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:有些人看起来唯唯诺诺……_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
卡西小说网 >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> 第十二章:有些人看起来唯唯诺诺……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十二章:有些人看起来唯唯诺诺……

  半晌后,墨玉楼船化作一道遁光飞出鹿泉城。

  在这个世界首次感受飞行的裴凌,却毫无欣赏四周风景的心情,而是眼观鼻、鼻观心的站在甲板上,努力让自己显得更苟一点。

  厉仙子在出城前已经拂袖进舱,剩下三人面面相觑片刻,郑荆山眉宇之间闪过一抹煞气,沉声喝道:“谁给你的胆子,敢擅闯我住处!”

  “……”裴凌绞尽脑汁想理由:特么的,我也不想的,你信吗?

  郑荆山见他不答,目中凶光闪烁,若是半晌前,他连问都不会问,直接就一掌过去了。

  但裴凌毕竟是师姐带上船的,却不知道师姐对其有何打算……

  他心念转了转,忽然意识到一事,蓦然道:“艳骨罗刹图的标记为何散了?!是师姐出的手?”

  裴凌闻言一怔,这才发现,自己修为赫然又提升了一层,如今已然是练气四层。

  他定了定神,正要开口,裴鸿年却先惊呼出声:“练气四层?!”

  郑荆山不知道裴凌的底细,但裴鸿年作为裴氏宗子,又自幼被送入重溟宗外门,每逢回家,都有着指点同辈的责任,如何不知,他前些日子回府时,裴凌仅仅练气二层。

  算算时间,这过去还不到一个月,这位族弟竟然不声不响的连晋两层?

  “嗯?”郑荆山听裴鸿年说了经过,顿时想到了什么,火速检查了一下随身之物,旋即面色一变:淬骨丹少了十颗!

  淬骨丹作为锻骨诀的搭配丹药,常理下一次顶多服用一颗,如今一下子少了十颗,这就意味着,裴凌可能不是潜入他屋子修炼一次,而是至少十次。

  裴鸿年只是他手下的一条狗,不,是整个裴家在他面前都是狗一样的东西,而裴凌在裴家毫不起眼,连碧梧院都没资格靠近。

  结果这小子表面上唯唯诺诺,私下擅闯他住处、偷他丹药、在他房间里修炼、还当着艳骨罗刹图的面……不是一次两次,是十次!!

  这一刻,郑荆山与已故的前同门吴庭熹心有灵犀:现在的野生修士已经到了为区区十颗淬骨丹就要豁出性命的地步了?!

  还是他们这些大宗弟子天天待在宗门之内,安逸太久,竟然逐渐失去了大道争锋、不进则退的觉悟而不自知?

  他心头凛然之余,对裴凌倒是有了些许的改观。

  毕竟弱肉强食的思想灌输之下,裴凌此举虽然在郑荆山看来是得不偿失,只是从区区练气二层到练气四层的修为,根本不值得拿命去博,但这种不择手段追求实力的做法,却暗合大道真意。

  胆气过人,年纪不大,对族人狠对自己也狠,出身又寒微,收买成本低……郑荆山心念电转,不,单纯如此,恐怕还不足以入师姐的眼。

  他这师姐可是重溟宗真传,准圣女的存在,这裴凌在郑荆山看来虽然已经算个可造之材,但厉仙子的眼界,又岂是他能比?

  想到此处,郑荆山收敛起怒色,深深看了眼裴凌,反手从储物囊中取出一柄骨刀。

  那骨刀长约四尺,通体雪白,只在中间有一道仿佛尚未凝结的血线,鲜艳欲滴,刀柄各刻了一幅青面獠牙的恶鬼图,作噬人状,甫一出现,便听到一阵隐约的鬼哭狼嚎声,诡异无比!

  裴凌见状不由警惕,却见郑荆山没有动手的意思,反而倒转刀柄,仅用二指捏住刀尖,缓声说道:“此番缉拿吴庭熹,你们出力不少。虽然五十颗淬骨丹已经赏赐下去,但你们两个,却至今一无所获!圣宗一向赏罚分明,这样吧,我只用两成力,你们挨个上来,谁能将刀从我指间抽走,这柄厌生刀,就赏给谁。”

  “多谢郑师兄!”裴鸿年之前一直没注意裴凌,刚刚留意了下才发现这族弟现在竟然跟自己修为一样,心中又羡又妒,正心情复杂,闻言不禁大喜过望,“师兄慷慨豪爽,师弟铭感五内!”

  他想也不想的率先走上前去,双手握住刀柄,使劲儿一扯。

  厌生刀纹丝不动。

  裴鸿年神情凝重起来,深吸口气,全身气血流转,练气四层的修为被全部调动,再次全力以赴的拽住刀柄……还是纹丝不动!

  接连数次,郑荆山指尖都不曾摇晃一下,裴鸿年既羞愧,又不甘,还想再试一次,郑荆山却不耐烦了:“罢了,你的实力不足,下去吧。”

  语罢,他看向裴凌。

  裴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郑荆山忽然息事宁人,还拿出厌生刀来当做赏赐,但这种时候,哪有他拒绝的余地?

  然而正要上前,猛然一个激灵。

  左臂,之前中了吴庭熹的五毒指,伤可见骨,虽然毒已经解了,双修之后也好了很多,但尚未痊愈;右手倒是没受伤,问题是,他右手手心死死攥着那枚刚刚从厉仙子处偷的养元丹!

  怎么办?

  郑荆山见他迟疑,面色微沉。

  这裴凌之前奉家主之命,往裴府正堂听从他调遣时还低眉顺眼,一派恭顺,眼下竟敢踌躇,莫非自认为得了师姐的看重,故意拿乔?!

  若是如此,此子……不过如此。

  “大胆裴凌!”裴鸿年正失落,见状眼珠一转,蓦然喝道,“郑师兄赏赐,竟然迟迟不前,难不成,你看不上这柄厌生刀?!”

  特么的修真世界玩尼玛宫心计,老子记住你了!

  还有系统这个辣鸡!

  老子就不该给这智障五星好评!!!

  裴凌心中暗骂,系统“赠送”的养元丹来历太特么窒息,当此之时,只能硬着头皮,伸出左手,抓向厌生刀。

  就在此刻,四周光线骤然黯淡下去。

  裴凌一怔,迅速游目四顾,却未见到天光被遮蔽,正自狐疑,却发现,甲板上蓦然腾起了淡淡的黑雾。

  那黑雾出现的突兀,弥漫极快,很快攀升至三人腰间,旋即而来的,是一股仿佛直击魂魄的寒意。

  以至于裴凌与裴鸿年竭力忍耐,也不禁牙齿打颤。

  就在兄弟俩骇然之际,黑雾一阵波涛汹涌,仿佛受到了召集一般,跟着迅速涌向三人不远处,形成一道十几丈高的墨色雾柱,气势如龙!

  下一刻,雾柱轰然坍塌,两名半透明的宫装女子瞬间出现。

  左侧女子云鬓高髻,戴一顶花冠,容貌秀美,面色惨白;右侧望去不过十五六岁模样,清雅妍丽,双螺髻,璎珞圈,数只幽蓝色蝴蝶萦绕翩跹,蝶翅轻振之际,一些淡蓝色光粉翩然洒落。

  二女皆广袖博带,衣裙宛然,只垂落至膝下部分却归为黑色雾气,整个悬浮甲板之上。双双侧首望来,但见眼中无有瞳仁,只一片深邃的墨色,望去格外诡异。

  “师姐的幽魂侍女……”郑荆山瞳孔一缩,下意识的流露几分忌惮之色,颔首道:“皎霓姑娘与雾柳姑娘联袂前来,可是师姐有什么吩咐?”

  “主人有令,命你们各自入舱休憩。”左侧女子淡淡说道,“有什么需要,摇动房中铃铛即可。”

  郑荆山忙问:“师姐她……”

  右侧女子掩嘴轻笑,墨眸之中似有蓝芒一闪,看也不看他一眼,柔声细语道:“主人还说,抵达宗门之前,没有相当的大事,任何人不得上顶楼打扰呢。”

  见郑荆山瞬间噤了声,她这才满意,扫了眼三人,好奇道,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

  “回雾柳姑娘的话,郑师兄在考校我们。”裴鸿年垂头丧气的解释了一番经过。

  听完之后,二女对望一眼,皎霓来了兴趣:“这么说,你已然失败,如今只能看你这族弟的?”

  裴鸿年讪笑:“是。”

  皎霓闻言,似笑非笑的看向裴凌:“行啊,你们继续,我们瞧个热闹。”

  裴凌被那双深邃的墨眸看得毛发倒竖,连忙把头低下,额头冷汗一下子渗了出来,他右手还攥着那枚对方主人丢失的养元丹!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