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章 无他,待遇好尔。_诸天以剑问道
卡西小说网 > 诸天以剑问道 > 第99章 无他,待遇好尔。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99章 无他,待遇好尔。

  朱元璋表面上对王希尧客气,实际心中是很不满。刘伯温在他面前说,王希尧如何天才,如何深明大义。

  可真实情况?

  还不是吝啬得很。

  不说一毛不拔,可是只给十万两银子,还不够义军们半个月的军饷。

  刘伯温说道:“主公,我也没有料到,王希尧竟然只给十万两银子。”

  朱元璋哈哈一笑,说道:“先生不必自责。能拿到十万两银子,我已经很满意。王希尧若是真的一两银子都不给,咱们能如何?”

  刘伯温点了点头。倒也是。王希尧若是不给银子,自己好像还真不能拿天心阁怎么样。

  刘伯温说道:“主公,军饷和粮草问题,咱们只能另想办法。此事,我会尽快解决。”

  朱元璋说道:“我相信先生。”

  ……

  当天晚上。

  朱元璋他们安寨扎营。

  夜深人静。

  盘膝坐在军帐中,正在闭目练气的刘伯温突然睁开眼睛。

  “有刺客!”

  刘伯温心中一动,拿起身边的佩剑,施展轻功向朱元璋的军帐中奔去。

  敌暗我明。

  刘伯温首要目的不是杀敌,而是保护朱元璋的安全。

  以不变应万变。

  一个身穿白衣的刺客,突然爆发,化作残影向朱元璋攻去。

  刘伯温脸色一变。

  刺客好厉害,是人剑合一的境界。

  刺客的速度快。

  刘伯温的速度更快。

  刘伯温挡在了朱元璋的跟前。拔剑,攻击,一气呵成。

  刺客的攻击受阻。

  可是。

  就在此时。

  又有两个厉害的刺客冲进军帐。他们的身上带着冰冷的寒气,让人不由地打了个寒战。

  三个刺杀朱元璋的人,正是方东白、鹿杖客、鹤笔翁。

  朱元璋受到惊吓。

  哪怕是在战场上杀敌,他都没有觉得死亡离自己有着如此之近。

  莫非,今晚自己真的就要死在这里?驱除鞑虏,光复汉家河山的重任,自己还没有完成啊。

  刘伯温大喝一声,长剑好像化成作了白色的剑光。剑锋之凌厉,让方东白和玄冥二老脸色大变。

  眼前这个书生厉害!

  方东白惊呼道:“闪。”

  方东白是玩剑的行家。他比玄冥二老更清楚这一剑的厉害。

  不可硬拼,只能暂避锋芒。

  三人把灵巧的身法施展到极致,希望避开刘伯温的剑。可惜,他们的动作还是慢了点,每个人都被剑气伤到。

  鹤笔翁说道:“我们走!”

  有这个书生在,今晚是杀不了叛军的首领。

  三人施展轻功,冲出军帐,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
  一击不中,远遁千里。

  三人虽然是武者,但是深得行刺的精髓。

  朱元璋回过神来,心有余悸。

  “多谢先生救命之恩。”朱元璋感激道。

  这一次行刺,让朱元璋对武者有了更加清晰的认知。原来,武艺高强的人,是如此厉害!

  武者,让朱元璋感到了巨大的威胁。

  刘伯温擦拭了额头上的汗水:“主公,护驾是属下该做的事情,不必言谢。不过,三个刺客好厉害!若是我没有猜错,他们肯定是汝阳王府的人。”

  其实,刘伯温也有点后怕。

  要不是前不久领悟了“先天”境界,刘伯温还真不是三人的对手。

  玄冥二老内力深厚,掌力阴寒歹毒。

  方东白的内力弱了一些,但是剑术凌厉。

  此方世界灵气太过于稀薄,甚至可以忽略不计。若是有着九鼎记世界那样的修行环境,刘伯温一旦领悟先天境界,就会有先天真气,攻击和防御比后天武者强十倍。

  可惜,受环境限制。

  刘伯温的武艺和剑术很强,但是还不足以碾压方东白和玄冥二老。否则,就不是只用剑气伤到三人,而是直接将他们留下。

  刚才刘伯温全部爆发一剑,消耗体力巨大,并不轻松。

  朱元璋冷哼一声,说道:“汝阳王府?哼。等我平定了天下,就是汝阳王府的末日。今日的这一笔账,我朱元璋心中记下了。”

  徐达带着亲卫赶了过来:“刺客在哪里?”

  朱元璋说道:“没事儿。刺客已经走了。让将士们下半夜都警惕点,提防着刺客再次袭营。”

  徐达说道:“是。”

  ……

  三人回到县衙。

  赵敏还在抄《论语》。

  写了几天的小楷论语,赵敏身上的气息宁静了不少。

  心不平静,不行。

  稍微有点急躁,就写不好小楷。

  王希尧只答应指点赵敏一年的时间。

  赵敏心中的压力也不小。时间一天天过去,做不到心正意诚,就养不出浩然气,就练不成养吾剑。

  赵敏一脸平静,放下毛笔,说道:“你们三人空手而归,看来行刺是失败了。那叛贼头子真有那么厉害?”

  方东白说道:“回郡主的话,叛贼头子不厉害。可是他身边的那个书生很厉害。他用的剑法招式……是养吾剑!我和玄冥二老被他一剑逼退。我们都被剑气所伤,怕是要养一段时间,才能康复。”

  赵敏脸上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:“你说什么?只用了一剑,就伤到了你们三人?养吾剑,有那么强吗?”

  方东白和玄冥二老的武功有多强,赵敏是知道的。

  能一剑就伤了三人,赵敏想不出是何等的剑术造诣。

  不是养吾剑厉害,而是书生厉害。

  当然。

  这话方东白没有说。

  因为赵敏现在就是在练养吾剑。说这话,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。

  方东白说道:“郡主,那书生……我瞧着有点眼熟。”

  赵敏一愣:“眼熟?你认识他?”

  方东白说道:“像是通缉犯刘伯温。当年,刘伯温还在做朝廷做官,我和他有过一面之缘。可是算时间,刘伯温此刻的岁数该过了半百。他不该那么年轻。”

  练气有成,再加上领悟了先天境界,气血活泼,身体里杂质少,气息纯净,刘伯温的相貌就犹如三十来岁。

  方东白怕认错了,不敢肯定,很正常。毕竟,返老还童这种事情,只是存在于传说当中。

  赵敏说道:“那就是刘伯温无疑。没想到刘伯温这个通缉犯,真的投了叛军。好了,你们下去休息养伤。我要继续抄写论语了。”

  三人施礼:“属下告退。”

  ………

  一个中年刀客走进了天心阁。

  云儿笑着问道:“客官,请问有何贵干?我又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呢?”

  无论是来买功法,还是卖功法,或者是换功法。只要是顾客上门,天心阁都会热情接待。

  中年刀客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天心阁招人,是不是真的每月都能拿到上百两的薪俸?”

  云儿说道:“你是来天心阁找活儿干的啊。月俸的事情,当然是真的。不过,要你有真本事拿才可以。我现在就带你去见少爷。”

  中年刀客抱拳道:“多谢姑娘。”

  ……

  王希尧在书房里面试中年刀客。

  云儿给中年刀客倒了茶水之后,就退出书房。

  王希尧说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家住哪里?家里有什么人?除了武艺,你还会什么手艺?”

  武艺,虽然是一门技艺,但是想要靠武艺混饭吃,并不容易。

  有一身武艺,除了去参军,就只能是给大户人家做保镖。再不,就只能落草为寇,靠烧杀抢掠为生。

  想要能正常活下去,活得好,非得有一技之长谋生不可。哪怕是泥瓦匠,木匠,那也是有一门谋生的手艺。

  中年刀客说道:“我叫赵杰。家在洛阳,家中有妻儿和老母亲。我是丐帮弟子,练的是家传刀谱。除了会刀术,还会种田。”

  种田?

  严格来说,种田倒也算是一门手艺。

  王希尧没想到赵杰竟然是丐帮弟子。

  不过,丐帮弟子怎么了?只要愿意来天心阁做事,别说是丐帮弟子,就算是丐帮帮主,王希尧照收不误。

  王希尧用笔一丝不苟地将赵杰的身份信息记录下来,随后,又询问了一些问题。

  王希尧说道:“赵杰,你说的这些,都属实吗?我要提醒你,一旦欺骗了天心阁。天心阁的执法长老不会放过你。”

  执法长老?

  赵杰身体微微一颤,眼神坦然,点头说道:“我能保证,我说的每一句话,都属实。”

  不得不说,纪晓芙做了天心阁的执法长老,在江湖上打出了名头,威名还是不小。

  至少可以震慑住一些人。

  王希尧把几张写满了赵杰身份信息的纸张递过去,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在这上面签上自己的名字。签了字,你以后就是天心阁的人。”

  赵杰脸上带着惊喜,说道:“多谢,多谢东家。”

  天心阁不止待遇好,还有机会得到东主王希尧和执法长老指点武艺。

  这对江湖中人的吸引力太大。

  赵杰人为人正派,儿子病了没钱求医抓药,可是他没有仗着自己的刀术去抢夺百姓的钱财。而是来到天心阁找活儿干。

  被天心阁录取,赵杰心中非常兴奋。以后,日子就有奔头了。

  王希尧说道:“稍后,你去见云儿。她会带你去饭堂吃饭。填饱了肚子,你去洗个澡,换件衣服。你这身行头,以后就不能再穿。你们的衣食住行,天心阁都包了。”

  赵杰除了一把佩刀,可以说是身无长物。他身上的衣服都浆洗得灰白了,还打着不少的补丁。

  不是因为赵杰是丐帮弟子必须要这样穿,而是他真的穷苦。丐帮中有富裕的弟子,但是穷的人更多。

  赵杰心满意足地走出书房,被云儿带到饭堂吃饭去了。

  王希尧暗自摇头。

  【看书福利】送你一个现金红包!关注vx公众【书友大本营】即可领取!

  像赵杰这种会武艺和刀术的人,都混得如此凄惨,可见不懂武艺的普通百姓,活得是何等凄惨。

  不管什么时代,底层百姓都是没有生活,有的只是竭尽全力求生存。哪怕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国,和平年代,国家还算富强。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嘛。可是许多人“佛系”了,低欲望。

  为何?

  还不是看不到希望,买不起房,买不起车,没了自信和心气。自己活着都困难。找人结婚生孩子,组建家庭,那是想都不敢想。

  赵杰有武艺,懂一些刀术,可是没有欺负弱小,不偷不抢。

  王希尧决定,像赵杰这样的人,要重点培养。

  以后,说不定赵杰就是天心阁的顶梁柱。

  ………

  纪晓芙回天心阁了。不过,她不是一个人回来,而是带回了一个少年。

  王希尧一眼就瞧出纪晓芙的精神状态和以往不一样,她心中的抑郁之气少了很多。

  王希尧说道:“和殷六侠把事情说清楚了?”

  纪晓芙点头说道:“说清楚了。六哥原谅了我。可是,六哥和杨逍的仇怨……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你和殷六侠的事情解决了就好。你的状态不错,看来,你已经释怀。总算是放下了一件心事。殷六侠和杨逍的恩怨,你以后就不要管。他们男人之间的事情,让他们自己处理。”

  夺妻之恨。

  殷梨亭岂能不怨恨杨逍?哪怕张三丰把事情的缘由和殷梨亭说清楚,就算纪晓芙和杨逍没有这一档子事情,武当派和峨眉派也不可能结亲。

  除非,殷梨亭真的愿意入赘峨眉派。

  殷梨亭还是心不甘。不过也对,只要殷梨亭是个男人,就一定会找杨逍报仇。

  有些事情,可以放下,可以释怀。但是有些因果,必须要解决。

  纪晓芙介绍道:“王公子,我身边这位是宋大侠的儿子,宋青书。”

  宋青书一表人才,很英俊。他对王希尧抱拳道:“武当宋青书,见过王公子。”

  王希尧问道:“宋公子,不知你来天心阁,可有什么事情?”

  宋青书说道:“我是来天心阁学剑。我有太师父和我爹的书信。请王公子过目。”

  王希尧接过书信。

  是张三丰的笔迹。

  宋远桥是武当派掌门人,张三丰是武林活神仙。更何况,王希尧在张三丰的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。尤其是睡功和纯阳功,王希尧受益匪浅。

  他们二人的面子,是必须要给。

  王希尧对宋青书说道:“好。我这就让云儿给你安排住处。以后,你就留在天心阁学剑。”

  宋青书说道:“听太师父说,天心阁的剑术通玄。不是可否让我见识一下?”

  王希尧和宋青书的年纪,差不多大。

  宋青书这个“二代”从小就在武当山,经常得到张三丰的指点,有傲气。

  少年得志,并非是福。

  下山之前,张三丰一再叮嘱宋青书,到了天心阁不可自大。但是宋青书还是忍不住,想要试探王希尧的武艺和剑术。

  王希尧手指轻轻一弹,一道剑气射向了宋青书。

  以王希尧的修为和剑术造诣,全力施展剑气,速度之快,张三丰都要竭尽全力才能抵挡。

  宋青书嘛,只有被秒杀的份儿。

  不过,王希尧的这一道剑气很慢,慢到宋青书能看清楚。

  宋青书拔出剑,格挡。

  剑气击打在长剑上,无声无息。宋青书甚至没有察觉到力量。

  好像,剑气不带有任何攻击力。

  正当宋青书疑惑的时候,手中的长剑化成了碎片,掉落在地上。

  王希尧说道:“宋青书,既然张真人让你来天心阁学剑,你就该放下心中的偏见和傲气。切不可刚愎自用。否则你学不到天心阁的剑术。”

  “真正厉害的剑客,不是杀伤力大,而是有着精准的掌控力。还有,你拔剑的速度太慢,有几个动作完全是多余。”

  宋青书彻底服气:“王公子教训得是。宋青书记住了。”

  不服气不行。

  王希尧能做到的事情,宋青书做不到,这就是本事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