,会连个旁支族弟都管不住?你根本就是故意的!!!”

  裴凌耐着性子站在旁边,看裴鸿年做低伏小了半晌,最后答应接下来一个月都不修炼,专心专意给孙映兰绘制符箓才勉强平息事端……他好像明白这族兄明明天赋不差,又早早被家族送进了重溟宗,每年家族还会想方设法攒下资源资助其修行,却被自己轻易追上修为的缘故了……

  特么的,这傻X,没救了!

  “你沿着这个方向出了林子,就会看到一条路,沿着路往山上走,就是这槐阴峰的诸事堂,到那里自己选个住处就行。”裴鸿年哄住了孙映兰,也没心思管族弟了,随口告诉他,“我住在峰南那一带,院子里有棵大槐树,有事再去找我,我先送映兰师妹回去了。”

  早就等的不耐烦的裴凌没用他说第二遍,转身就走。

  走出去一段路了,还能听见孙映兰故意大声娇嗔:“我不喜欢你这个族弟,你以后不许帮他!”

  裴鸿年:“成成成……都听你的!”

  裴凌:“……”

  卧槽你特么是真的没救了!

  半晌后,他找到诸事堂,负责的男弟子听完来意,先是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,末了才将他带到里屋一座庞大的沙盘前,笑着说道:“这位师弟,如今不是新晋弟子入宗的时候,住处虽然有,但参差不齐,师弟看着就一表人才,寻常住处,灵气不足,恐怕会耽搁了师弟的修炼?”

  “多谢师兄。”裴凌当然想住好点的地方,但他现在口袋里一颗灵石都没有,只能假装看不懂对方的暗示,“我出身贫寒,只要有个住处就行了。”

  男弟子不死心的问:“一颗灵石都没有?有些地方,看似差不多,但其实住久了才知道差别,不是师兄吹嘘,这槐阴峰上上下下……”

  “要不师兄借我一颗灵石?”裴凌想了想,问,“我保证以后一定……”

  “那你就住这里吧,过去之后用铭牌打开禁制就行。”男弟子二话不说在沙盘上指了个位置,掐诀打入裴凌铭牌,“行了就这样,没其他事你可以走了!”

  裴凌见这位师兄的态度,做好了给自己安排一个破屋烂墙的心理准备,谁知道到了地方一看,虽然跟其他房屋都隔了一段路,但四周草木葱茏,门前溪流潺潺,蜂飞蝶舞,一派山幽水秀。

  再看屋舍,也是窗明几净,打扫的纤尘不染。

  难道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?

  还是重溟宗财大气粗,最差的住处也是这水准?

  裴凌有点疑惑,但也懒得多想,取出铭牌打开禁制走进去,就见里面陈设华美,从东西的摆放来看,这里已经住了三个人,此刻都不在。

  他大概转了一下,就迫不及待的取出门规。

  PS:大家看完别忘记投票,求收藏!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