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2章 夜袭_诸天以剑问道
卡西小说网 > 诸天以剑问道 > 第182章 夜袭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82章 夜袭

  雨停了,北斋走出小院,消失在夜色中。

  北斋姑娘,书画双绝,堪称一代大家。只不过她也只是一个工具人,是别人手中的一枚棋子。

  北斋来到丁白缨的住所。

  丁白缨正在练刀术。

  她身为戚家刀的传人,戚家军虽然覆灭了,但是刀法传承不能丢。

  丁白缨说道:“姑娘,你怎么来了?”

  黑灯瞎火的,又在下大雨。北斋就算女扮男装,往外面跑一样不安全。

  要是北斋出了点问题。

  丁白缨跟主上没法交代。

  北斋说道:“锦衣卫盯上我了。我那地方不能再住。我没地方去,只能先来你这里躲一阵子。”

  丁白缨一脸凝重。

  杀郭真公公,丁白缨自认做了仔细的收尾。没想到,还是被锦衣卫查到了端倪。

  那些锦衣卫,不容小觑。

  不过,想到锦衣卫是专业查案子,追踪找人方面,有些经验,丁白缨就不觉得奇怪了。

  丁白缨看了一眼北斋身上的装扮:“这身衣服不适合你。”

  北斋的身材清瘦娇小,王希尧的衣服她穿在身上,是不合身。

  北斋说道:“来之前,我遇见了一个道士。”

  丁白缨问道:“道士?”

  北斋点了点头。

  把闯进小院,和王希尧见面的过程说了一遍。

  “我可以确定,我是第一次见到那个小道士。”北斋说道,“可是奇怪,他竟然一眼就看破了我的身份。”

  北斋,并不是她的名字,只是一个雅号。就像是青莲、东河、南山,这样的雅号一般后面还会加个居士。

  最著名的,当属李白,青莲居士。

  北斋的名字,其实是叫妙玄。

  丁白缨陷入了沉思。

  外界流传着不少北斋的字画,大家都以为北斋先生的男子,甚至是年过花甲的老者。

  谁能想到,北斋会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妙龄姑娘?

  那个小道士能一眼认出妙玄的身份来,显然不是个简单的人物。

  必须要重视起来。

  丁白缨说道:“明天,我们去见一见那个小道士。”

  ……

  上午。

  王希尧穿着道袍,来到街边摆摊算命。

  因为王希尧算得准,一句提点的话,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。

  有了口碑,附近的百姓们都喜欢来他这儿算卦。

  王希尧的生意,好了很多。

  丁白缨和北斋站在远处,静静地看着王希尧。

  “就是这个小道士?”丁白缨问道。

  北斋点了点头。

  确定了人,问题就好办了。

  就在此时。

  沈炼再次来到王希尧的摊位前。

  看到了沈炼,丁白缨的目光一闪。

  小道士果然和锦衣卫有勾结。

  沈炼不认识丁白缨。

  但是丁白缨却认识沈炼。

  丁白缨对师兄陆文昭麾下的锦衣卫百户、总旗、都是一清二楚。

  丁白缨说道:“姑娘,走,我们回去。”

  二人如无其事地回到清风茶楼。

  清风茶楼。是一个秘密据点。

  ……

  下半夜。

  大街上没有一个人影,几声狗叫从百姓家的院子里传出来。

  陆文昭来到清风茶楼门前,左右看看,再三确定没有人跟踪,这才敲门。

  敲门声很有节奏。

  是暗号。

  丁泰拿着狼牙棒,打开门,说道:“师伯。师父正在二楼等你。”

  陆文昭点头道:“嗯。”

  陆文昭上楼。

  丁泰立刻关上了大门。

  来到二楼。

  陆文昭说道:“师妹,这么晚了,你让我过来干什么?黄首辅家里被盗,我现在正在查这个案子,忙得很。小事情,就不要让我亲自过来。”

  黄立极的府上被盗,陆文昭一点都不关心。他关心的是黄立极失去的那一笔庞大财富,到底去了哪里?

  天下间,就没有不透风的墙。

  黄立极家里三十万两白银,数万两黄金,被强人盗走。陆文昭得知消息,立刻就禀告主上。

  主上已经下了死命令,一定要把黄金和银子追回来。有了这么大的一笔财富,可以做很多的事情。

  京城的各个城门,都被陆文昭安排人盯死。

  陆文昭可以确定,这一笔财富肯定还在京城,没有被运送出去。

  丁白缨说道:“师兄,我找你来,可不是为了小事情。北斋姑娘暴露了。你麾下的那个百户沈炼,最近和街头算命的小道士走得很近。皇上落水的案子,我担心很快就会水落石出。到时候,不但我们在劫难逃,可能还会连累主上。”

  在船上做手脚,让皇上落水差点被淹死。

  这一切,都是陆文昭他们这个集团做的。

  真要是暴露,陆文昭他们就是灭顶之灾。谋害皇上,是要被诛九族。

  陆文昭眼中带着杀机。什么北斋,什么小道士,都要除掉。

  主上要谋大事,不能有丝毫意外。

  陆文昭说道:“杀了他。师妹,我们今晚就动手。免得夜长梦多。”

  丁白缨点头说道:“好。我让丁泰和丁翀一起去。”

  丁泰和丁翀都是丁白缨的弟子。二人做过边军,身手不弱。

  ……

  屋里点着油灯。

  王希尧坐在书桌前,研读《道德经》。

  陆文昭翻过院墙,进了小院。

  随后,丁白缨带着丁泰和丁翀也进来了。

  王希尧站起身来,看着四人说道:“门没有反锁,你们大可以走正门进来。四位,夜已深,要算卦请明天再来。”

  算命?

  陆文昭是一点都不相信江湖术士和算命先生。他觉得,和尚道士摆摊算命,就是骗人钱财。

  陆文昭说道:“王道长,给我们算命……就算了吧。你还是给你自己算一卦。你觉得,你还能活多久?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我能活多久,可能超乎你们的想象。千户大人,丁师父,你们深夜来访,心藏杀机,是想要王某的性命吗?”

  陆文昭说道:“我和师妹的身份,小道士你果真知道。看来,你知道的东西,比我预料的还要多。”

  王希尧笑着说道:“我会算命嘛。”

  陆文昭说道:“师妹,动手。杀了这个小道士。”

  丁泰和丁翀率先冲了上去。

  他们以为,收拾一个细皮嫩肉的小道士,会不费吹灰之力。

  没想到王希尧伸出双手,直接握住了狼牙棒和短刀。

  丁泰的狼牙棒,是重型兵器,被击中,哪怕武艺再高的人,都要伤筋动骨受内伤。

  可是。

  丁泰和丁翀在王希尧面前,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。

  王希尧说道:“别打坏了我屋里的东西。”

  轻轻一用力,王希尧就将他们震开。

  丁白缨说道:“道长,原来你是个高手。”

  锵!

  丁白缨抽出苗刀,一个直刺。

  攻向王希尧的咽喉。

  戚家军的刀术,没有一点花里胡哨的招式,全部是战场上淬炼出来的杀招。

  刀法的每一招每一式,都是以杀敌为目的。丁白缨的刀法,是真正的“只杀敌不表演”。

  王希尧用手指一弹。

  强大的指力击中刀尖,震荡的力量传递到丁白缨的身上。她浑身一震,整个身体都麻痹了,使不上劲,像是遭到了电击。

  丁白缨后退几步,惊骇地瞪着王希尧:“……你,到底是何方神圣?”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