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5章 剑,不是这么用嘀。_诸天以剑问道
卡西小说网 > 诸天以剑问道 > 第245章 剑,不是这么用嘀。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45章 剑,不是这么用嘀。

  “咳咳。”汪剑通又咳了两声:“李少侠要见识丐帮绝学,用不着等峰儿回来。就让老夫来领教李少侠的高招吧。”

  马大元和白世镜等人都是大惊失色。

  汪剑通已经是病入膏肓,如何能再和人动手?

  马大元说道:“帮主,不可啊。”

  康敏眼中闪过一丝喜色。

  康敏不喜欢马大元。

  毕竟马大元比她大了二十多岁,相貌又不出众。她嫁给马大元,只是看中马大元是副帮主的身份。

  如果汪剑通死了,马大元身为副帮主,就可以成为帮主。

  到时候,她康敏就是名正言顺的帮主夫人。

  当然,这只是康敏的一厢情愿想法。

  整个丐帮除了她,谁不知道下一任帮主是乔峰?马大元不论是武功,还是威望,都不足以担任帮主之位。

  徐长老说道:“帮主,你没有必要出手。我们等乔峰回来。”

  汪剑通看了一眼丐帮的高层,暗自摇头,要是你们争气,自己又何必强行出手?

  整个丐帮,除了乔峰,没有一位真正高手。

  马大元、白世镜、徐长老等人,只能算是江湖中的二流身手。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。

  汪剑通说道:“老夫是练武之人,不想死在病床上。老夫更不能让别人小瞧了丐帮。李少侠,请。”

  李延宗说道:“哈哈,前辈的心气让人佩服。好,那晚辈就得罪了。”

  汪剑通深吸一口气,运转内力。他那浑浊的眼睛,顿时变得明亮了起来,腰板挺得笔直,脸上的皱纹好像少了一些。

  汪剑通整个人精神焕发,没有了病容,好像年轻了十岁。

  “李少侠,老夫只能出一掌,你若是能接得住,就算你赢。”汪剑通盯着李延宗说道。

  李延宗抽出了长剑,点头说道:“晚辈有幸见识到震惊武林的降龙掌,不胜荣幸。”

  李延宗表面上淡定,但其实心中非常谨慎。

  汪剑通病重,大限将至,看似没什么威胁,其实这样的人最不好惹。

  不怕死,敢搏命。就是汪剑通此刻的状态。

  汪剑通的殊死一掌,绝对恐怖。

  “亢龙有悔!”

  汪剑通打出了降龙掌的亢龙有悔。这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掌,他喊出“亢龙有悔”的时候,就像是在念咒语。

  声音、动作、精神,和谐共振。这一掌“亢龙有悔”有了点天人合一的韵味。

  李延宗眼中带着一丝惊骇。

  丐帮的降龙掌,不愧有着天下第一掌法的威名,真是名不虚传。

  嗡。

  一声剑鸣。

  李延宗出剑了。

  他用的不是家传武功,而是在西夏一品堂学到的剑法。这么做,当然是为了隐藏真实身份。

  李延宗被震退。

  掌力消散。

  汪剑通说道:“没想到老夫临死之际,却能领悟降龙掌的更高境界。可惜……老夫这一掌,力不从心。否则,李延宗你绝对活不了。”

  李延宗点头说道:“前辈说得不错,你若是没病在身,我接不下你这一掌。”

  汪剑通不再说话,就那么静静地站着,依旧是打出亢龙有悔的姿势。

  汪剑通呼吸停止,意识消失。

  “师父。”

  院子外面传来乔峰的声音。

  是乔峰和王希尧赶到。

  乔峰几步走到汪剑通的身边,沉默了一会儿,才说道:“师父已经走了。”

  王希尧双手合十,念了声佛号:“阿弥陀佛。”

  没想到自己和乔峰以最快的速度赶路,回到丐帮总部,还是没有见到汪剑通的最后一面。

  “帮主……”

  得知汪剑通去世,丐帮的高层都是一脸悲痛。只不过内心真正悲伤的人有多少,就只有天知道。

  乔峰瞪着李延宗,冷声说道:“是你害死了我恩师!”

  李延宗仔细观察乔峰,说道:“我和汪剑通前辈是光明正大比武。他的死,不关我的事。乔兄,你若是要打,我李延宗接着就是。丐帮是大宋第一大帮派,可是我西夏一品堂也不是浪得虚名。”

  乔峰说道:“你是西夏一品堂的人?你们偷袭,捣毁了丐帮几个分舵,你今天送上门来,倒是省得乔某去找你。”

  李延宗说道:“成王败寇。你们也可以偷袭西夏一品堂。”

  李延宗是在为西夏朝廷做事,严格来说,他不算是纯粹的江湖中人。

  李延宗和乔峰这样的草莽英雄不同。他有着政客的潜质,不讲江湖侠义,而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。

  西夏一品堂偷袭丐帮的分舵,就是李延宗提出的主意。

  乔峰愤怒道:“乔某今日就领教阁下的高招。”

  话音未落,乔峰向李延宗冲了过去。

  乔峰的掌力势大力沉,是大开大合的风格。

  李延宗的武功走的是灵巧的路子。

  李延宗不和乔峰硬碰硬,而是选择了游斗。乔峰一时半会儿,倒是拿不下李延宗。

  王希尧站在一旁,被李延宗的剑法吸引。

  王希尧忽然闭上眼睛,心中暗道:“师兄的功力在李延宗之上。可是李延宗这家伙的轻功身法太灵活。李延宗的身法……和那个蒙面老头有点相似,二人的轻功身法,绝对是一脉相承。奇怪,我没有练过剑术,为何能看出李延宗剑法中的破绽?”

  李延宗的剑术造诣在江湖武林中绝对是达到一流剑客的层次。

  可是,在王希尧的眼中,李延宗的剑术却是烂得一塌糊涂。

  砰!

  乔峰一掌将李延宗震退。

  李延宗借助乔峰的力量,像一只蝴蝶向后飘去,动作飘逸,如翩若惊鸿。

  王希尧心中暗道:“李延宗没有完全避开掌力。师兄刚才那一掌,伤到了李延宗。”

  李延宗卸去了掌力,感觉到喉咙一甜,口鼻中有血腥味。

  是淤血在上涌。

  李延宗一咬牙,把涌到口中的鲜血又吞了回去,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,抱拳道:“乔兄功力深厚,掌力精纯,李延宗今日领教了。”

  乔峰没想到李延宗的轻功身法如此厉害,说道:“你的身法和剑术也很厉害。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李延宗,你不是我师兄的对手。我能感觉到,你已经受了内伤。还有,剑,不是你那样用的。想要打赢我师兄,你回去再练十年的剑术再来吧。”

  李延宗看了王希尧,冷声说道:“你是谁?你也懂剑法?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王某只是少林寺一俗家弟子,无名之辈。我没练过剑法,不懂剑,只是感觉你的剑术还没有真正入门。”

  李延宗的剑术,变化多端,其实是花里胡哨,人剑合一的境界都没有达到。

  李延宗嗤笑道:“不懂剑法,你就不要乱说。行走江湖,要切忌祸从口出。乔兄,改日我再来向你讨教。告辞。”

  李延宗跃出院子,施展轻功消失不见。

  乔峰没有追击。

  李延宗的轻功身法灵活,就算乔峰追了上去,未必能追上。

  目前最重要的是处理汪剑通的后事。

  对付西夏一品堂,将来有的是时间。

  ……

  李延宗离开了丐帮总舵,觉得安全了,撕掉脸上的人皮面具,露出了清秀英俊的面容。

  噗嗤。

  李延宗喷出了一口淤血。

  “盛名之下无虚士。乔峰,你果然厉害。”李延宗愤恨道,“不过,我慕容复是不会出给你。下一次‘南慕容’一定能击败‘北乔峰’。还有那个少林寺的俗家弟子,竟敢讽刺我不会使剑,真是岂有此理。哼,你我再相遇,你就会死在我的剑下。”

  慕容复是个高傲自负的人,容不得他人说自己有缺点。

  他化身李延宗在西夏一品堂混得风生水起,还没有受到过挫折。

  王希尧只是说他不会用剑,慕容复就起了杀心。可见,慕容复心眼小,并不是个豁达之人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