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六一章天惊(三)求订阅_黄庭大千
卡西小说网 > 黄庭大千 > 第三六一章天惊(三)求订阅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三六一章天惊(三)求订阅

  就在一众神灵望着封神榜,心思各异的时候。

  嗡——

  悬浮半空的封神榜,忽然榜身震动,丝丝金光,在榜文之间游弋。

  一枚枚龙章凤篆,在榜文之上飞舞,转瞬之间,就有一千二百枚龙章凤篆在榜身浮现。

  金榜突生变化,使得一众神灵一愣。就这一晃神的功夫,这一卷金榜嗖的一下,再度飞回封神台。

  “封神榜,”神灵晨光眼见神榜生变,心头蓦然升起一丝惊悸,似乎有着某种危险,正在迅速的临近。

  其他神灵或多或少都有警觉,在看到神榜异变之后,这些神灵当即就要有所动作,一道道神光在封神台上升起。

  只是这些神灵,固然极其警觉,可再是警觉,终究慢了一步,就这一步之差,这一卷封神榜豁然绽放强烈的金光。

  轰隆隆——

  金光璀璨,整个飞来峰都被渲染成黄金之色,铺天盖地的神灵气息,仿佛沉淀了不知多少年月,在这一刻轰然爆发。

  这就是上清道人的后手,这位道人来天柱山的一路之上,可不是什么都没做。

  道人以大法力镇压几头恶神后,活生生抽取这几头恶神的神性,将神性融入封神榜中。

  只等一个机会,就将这些神性一鼓作气的放出来。如此狂暴的神性,一口气宣泄而出,当世神灵无不骇然变色。

  眼睑变故,神灵晨光面色大变,他疾呼道:“这,不好,封锁空间,不要让神榜气息外泄,诸位快与我一起封锁空间。”

  封神榜的变化,让神灵晨光想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后果。

  这般恐怖的神灵气息,倘若不加遮掩的外泄,怕是数千里外的神灵,都能察觉到这股神灵气息。

  而在察觉到这股神灵气息之后,自然会有不少神灵前来察看,这是无法避免的。

  毕竟,如此惊天动地的异象,但凡有一丝好奇之心的神灵,都不会真的对其视若无睹,

  天柱山山系的神灵再强,也无法压下天下神灵的窥探。真有如此实力,也不至于安于一隅了。

  然而,若是让这些神灵看到封神榜,知道封神榜的用处,那对于天柱山山系的神灵,更是一场灾难。

  到时,天柱山山系势必会举世皆敌,匹夫无罪怀璧其罪,封神榜就是天柱山山系的罪孽源头。

  当然,不是说天柱山山系不强,作为小青山界第一名山,天柱山山系的实力,还是有目共睹的。

  只是封神榜的分量太重,仅凭天柱山山系的神灵,无法压住窥伺之心。

  最重要的还是天柱山山系,终归没有万神殿、众魔渊一般,让人感觉不可战胜。

  只要有人对天柱山山系,没有敬畏之心,那有着封神榜的天柱山山系,就是天下神灵眼中的众矢之的。

  神灵晨光率先出手,打出一道道神光,震荡虚空,道:“八相封禁,天地风雷,上下云光,封,封,封!”

  有着神灵晨光带头,其他神灵都知利害,暂且放下芥蒂。在神灵晨光之后,纷纷出手,打出禁法,封禁空间。

  圆满神魂级数的神灵,或许底蕴尚浅,封禁之法,威能有限,至多能封禁二三丈空间而已。

  但地祇级数的神灵,入圣超凡之后,实力与圆满神魂级数天差地别,一出手就能封禁周遭数十上百丈空间。

  这些神灵联手,一息之内,就将封神榜爆发的金光,封禁在这一片空间。

  任由金光如何炽烈,都冲不破神灵们布下的禁法。只是震荡了几下,随即就偃旗息鼓。

  “还好,还好反应的及时,没让神光泄露,不然……”看着封神榜安静了下来,神灵晨光暂时松了一口气。

  就是如此,神灵晨光还不放心,又与一众神灵,在飞来峰上布下重重禁法,耗费心力,遮蔽了整座飞来峰的存在。

  等到布置完禁法以后,晨光神色凝重的看着封神榜,心头对于封神榜,乃至这一座飞来峰,越发的疑虑。

  刚才的金光,实在太过巧合,巧合的有些刻意。这让晨光对封神榜的渴求,凭空多了一层阴影。

  只是再如何疑虑,晨光也不能放任封神榜落在他人之手。这等宝物,就是自己不需要,也不能脱离掌控。

  谁知道这卷封神榜,脱离掌控以后,会不会给自家埋下隐患。

  未来,不可知啊!

  只是神灵晨光没看到的是,在布置完禁法以后,其他神灵看向封神榜时,目光中的占有欲愈发明显。

  无论什么世界,只有强者,才有更多的选择余地。与强者相比,弱者唯一需要担心的,是自身何时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。

  弱者,不需要考虑太多。哪怕明知眼前的,是裹着蜜糖的砒霜,他们也必须争的抢着吃下去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轰隆隆——

  暴风骤雨之间,东君与鸷鸟神通碰撞,一道道攻伐神通,在二者手中爆发。

  东君周身似火狱,无数火苗化作火雨,随着狂风而起,发出凄厉的悲鸣之音。

  万魂幡乌黑神光,在鸷鸟周匝游走,每一次游走之时,都会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。

  一头头分魂在万魂幡上显化,每一次显化,当即就被东君的火雨,打得飞灰湮灭。

  只是万魂幡上的分魂,近乎于不死不灭,东君虽然强横,一次次的磨灭分魂。只要万魂幡还在,就不能彻底磨灭分魂。

  鸷鸟的后天魔宝未成,在面对东君的时候,免不得要逊色几分。

  故而,鸷鸟在东君手下,只得被动的应对,不说是疲于奔命,也相差不多。

  不过,说是疲于奔命,可疲于奔命与疲于奔命之间,也是有着不小差别的。

  鸷鸟炼有万魂幡,等于有上万条性命,万魂幡不灭,这上万条性命还能陆续补充回来。

  所以,就算东君挥手之间,便能打的鸷鸟神形俱灭,可不到一瞬,鸷鸟就能再度凝聚形体。

  就在两尊强者大战,天地为之失色时,上清道人已经悄然之间,来到了交战的战场。

  站在重重云霭之间,上清道人整个人都炁化一般,无形无象,似有还无。

  这种状态下的他,就算两者激战的余波,波及到他的身上,也伤不到他分毫。

  无数火雨扫过道人所在的云层,使得道人身上泛起一阵涟漪。

  道人神色冰冷,静静的观察着二者的斗法。

  交战的双方,一个是火中帝王,一个是不死不灭,两股力量的碰撞,虚空都在扭曲,隐隐达到了天神级数的极致。

  “天神级数,真是不可思议,每次看到这座小千世界,竟然有天神级数的存在,我都感觉这像是个玩笑。”

  上清道人叹灵一口气:“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!”

  一方小千世界,竟能孕育出天神级数的强者,这在上清道人看来,也太过超乎常理了。

  都说浅水难养真龙,小千世界的极限,地祇级数就已经是破格的存在,遑论地祇之上的天神,更是破格之极。

  也就是东君、西君这两位天神,受到天地规则束缚,不能随意出手。要不然绝不会有人敢起心思,反抗这二位。

  天神级数的力量,何其可怕,神性纯粹,法通万物,神魂级高手连正视天神的资格都没有。

  上清道人身处云层中,默默的观察着二者的交手。

  以他天仙道行,东君、鸷鸟两个踏足天神领域的高手,不说是无所遁形,也差不了多少。

  天仙与天神,虽只差一个字,可实际上却差了一个层次。

  天仙级数对应的是神魔道的正神业位,以天仙的层次,看两方争斗,就像大人看小孩打闹一般。

  上清道人明显察觉到,东君与鸷鸟两者状态,似乎有一些微妙的不妥。

  无处不在的劫气,明显浸染了两方的神志,无论是东君还是鸷鸟,都已无意中成了劫数的一部分。

  他们争斗,他们厮杀,战斗的余波,使得生灵涂炭,不少部族被两方生生轰杀。

  这二位都已站在此世巅峰,他们的力量,在小青山界之中,已是无人可制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不是没有高手,试图出手阻拦两方的大战,只是力量差距过大,根本连让这二位正视的资格都没有。

  连看都没看一眼,就被两者争斗的余波,打成血雾。

  “这方世界绝对不正常,”

  上清道人看着几近于失去理智的东君、鸷鸟,若有所思的看着茫茫天宇。

  正常的小千世界,不是不能诞生地祇,可是在圆满神魂高手突破地祇的一霎那,就会被世界机制排斥出世界。

  这在小千世界,叫做‘破碎虚空’。

  然而,明明该破碎虚空,去往其他中千世界的地祇,非但能留在小青山界继续修行,还出现了三位天神级数的存在。

  这如何不让上清道人,对此愈发好奇。

  虽然这在其他人眼中,是天经地义,没有什么好奇怪的。可在上清道人看来,却值得他仔细的探究一下。

  一座小千世界能诞生出天神级数的存在,如此奇特的小千世界,怕是千万小千世界,都未必能有这么一座。

  上清道人低声自语:“还有,这二者给我的感觉,似乎越来越有微妙了。”

  他稍稍蹙眉:“这种感觉……”

  东君与鸷鸟的大战,与其说是新旧强者的较量,还不如说是小青山界天心与劫数的争锋。

  东君距离‘世界主’,只差一步之遥,当得起’天心‘之称。而鸷鸟屠戮百万生灵,炼制一口万魂幡,自然是’劫数‘的一部分。

  天心与劫数相争,东君若胜,这一场劫数的破坏,就会被控制在一个可以被众神接受的程度。

  鸷鸟若胜,作为东君无敌神话的终结者,鸷鸟将会彻底主宰劫数,万魂幡以百万生命成就今时今日的鸷鸟。

  更进一步,鸷鸟还能吞噬天地,以这一方小青山界的本源,以及无数生灵,奠定自身的先天古神业位。

  先天古神,可是与世界一般体量的存在。鸷鸟若是能战胜东君,吞噬这一方天地,至少有八成可能证道古神。

  不要以为这不可能,鸷鸟已经逐步成为小青山界劫数的中心,距离与东君、西君身合天心的层次,就差那一点火候。

  只要鸷鸟在与东君的争斗中获胜,打破东君与天心的联系,他就能成为劫数在人间的化身。

  推动劫数运转,演绎世界终末之道。待到破劫而出,这一位的成就,也许不止先天古神业位。

  但,这一切都有个前提,那就是鸷鸟能压过东君、西君两位至强。

  只压下东君,西君必然会对鸷鸟出手。东君、西君固然相争,可他们彼此清楚,他们之间象征着天地平衡。

  东君若死,西君的修为便是能更上一层,但他的大道却也永远不得圆满。

  所以,要想杀掉东君,也要一并杀掉西君,要杀就一起杀,将天地两极一起除掉。

  “果然,”

  上清道人法眼明光一闪,周遭虚空尽入他的眼。

  “西君,”

  在他法眼之下,毫微毕现,看到一道黑影,悄然立于虚空。

  这道黑影周身魔意十足,虽然肆意,可肆意之下,却又带着一抹说不清,道不明的诡谲。

  整体的存在感,如同蒙上了一层大雾,让人下意识的忽略这位的存在,就像他本来就不存在一样。

  可是,实际上这位一直存在,他一直在默默注视着东君与鸷鸟的争斗。

  谁都不知道,这位如何悄然无声的走出众魔渊,又在东君、鸷鸟身边待了多久。

  只要这位不主动出手,除非东君、鸷鸟有一方获胜,掠夺对方的大运,修为更进一步。

  否则,他可以凭着自身的特殊天赋,一直旁观东君、鸷鸟大战,而不被发现行藏。

  “西君,他应该是在东君走出万神殿,吸引了天下神灵注意的那段时间,悄悄走出众魔渊的。”

  上清道人思量了一下,对这位如何悄无声息走出众魔渊,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。

  而这个猜测,却无限接近于事实。

  西君虽强,但也没有这个能耐,不留顶点痕迹的走出众魔渊。

  天下神灵之中,不乏才智堪称绝顶的人物。在那等人物的眼皮底下不留痕迹,根本就不可能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