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章 匹夫之剑有大用_诸天以剑问道
卡西小说网 > 诸天以剑问道 > 第12章 匹夫之剑有大用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2章 匹夫之剑有大用

  王希尧的剑舞表演,堪称完美。

  吕布妒忌得眼睛发红。不行,不能只是让王希尧这小子出风头,自己也要在义父面前表现一下。

  吕布心胸狭隘,见不得别人好。王希尧表现得越是惊艳,他心中就越是不痛快。

  “义父。”吕布站起身来,“只让希尧公子舞剑,单调了一些。大家都还没能尽兴,不如让我再给大家表演一番。”

  董卓高兴道:“我儿奉先有此兴致,那就亮出你的本事,让在场的公卿大臣们都知道你的能耐!”

  收服吕布,董卓只是付出了一匹赤兔马。

  赤兔马再宝贵,也不过是一匹马。用一匹骏马就换来吕布这样的战将,董卓大赚。

  同时,在有心人的眼中,吕布就显得非常廉价,他的价值和一匹骏马相当。

  吕布诛杀自己的义父丁原,又认董卓为义父,毫无忠义可言。吕布的个人勇武之力,没有任何人否认,可是他的人品,没有人喜欢。

  吕布环顾大殿,随后,向大门口处的巨鼎走去。

  吕布抓起巨鼎,一用力,将鼎抛了起来。

  王希尧瞳孔微微一缩,心中惊叹道:“好强的力量!这个巨鼎的重量起码有五千斤以上。”

  一力降十会。

  王希尧的剑术技巧高明,可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发挥不出任何作用。

  吕布有着霸王巨力,两百斤重的方天画戟挥动起来,一点都不会感到吃力。

  王希尧可以想象得到,吕布要是骑上赤兔马,手握方天画戟冲进敌军之中,杀敌就像是在割草。

  吕布单手托着巨鼎走进大殿,脚步轻灵,手臂没有一点颤抖。

  董卓哈哈一笑,高兴道:“好,好,好。我儿奉先真是神力。”

  董卓是武将出身,对力量的认知比文官要高。

  吕布可以轻易托起五千斤重的巨鼎,那么吕布至少拥有万斤的巨力。

  吕布把玩儿了一会儿巨鼎,将巨鼎轻轻放在大殿的中央。

  吕布轻蔑地看了王希尧一眼,说道:“剑技再好,不过是街头杂耍。力量才是根本。希尧公子,你太弱,还是回去练一练力量,再出来献技吧。”

  王希尧抱拳鞠躬,说道:“奉先将军神力,王某甘拜下风。”

  吕布脸色得意,认为王希尧被自己震撼到了,满意地回到了位置上,继续饮酒吃肉。

  董卓让人给王希尧安排了一个位置。王希尧来投靠,董卓肯定要给他一个席位。

  ……

  参加完董卓的宴席,王希尧回道剑馆,夜色已经降临。

  王希尧刚走进剑馆,虹桃就说道:“公子,有人要见你。”

  “什么人?”王希尧有点好奇。

  莫非是曹操又来了?

  虹桃说道:“是一个商贩。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带我去见他。”

  商贩躺在床上,已经快不行了。

  商贩的胸膛上,有着一道很深的剑痕,流血不止,生命力在快速流逝。

  商贩见到了王希尧,眼神亮了一下,艰难地说道:“希尧公子……求您……救救小人的妻儿。”

  王希尧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,他握住了商贩带着血迹的手,坚定地说道:“你放心,我一定会救你的妻儿。”

  商贩点头道:“多谢……”

  话还没有说完,商贩就去世了。

  商贩身受重伤来剑馆求救,是依靠执念支撑到了现在。否则,说不定走不到剑馆,他就会死在了路上。

  王希尧望着商贩的尸体,脑海里回想着自己和季云师兄第一次去街面上收取保护费,那时候商贩交钱,是一脸的不情愿。

  王希尧向虹桃和季云问道:“到底是什么情况?是谁杀了他?”

  季云说道:“是西凉军。西凉军冲进了他的家里抢夺财物和粮食……”

  王希尧什么都明白了。原来,是董卓麾下的西凉军作恶。

  王希尧转身就往外走。

  季云连忙说道:“王师弟,你要去哪里?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我先去商贩的家里看一看。要是他的妻儿还活着,我无论如何也要把他们救出来。”

  答应了的事情,就一定要办到。

  做人,不能言而无信。

  虹桃说道:“公子,我跟你一起去!”

  王希尧摇头道:“你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,外出很危险。你留在剑馆,把青釭剑给我就行了。”

  青釭剑,虹桃是一直背在身上。

  她把青釭剑交给了王希尧,嘱咐道:“公子,你要小心。”

  ……

  商贩住址,王希尧知道在哪里。

  王希尧来到家里,商贩的妻儿已经倒在血泊里失去了生命气息。家里值钱的东西,全部给抢走,留下一片狼藉。

  王希尧心中震怒,但是他的表情却是很平静,只是眼神有些凌厉。这是怒到极致的表现。

  祸害商贩一家的是十多个西凉军,他们还在隔壁继续掠杀其他百姓,并没有离开。

  王希尧截住了十多个西凉军。其中有一个西凉军穿着盔甲,腰间挂着佩剑,是一个校尉。

  “小子,你是谁?”一个西凉军问道。

  王希尧反问道:“人,是你们杀的?”

  西凉军哈哈一笑,说道:“不错。我们进屋拿东西,他们竟敢反抗。谁反抗西凉军,就是反抗相国,反抗相国,就该死。”

  王希尧点头说道:“你们承认杀了人,那就没有问题了。”

  锵!

  青釭剑出鞘,一道剑光闪过。这个西凉军的首级瞬间被斩了下来。

  校尉大怒,说道:“小子,你找死。给我上,杀了这小子。”

  青釭剑不断收割着这些强盗的性命,不到十个呼吸时间,十多个西凉军就倒在了地上,只剩下了校尉还站着。

  校尉身体在颤抖,惊恐道:“你是希尧公子?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你认识我?”

  校尉说道:“洛阳城能有此剑术的人,除了希尧公子,再找不出第二个人来。希尧公子,你今日投靠了我们相国,你我都是相国的人,咱们不是敌人。你放过我,我把抢来的钱财,全部都给你。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我放过了你,可是,谁又放过那些被杀的无辜百姓?天子之剑,诸侯之剑,匹夫之剑,世人都觉得匹夫之剑只能争勇斗狠。可是我觉得,匹夫之剑亦有大用,至少杀你们这些强盗用得着!”

  校尉知道王希尧不会放过自己,突然暴起袭击,拼死一搏。

  校尉身上的破绽太多。

  王希尧随意一挥剑,青釭剑直接将他腰斩。校尉那身上的盔甲在锋利的青釭剑面前,不堪一击,没有起到丝毫防护作用。

  ………

  校尉,算得上是军中的高级将领,只是比将军低了一个级别。

  西凉军里也没有多少校尉。一个校尉被刺杀,是大事情。

  董卓得知了十多个西凉军被杀,其中还包括一位校尉,顿时大怒。华雄的心中一样愤怒。因为被杀的十多个西凉军,就是他的麾下。

  自己的人被杀了,华雄觉得丢面子。

  董卓说道:“查,一定要查清楚。咱家倒要看看,是谁敢杀我西凉军。”

  华雄说道:“相国,李校尉他们都是被利剑所杀,全部一招致命。李校尉武艺不俗,可是根本就没有一点反抗之力,直接被腰斩。整个洛阳城,有此剑术造诣的人,只有王希尧!”

  王希尧的剑舞表演,给华雄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  现在属下被利剑刺杀,不用证据,华雄第一时间就认定,王希尧肯定是凶手。

  吕布点头道:“有道理。义父,能顷刻间击杀李校尉他们,除了王希尧,怕是没有人能办到。”

  董卓脸色阴沉,说道:“来人,传唤王希尧来见咱家。”

  ……

  王希尧来到了董卓的府邸。

  董卓大声呵斥道:“王希尧,你为何要杀我西凉的将士?”

  斩杀西凉军的时候,王希尧可以确定,周围没有其他人。

  董卓是在诈自己!

  王希尧的表情懵了,眼神有些茫然,问道:“杀西凉将士?相国何出此言啊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相国可否为某解惑?”

  王希尧没有学过表演,但是伪装嘛,无师自通。谁小时候还没有说过谎话。只要没有证据证明自己杀了人,打死不承认,暂时就不会有危险。

  董卓一愣,王希尧这小子一脸茫然,凶手真的不是他?

  董卓把十多个西凉军被杀的事情,给王希尧说了一遍。

  “李校尉他们的尸体上,全部都是剑痕。他们是被剑术高手所杀。李校尉更是被利剑腰斩。华雄和奉先都说是你下的手。”董卓盯着王希尧说道,“王希尧,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回相国的话,人,不是我杀的。相国,天下间懂剑术的人不知凡几,只凭剑伤就断定是某所为,某不服。还请相国明察,还我清白。”

  华雄指着王希尧,愤怒道:“王希尧,整个洛阳城只有你的剑术最高明。不是你下的手,还能是谁?”

  王希尧说道:“华雄将军说我的剑术最高明,为何我自己不知道?我练剑不过数年时间,又没有和其他剑客比过剑,比我剑术高明的人,肯定有不少。更何况,我用的可是木剑。试问,木剑如何杀人?我刚投靠相国,就出了这种事情,一定是有人栽赃,想要借用相国的手除掉我。”

  董卓脸上的表情一阵变幻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华雄和吕布的判断有道理。可是王希尧的话,也很有道理。

  王希尧就是要利用董卓多疑的性格,把水搅浑,转移他们的视线。

  吕布说道:“王希尧,那你说一说,是谁要栽赃你?”

  王希尧给了吕布一个白眼,没有回答他的话。谁是董卓的政敌,可能就是谁栽赃,这么简单的道理,吕布都不懂。真是为吕布的智商着急。

  董卓挥了挥手,说道:“希尧,你先回去。”

  此刻,董卓对王希尧说话的语气,柔和了很多。王希尧知道,自己这一关算是过了。

  王希尧离开了之后。

  董卓来回踱步,愤愤不平地说道:“朝廷里,还有人在暗中和咱们作对。咱们一定要把这些势力揪出来,把他们一个一个砍了,烹了!”

  董卓、吕布、华雄都只是在意李校尉他们的死因。

  至于西凉军杀百姓,抢夺财物,他们一点都不重视。死几个泥腿子和商贩,有什么关系?小事儿而已。

  军人保家卫国,为国为民?西凉军里都没有这样的思想意识。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