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:玄骨陵阴舟。_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
卡西小说网 >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> 第十三章:玄骨陵阴舟。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十三章:玄骨陵阴舟。

  裴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这两个女鬼想看热闹,也许热闹看完之后,就不会注意自己了。

  这么想着,他当即决定,随便意思一下就认输。

  毕竟厌生刀再好,也没自己的小命重要。再说裴鸿年在练气四层颇有些时日,刚才使出浑身解数都无法撼动厌生刀分毫,显然筑基中期的两成力,对他们目前的修为来说也是天壤之别。

  他这个刚入练气四层的,何必白费力气?

  于是裴凌伸出左手,抓住厌生刀的刀柄,做出运劲之势。

  见状郑荆山顿时皱起眉,虽说他拿这厌生刀作注,只是为了试探裴凌的实力,并非真心将其赏赐出去,但对方修为不过初入练气四层,正常情况下,全力以赴都不可能将厌生刀从他指间拔出,更别说单手。

  还是受伤的左手!

  然而心念未绝,刀柄处倏忽传来一股远超预料的力道,厌生刀刀身倏忽向裴凌微微一移,差点就被直接抽走。

  郑荆山顿时一惊,看裴凌的目光都有些变了。单手,还是受伤的单手,力量赫然就远超同样练气四层、且练气四层已久的裴鸿年?!

  不,正常练气四层的修士,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!

  原来如此,难怪这小子会得到师姐的看重!

  他心中惊疑不定,却毫不迟疑的加大劲力,重新将厌生刀夹住。不是郑荆山玩不起,担心弄假成真将厌生刀当真赏赐出去,而是裴凌如今只用一只受伤的左手拔刀,要就得手,那他堂堂重溟宗内门脉主的面子往哪搁?

  裴凌不知就里,他不动声色的瞥了眼自己的左袖,因着刚刚愈合的伤口崩裂,血濡-湿了衣袖,望去触目惊心,而厌生刀只稍微出来了微毫,之后就宛如磐石般纹丝不动……意思得差不多了。

  想到此处,他顾不得痛楚,连忙大口喘息几下,以示力竭,跟着退后两步,拜倒在地:“郑仙师功法通玄,在下兄弟都望尘莫及!这柄厌生刀,绝非我们兄弟所配执掌,还请郑仙师收回。”

  郑荆山闻言,面色稍缓,正待开口,谁知道之前还号称自己只是看热闹的皎霓,忽然叹口气,说道:“玄骨陵阴舟上只能有一个废物,裴鸿年已经占了这个名额了,这位公子,你要怎么办呢?”

  裴凌闻言心头一沉,果然这女鬼跟着说道,“不若就让我将你这身皮仔仔细细的扒了,给主人房里旧了的灯罩换一个新的,也算是修旧利废了?”

  卧槽!

  你这么歹毒你家主人知道吗?!

  你家主人都没动老子!

  裴凌深呼吸,捏紧手中养元丹,感受着皎霓毫不掩饰的恶意,只觉得全身毛发倒竖。

  他不过初入练气四层,论实力,自我感觉比裴鸿年还要略逊一筹。刚刚裴鸿年使出浑身解数都没能将厌生刀拔出,就算他全力以赴,又怎么可能改变结果?!

  这女鬼根本就是存心要他的命!

  裴凌惊怖万分,旋即将心一横,气血运转,预备殊死一搏。

  那雾柳姑娘忽然娇娇软软的开口:“姐姐别这样,裴凌公子之前毕竟一直在鹿泉城,那等荒僻之地,眼界实力,怎可与圣宗弟子比较?郑荆山又是筑基中期,哪怕只用二指、只用两成力,也太为难裴凌公子了!依我之见,不如让郑荆山再收敛下,就用一成半的修为考校罢?”

  皎霓瞥她一眼,见雾柳朝自己甜甜一笑,心念一动,说道:“依你就是。”

  闻言裴凌不禁感激的看向雾柳:“谢雾柳姑娘。”

  虽然他担心郑荆山就算只用一成半修为,自己也未必能够拔出来,但怎么说,少了半成功力,总是给他多出了几分活下来的希望!一时间雾柳惨白的脸色在他眼里都透露出几分可亲来。

  “不用谢哦。”雾柳微微歪头,朝他友好的笑着,“裴凌公子加油啊,不然,你就只能给皎霓姐姐做灯罩了呢。”

  “是。”裴凌偷偷看了眼皎霓,见这女鬼正用冰冷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自己,仿佛在考虑从哪儿下手剥皮合适,头皮一阵发麻,连忙定了定神,急速思索着养元丹该如何处置?

  雾柳且不说,皎霓明摆着已经对他不怀好意了,要是再发现她主人的养元丹……后果不问可知!

  危急之际,裴凌急中生智,忽然一把扯开衣襟,利索的将外衫脱下,顺势裹住养元丹,朝不远处的甲板上一扔。

  做完这番举动后,他忍着激烈的心跳用眼角观察四周,见没人理会他扔在甲板上的外衫,这才暗松口气。极自然的接着活动了一番气血,不顾左臂鲜血还在流淌,上前双手握住刀柄,屏息凝神。

  郑荆山目光闪烁,他当然不可能真的听信雾柳所言,只用一成半功力,甚至就他估计,目前所用的三成功力,在裴凌不遗余力的情况下,能不能保下厌生刀都是个问题。

  他在考虑,皎霓跟雾柳的话,到底是这两个幽魂侍女自作主张,还是师姐的意思?

  如果是师姐的意思……

  那他接下来是悄悄增大难度呢,还是任凭裴凌过关?

  正在考虑要不要调整到四成修为,试探一下这小子的极限,冷不防瞥见皎霓、雾柳都是嘴角微弯,墨眸直勾勾的看着他。

  他心下一跳,顿时打消了继续做手脚的想法。

  就在此刻,裴凌力贯脊柱,气血全速运转,猛然朝后一拔。

  厌生刀只稍微凝滞了下,就被从郑荆山指间抽出——裴凌朝后踉跄了两步方才站稳,神情微怔。

  这么容易?

  他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,毕竟刚刚裴鸿年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却犹如蚍蜉撼树。

  哪怕经过雾柳的圆场,郑荆山降低了点难度,他也是做好了再三尝试、一点点将厌生刀抽出来的心理准备的。

  竟然一下子就成功了?

  裴凌握刀在手,茫然了一瞬,便朝郑荆山看去。

  却见郑荆山面色复杂,看向自己手中厌生刀的目光夹杂着几许不舍,注意到裴凌的视线,却立刻收敛神情,淡声说道:“这柄厌生刀,是我在外门时所用兵刃,既然如今到了你手里,但望你奋勇精进,莫要辱没了它曾经的名头。”

  “是!”裴凌连忙行礼,“谢仙师赏赐,在下一定不会辜负了仙师的期望!”

  郑荆山的认可并不能让他完全放心,裴凌继而转向皎霓、雾柳两位幽魂侍女,却见皎霓朝自己一笑,掩嘴道:“行了,都进舱休憩罢。安顿了你们,我们还要去伺候主人呢!”

  看来这一关是过了。

  裴凌暗擦一把冷汗,目送皎霓引着郑荆山与裴鸿年率先入舱,连忙跑过去将外衫捡起,悄悄捏了把,确认养元丹还在里面,这才略松口气,老老实实的跟上。

  踏入舱中,首先感到通体一寒。

  万幸这种寒冷虽然与两位幽魂侍女出现时相似,却还在承受范围之内。

  入目是一条昏暗的甬道,尽头一片漆黑,什么都看不到,两侧舱壁上,每隔几步点着一盏幽蓝色的灯火,非但没有驱散黑暗带来的不适,反而平添了诡异的氛围。

  往里走了约莫几丈,两侧开始出现门户。

  那些门通体呈现一种血渍凝固之后的暗红色,上面绘着许多符箓,仿佛封印着什么。有几个门户,可能听到外间脚步声,里面传来沉闷的“咚咚”声,力道之大,几乎随时可能破门而出。

  还有几扇门,郑荆山与裴鸿年经过时平平无奇,然而轮到裴凌时,门上蓦然睁开一双血色眸子,不怀好意的盯着他。更有甚者,如艳骨罗刹图一样,伸出几条血色藤蔓,试图缠上裴凌,将其拖入门后。

  “退下!”关键时刻,还是雾柳轻斥一声,那些藤蔓才不甘心的挥舞了几下,默默缩回去。

  半晌,当雾柳为裴凌推开一扇舱门,露出简单陈设的宽敞室内后,裴凌只觉得后背衣衫都已经湿透。

  他走进去,转过身,诚心诚意的道谢:“多谢雾柳姑娘。”

  “没关系呢。”雾柳黑黝黝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他,却没有转身离开的意思,而是柔声道,“裴凌公子,我能问你个问题吗?”

  裴凌不明所以,谨慎道:“姑娘请说,在下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。”

  雾柳微笑着点了点头,猛然移动到他面前,距离之近,几乎贴到了他鼻尖上!

  黑黝黝的眸子直直的凝视着裴凌,冰寒至极的指尖,轻轻摩挲在他颈项上,吐气如霜:“裴凌公子,你身上,为什么会有主人的气味?”

  裴凌瞳孔骤然收缩,瞬间毛发倒竖,与此同时,舱房里倏忽腾起一层黑雾,仿佛水云般将他包围住,森寒扑面而来!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