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 荒漠猎狐-7:过把瘾_十绝山
卡西小说网 > 十绝山 > 第五十四章 荒漠猎狐-7:过把瘾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五十四章 荒漠猎狐-7:过把瘾

  他们这一砸,整个黑水帮垛口可就乱了套,帮主和维迦卫使都逃走了,其他人就更没了斗志,所有的人都争先恐后地往外逃,两个人根本就拦不住,翁锐还在其中搜寻司徒横和维迦等人,阴石已经气得哇哇怪叫,顺手就将几个还没来得及跑掉的黑水帮武士的手骨腿骨捏断,扔在了院子里。

  有了吕信在觻得打的样子,阴石拿起火来就要烧房子,被翁锐赶来拦住,这里的房子和两边的邻居连成一片,弄不好会祸及无辜。

  翁锐现在并不着急,他非常从容的从屋内找了一些布絮和木条,将这几个人手上和腿上的骨头接好固定。

  “我这个师兄脾气不好,”翁锐道,“他问什么你们就说什么,否则要是他将你们的胳膊腿揪下来,我可就接不上去了,呵呵。”

  “好好,我说。”

  “你们要问什么?”

  看着阴石凶神恶煞般的站在一边,已经有人忙不迭地答道。

  “司徒横去哪儿了?”阴石道。

  “帮主他们都跑了啊。”一个人道。

  “我知道,”阴石道,“怎么跑的?”

  “这个我们哪能知道啊,”那个人道,“我们都是些下人,里面不允许我们进去,我真不知道他们怎么跑的?”

  “你意思是说只要能进到那些屋子里面,就能知道他们是怎么跑的?”阴石道。

  “不不不,我不知道,”那个人觉得自己说漏嘴了,赶紧补道,“我没进去过,就算到里面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跑的。”

  “你们都不知道?”阴石活动了一下手指,骨节又开始“叭叭”作响。

  “不知道,我们真的不知道。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不…不…”

  几个人摇着头,纷纷表示不知道,还有人已经吓得哆嗦成一团,连话也说不清楚。

  “好啊,不知道好啊,哼哼。”

  当阴石冷笑的时候,声音已经有点沙哑,强烈的杀气顿时弥漫开来,他冷酷犀利的目光从这几个人身上一一扫过,这些人顿时汗毛倒竖,感觉就像死神莅临。

  “我不知道你们谁知道,我也不知道你们知道不知道,”阴石哑着嗓子道,“我就先将你们好着地那些胳膊腿扭断,如果再没人知道,那我只好将他们揪下来,不过你们放心,不会死人的,只是有点疼而已。”

  看着阴石这一本正经的在跟人家讲扭断胳膊腿的事,翁锐直想笑,但他还是忍住了,他没想到阴石还可以这样,以前真是一点也没看出来。

  阴石在这几个人跟前转了两圈,蹲在了那位瑟瑟发抖已经断了一条腿地帮众跟前,轻轻拿起他的一只胳膊摩挲着,好像是要看看从哪里下手,这家伙吓坏了,胳膊猛地一缩,抡起另一只手一拳朝阴石打来,阴石倏然松开摩挲的那只手,翻腕已经抓住了他打过来的拳头。

  “嘎巴!”

  “啊!”

  骨头断裂的声音清脆而清晰,而这家伙的惨叫立即将所有其他的声音都压了下去,但阴石似乎对此毫无觉察,扔下他立即将眼光盯在了另一个人的腿上。

  “别别别,别动,我说……”

  说话的是一位断了胳膊的瘦子,他的话还没说完,他旁边的一位同伴猛地一拳超他打来,但拳头还没落到他身上,阴石的手已经攥住了他,又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和惨叫,比刚才还要厉害,整个膀子都已经吊在那里,弄不好这一辈子都要废了。

  阴石冷漠的看看这几个人,冷森道:“我实话告诉你,这次我们来这里,迦南、沙康这些人活不活得了都很难说,就更别提司徒横这种人物了,是想给自己留条路还是想一条路走到黑,想想清楚。”

  “我说,我说。”瘦子道。

  阴石没有说话,而是用阴森的眼睛盯着他,等着他自己说,这样比逼问更为有效。

  “主屋后面有两间屋子里有暗道。”

  “带我们去看。”

  瘦子走在前面,阴石和翁锐随后跟着,也没再管其他人,直接来到主屋后面那两个屋子,并找出了两个暗道入口。

  “这个暗道通向哪里?”翁锐道。

  “应该是城外吧,”瘦子道,“我没有进去过。”

  “下去!”阴石对瘦子道。

  “先等一等,”翁锐道,“我先出去看看。”

  等翁锐出去,外面的几个人早不见了踪影,连那些腿折了的都不见了,也不知他们是怎么走的,他转了一圈,假装在寻找一些东西,在几个不起眼的地方留下一些奇怪地暗记。

  “师兄你跟着他,我走另一个口。”翁锐一回来就道。

  阴石和翁锐从两个口下去,没走多久,两个洞就并成了一个,借着翁锐手里火绳的微光,瘦子抱着胳膊在前面拼命地走着,翁锐紧跟其后,阴石断后。

  这样做翁锐也有些小心思,一是防止这家伙说谎,另外也可防止洞内有什么埋伏。

  洞里很是安静,以翁锐的功力,数十丈内若是有人存在,他都能感应到,所以他们一直没停,小半个时辰,应该走出几里地了,终于在一个不大的院落走出了暗道。

  这是城南临山矮丘旁一座破落的院子,院子不大,看起来很久都没有住人了,房子院墙都还完整,但到处都是杂草树叶和蛛网,被周围不算太高的树一围,和周围山丘上的树木混为一体,从远处还真很难看得出来。

  翁锐打量了一下院子里的情形,缓步走到院门,刚想打开,抬起的手却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门是从里面闩上的,上面厚厚的尘土都没有动过,看看脚下也没有一只脚印,难道没有人来过这里?

  翁锐让阴石的瘦子站在原地,自己又回落到刚出来的地方,通过仔细察看,他们三人的脚印非常明显,随看不到其他脚印,但处理过的痕迹却相当明显,并且这些痕迹消失的位置,就在离后院墙不远的地方。

  翁锐纵身一跃,站上墙外一棵树的树梢,这里的树不大,遮蔽不了多大的地方,在不远处,他就看到了一些被踩到的矮草,飞身而下仔细察看,虽然痕迹被处理过,但那些已经受伤的草恢复得还没有那么快,并且一丝很熟悉的气味飘入鼻息,翁锐脸上露出一丝微笑。

  翁锐从原路回到院内,告诉那个瘦子,可以从那个洞里回去了,如果再回来,就永远别想回去了。

  瘦子一听,如临大赦,忙不迭地从怀里掏出火绳点上,迅速消失在暗道之中。

  “师兄,这里的房子可以点了。”翁锐笑道。

  “为什么?”阴石有些不解。

  “打草惊蛇!”翁锐道。

  “你说他们就在附近?”阴石道。

  “不一定,”翁锐道,“但他们现在一定还可以看得到这里的烟火。”

  “那些人怎么办?”阴石道。

  “师兄是否还记得洞里的那些味道?”翁锐道。

  刚才他们一路追来,暗道内空间狭小,前面人留下的特殊气味很难消散,经过较长时间的加强,这印象还是很深刻的。

  “你找到了他们的味道?”阴石道。

  “你跟我来。”

  翁锐带领阴石越过围墙,来到刚才察看的地方,阴石看看地上,鼻息翕动,又往前走了几步,继续翕动鼻息,忽然哈哈大笑。

  “哈哈哈,这个办法真好,”阴石道,“看来这个屋子真的可以烧了。”

  “过把瘾?”

  “过把瘾!”

  阴石一听,像个孩子似的转身回去,没一会就将整个屋子给点着了,浓烟升到半天,恐怕十几里之外都能看得见。

  “看样子他们是进山了,”翁锐道,“我们只要顺着痕迹和气味去找,一定能将他们找到。”

  “嗯!”阴石也信心满满地点点头。

  对于这位师兄,翁锐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,小时候遇上他就莫名其妙,开始是恨,到后来是有点同情,最后却拼命救了他。

  看起来他因为脑伤和迦南的药物对他造成了很大的伤害,以前的记忆也是时断时续,性格有点怪癖,内心的那点魔性还没有根本根除,但他的功夫却已经出神入化,并且某些感觉比平常人还要敏锐。

  通过今天向那几位黑水帮人的问话,翁锐才发现阴石地脑子也很好使,思路清晰,下手又狠又准,分寸把握得不留一点痕迹,竟然也能装模做样,这是他以前根本不可能想象的,看来这位师兄以后真的不用再为他多担心了。

  他们在一处小树丛里坐下休息,顺便吃点干粮,可惜的是随身携带的不少东西都在马上,随身携带的水也很有限,看来只能省着点用了。

  翁锐他们停在这里,是因为他不知道这些人现在离这里有多远,烟火一定会惊到他们,会让他们迅速离开,他现在还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的踪迹。

  等火烧得差不多了,翁锐才和阴石起身,现在已经是酉末时分,虽然太阳还没落山,但山影已经拉得很长,这个时候既便于隐蔽,又可以快速发现痕迹,一定要在天一黑之前离他们很近,这样才不至于这些人身上的气味过于分散难于发现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