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 杀机暗藏,一山不容二虎。_诸天以剑问道
卡西小说网 > 诸天以剑问道 > 第77章 杀机暗藏,一山不容二虎。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77章 杀机暗藏,一山不容二虎。

  王希尧回到木屋,盘膝坐在床上,调息了好一阵子,气息才平复下来。

  风清扬说道:“你不该拔剑。”

  王希尧微微一笑,说道:“师父,岳师兄和宁师姐不是左冷禅的对手。当时的情况,我要是不拔剑震慑左冷禅和其他门派的人,他们就不会把华山派放在眼里。”

  风清扬说道:“可是你的身体情况,实在不容乐观。以后,可不要再轻易拔剑和别人动手,否则你的身体会崩溃。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师父的话,弟子记住了。”

  风清扬摇了摇头,走了出去。

  王希尧看似性子随和,可是太有主见,一旦他认定了的事情,就不会做出改变。

  做了,也不会后悔。

  其固执程度,让人难以想象。

  人,太有主见,个人意志就会强大。风清扬的话,王希尧未必能全部听进去。

  ……

  宁中则走进木屋,说道:“师弟,你好一些了没有?”

  王希尧点头说道:“经过调息,我现在的精神好多了。宁师姐,你不是在招待客人吗?怎么到思过崖来了?”

  宁中则拿出一封书信,递给王希尧,说道:“我是给师弟你送信来的。来自黑木崖。”

  王希尧一愣。

  见到信封上的字迹,立刻就知道是谁寄来的信件。

  王希尧说道:“为了给我送信,师姐你还特意跑一趟。真的是太谢谢了。”

  宁中则犹豫了一下,道:“师弟,你和魔教……”

  王希尧一脸坦然,说道:“我和魔教毫无瓜葛。来华山前,我住在村里。我隔壁的那个少年,比我大五六岁,他是个修行天才。之后我遇见师父,就来离开村子,来到华山修行。没想到他选择去了黑木崖。”

  宁中则说道:“能被师弟你称赞为天才的人,那么就一定是天才。”

  等宁中则离开,王希尧才打开信件。

  只见信上写道:希尧贤弟,一别数年,不知你是否还活着。不是为兄要诅咒你,而是你的身体太过于虚弱,实在是令人担忧。

  贤弟你当年提出的修行道理,对为兄帮助甚大。到了黑木崖,进入神教,为兄的武艺剑术日益精进,前不久刚跨入一流境界。

  为兄在神教广结善缘,做事还算用心,深得任我行的青睐。或许用不了多久,为兄职位又可以再升一升。

  希尧贤弟,你要是没死,还请给为兄回个信。

  信件的最后的落款,就两个字。

  东方。

  王希尧放下书信,轻轻地说了一句:“东方不败。”

  回想起数年前。

  那个和自己住一个村子,喜欢武艺的清秀少年。王希尧硬是没有料到,他会是将来的魔教之主,“天下第一”的东方不败。

  王希尧拿出笔墨,写回信。

  东方兄,华山风景怡人,适合养心练剑,目前来看,我暂时可能还死不了。数年来,我刻苦磨炼剑术技艺,颇有成效。再过不久,我的剑术就能突破人剑合一,达到新的技艺境界……

  ***

  宾客散去。

  华山派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。

  岳不群把大部分精力都是放在了修炼《紫霞神功》上面,就连教弟子剑法,都是由宁中则来负责。

  可能是岳不群不适合练紫霞功。

  他的功力精进极为缓慢,长此以往,想要进入一流境界,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。

  于是,岳不群有些心急。

  光大华山派门楣。

  左冷禅。

  还有王希尧的那一剑。

  都像是沉甸甸的巨石压在了岳不群的心坎上。没有高深的功力,没有超越常人的剑法,岳不群一件事情都做不成。

  反倒是宁中则,心态平和,练习王希尧的剑谱,功力和剑术精进极快。

  不过是过了几个月的时间,宁中则和岳不群比剑切磋,二人就可以打得不相伯仲。

  岳不群越是心急,就越是修行不顺。有好几次,他强行练气,差点就岔了气,造成内伤。

  宁中则说道:“师兄,你还是不要强练紫霞功了。希尧师弟送给我们的剑谱是上乘武学。我们只要严格按照剑谱来练,修为和剑术一定可以精进。”

  岳不群脸上闪过一丝怒气,冷哼一声:“师妹,你可别忘了,王希尧是剑宗传人。剑宗的修行,能和我们气宗一样吗?剑宗的剑术的确可以速成,但那是走入了歧途,是邪道。”

  岳不群说剑宗的剑术是速成,可是他自己心里却是急功近利。

  只是,岳不群自己没有意识到罢了。

  宁中则叹了口气,不想再和岳不群争辩。

  因为没有任何意义。

  剑宗,气宗,争斗了上百年,到了现在都还没有一个真正的结论呢。以后,还要继续争辩下去吗?

  岳不群都没有看过王希尧的剑谱,更没有练过,就直接下定论。宁中则觉得是不对的。

  夜晚。

  宁中则已经在熟睡。

  书房的油灯还亮着。

  岳不群在书房里来回踱步,最后还是忍不住,翻开了王希尧的剑谱。

  剑谱第一页,只有一句话。

  剑,手足之延伸。

  剑谱第二页,依然只有一句话。

  修心练剑以养生。

  嗯?

  岳不群愣住了。

  修心,练剑,养生。

  不是剑宗的路子啊。倒是和气宗的修行理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翻开剑谱第三页,是对剑术技艺的五个层次的描述。

  纯熟、入微、意境、合一、剑势。

  剑势,是王希尧添加上去的。

  剑势和气势,是一样的道理,已经是上升到了精神层面。

  重剑无锋,大巧不工,其实就是剑势的范畴。

  岳不群彻底被剑谱吸引。

  剑谱上的修行理念,超越了岳不群对剑术的认知。

  哪怕岳不群心里再怎么不认同王希尧,觉得他是剑宗余孽,但是他认同剑谱上的修行之道。

  不得不认同。

  因为剑谱上的剑术,对于岳不群来说就是至理。

  岳不群翻阅剑谱的速度很慢。他一边阅读,一边细心揣摩,甚至都没有察觉到时间的流逝。

  当看完了剑谱,天都快亮了。

  岳不群站起身来,活动一下筋骨,心中暗道:“剑谱肯定是风师叔让王希尧送来的。王希尧一个毛头小子,不可能有着如此高深的剑术之理。”

  ………

  王希尧把练剑的感知,还有对剑术技艺和领悟,陆续传递给本尊。

  直到岳不群和宁中则的女儿岳灵珊都长大成人,王希尧都还没有“消散”。

  终于可以确定一件事情。

  那就是九鼎记世界里的时间流速,和笑傲江湖世界里的时间流速不一样。

  王希尧的剑术技艺,刚达到“重剑无锋大巧不工”的境界。肯定还不是裴三的对手。

  既然本尊还活着,那么和裴三的比武,就还没有进行。

  王希尧有些兴奋。

  时间流速不一样,自己就可以拥有更多的时间来探索剑道的极致和长生之道。

  岳不群走上思过崖,正好见到王希尧练剑。

  王希尧手中明明是轻飘飘的木剑,可是打出的剑招和气势,让岳不群感觉到非常沉重。

  盯着王希尧的木剑,岳不群的心神好像被泰山压顶一样。

  思维、呼吸、动作,都被沉重的气势压得迟钝了下来。

  “是剑势!”

  岳不群心中震惊:“王希尧果真练成了剑势。”

  这么多年来,岳不群偷偷地练王希尧的剑谱,不过才是人剑合一的境界。

  可是想要练成剑势,岳不群一点头绪都没有。

  王希尧收了剑,笑着说道:“岳师兄,你还是第一次来我这里吧。快屋里请。”

  岳不群点了点头,跟着王希尧进了木屋。

  王希尧给岳不群倒了茶,说道:“岳师兄,不知你来思过崖,可有什么事情?”

  岳不群摸着胡须说道:“有点事情,想要和王师弟商量一下。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你说。”

  岳不群说道:“王师弟,你对华山派有功。你提出做生意,我们华山派这些年来的确是赚了许多钱。有了钱财,就可以养得起更多的弟子。目前,华山派的弟子已有过千人。”

  “冲儿、梁发、陆大有,还有珊儿,都喜欢往王师弟你这儿跑。你指点他们修行,传授他们剑术,岳某感激不尽。”

  “可是。王师弟你毕竟是剑宗传人。冲儿和珊儿他们和你亲近,怕是有点不合适。”

  令狐冲、梁发、陆大有、岳灵珊他们,只要有了时间就往思过崖跑。

  他们都喜欢王希尧这位小师叔。

  王希尧不但剑术精妙,修为高深,说话还特别有意思,能讲很多有意义的小故事。

  王希尧随意点评,就可以让他们修为精进,犹如被醍醐灌顶一般。

  王希尧虽然是住在思过崖的木屋里,专心修行,参悟剑术,但是他在华山派的影响力可不小。

  岳不群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。

  华山派,不是剑宗的,更不是王希尧的,而是他岳不群的。

  岳不群拿出两本剑谱,说道:“王师弟,《养吾剑》和《希夷剑》是我华山气宗的上乘剑术。你之前想参悟,我一直拒绝。现在,我把两本剑谱送给你。”

  王希尧喝了一口茶,平静地问道:“有什么条件?”

  王希尧不相信有免费的东西。岳不群“献殷勤”,必有所求。

  岳不群说道:“你离开华山。”

  王希尧微微一笑,并不气恼:“你是要赶我走啊。岳师兄,你的做法,太霸道了点。华山,华山派,不是你岳不群一个人的。我想留下,没人能赶我走。”

  岳不群低头喝茶,眼中的杀机一闪即逝,笑着说道:“王师弟,一山不容二虎,道理你应该懂。你不走,就是铁了心要和岳某为敌。”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