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_最好的你
卡西小说网 > 最好的你 > 第4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4章

  孙恬恬初战落败,心情有点复杂。

  中午和室友们在外面吃饭,程朵拍着她肩膀,“不要沮丧不要慌,你可以的,我看好你哦!”

  谢妍和何苗也跟着异口同声,“我们都看好你!”

  孙恬恬双手托腮,原本正在想事情,看见她们三个这反应,噗地下就笑了出来,“我没沮丧,这才哪儿跟哪儿啊。”

  她可是做好了长期作战准备的。

  程朵说:“那你一直不说话,我还以为你被打击得没信心了呢。”

  孙恬恬笑呵呵的,“没有,我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做,沈念深真的比我想象中高冷很多。”

  “是吧是吧,没骗你吧,沈念深真的不是一般地难搞,你想想从大一到现在,追他的女生基本没断过,而且好几个都很漂亮,但他居然一个动心都没有。”谢妍摸摸下巴,一脸困惑,“也不知道喜欢什么样的。”

  孙恬恬倒是笑眯眯的,骄傲地抬抬下巴,“指不定就是在等我呢。”

  程朵拍了下她脑袋,笑她,“你够了啊甜甜圈,自恋死了。”

  孙恬恬单手撑着头,微偏着脑袋,脑海里浮现出沈念深那张面无表情的脸,虽然是冷漠了些,但是真的是帅到爆炸,而且认真听课的样子,实在是太迷人了。

  孙恬恬情不自禁地弯起了嘴角,眼睛望着天花板,又露出了花痴的笑容。

  三个室友相互看一眼,都忍不住笑了。

  情窦初开的女人,真是可怕啊。

  吃完饭,从餐厅出来,四个女生手挽手往学校回。

  正是吃午饭的点,平时宅在宿舍的学生们全都出来活动了,整个学校顿时变得热闹起来。

  经过学校月湖大道的时候,看见学生会和各大社团正在纳新。

  学生会和社团纳新,按理说应该在九月开学的时候就进行了,但孙恬恬他们这届大一新生刚一开学就被送到缙阳山上闭关军训了,军训结束又正好赶上十一国庆,所以学生会和各社团的纳新流程现在才正式开启。

  学生会和社团纳新点分设在月湖大道两侧,每个部门的纳新点前面都摆放着一张桌子和几张凳子,桌子上都放着厚厚一叠A4纸,是纳新报名表。

  无论是学生会这边还是社团那边,几乎每个报名点都很热闹,可见大一新生们对丰富的大学生活还是很有热情的。

  谢妍有点跃跃欲试,问大家,“你们要不要报名啊?我有点想加入学生会诶。”

  程朵说:“想去就去,不过我是没什么兴趣。”

  孙恬恬:“我也没兴趣。”

  “你呢,苗苗?”谢妍激动地抓住何苗的手,“你跟我一起去吧,我一个人有点怕。”

  何苗性子内向,不太想参加这些,“我也不太喜欢。”

  “不要啊!你们都不陪我!”谢妍拉着何苗,“走嘛走嘛,陪我去看看。”

  说着,就拉着何苗往学生会那边的报名点走。

  孙恬恬喊:“你们俩去看,我和阿朵在对面等你们。”

  谢妍大声应,“好!很快就回来!”

  程朵对学生会没兴趣,但是对社团还有点兴趣,拉着孙恬恬,“我们去社团那边看看吧,听说大学社团有点意思。”

  社团的纳新点在学生会对面,种类众多,什么街舞社、羽毛球社、排球社、诗歌社、校园日报社、乐器社、动漫社等等等等……

  程朵拉着孙恬恬从头观望了一圈,最后指着那个动漫社,“要不咱们参加这个?”

  孙恬恬摇头,“我不要,我懒。”

  孙恬恬除了学生的身份,还是一个兼职画手,平时在网上连载点漫画,虽然目前只是毫不起眼的十八线水平,但人活着还是要有梦想的,万一哪天她就火了呢。

  上课画画已经很忙了,再说她还要追男神呢,哪有时间参加什么社团。

  程朵也不是特别有兴趣,见孙恬恬不参加,顿时也不想参加了,“那算了,我们到那边等妍妍她们吧。”

  程朵挽着孙恬恬往边上走,刚走了几步,突然听见有人很大声喊她,“程朵?!”

  程朵一愣,顺着那声音看过去。

  轮滑社纳新处,许厉一脸激动,“卧槽!居然真的是你,狗妹!”

  程朵浑身一个激灵,“狗你大爷!”

  拉着孙恬恬气势汹汹地朝着轮滑社纳新处大步走去,上下打量了许厉一眼,“哼!几年不见,还是那么人模狗样!”

  许厉嬉皮笑脸地怼回去,“几年不见,还是这么汉子。”

  程朵眼睛一瞪,一拳头挥许厉肩膀,“找死是不是?!”

  孙恬恬在旁边有点懵,盯着许厉看了半天。

  这个人,不是上午见过的,沈念深的朋友吗?

  许厉也发现了孙恬恬,顿时笑起来,“缘分啊,美女。”

  程朵看向孙恬恬,“你认识这狗?”

  孙恬恬点头,凑到程朵耳边,“他是沈念深朋友,今天在教室见过。”

  程朵一惊,瞪着眼睛看向许厉。

  许厉笑眯眯,抖了抖手里的报名表,“你们俩,要不要加入我们轮滑社啊?”

  许厉是轮滑社社长,正在为招不到妹子发愁呢。

  孙恬恬眼睛亮了亮,问他,“沈念深也在吗?”

  许厉嘿笑声,朝着孙恬恬露出个暧昧的眼神,“虽然不在,但我可以把他弄来。”

 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近水楼台先得月,还有一句,知己知彼百战不殆。

  总之,这天下午,孙恬恬成功打入了沈念深的内部,借着程朵的关系,轻轻松松就把许厉给挖了过来。

  周日晚上,八点。

  七教楼前的空地上。

  孙恬恬、程朵、许厉,三个人坐在老黄桷树边上的石砖上。

  许厉正在打电话,孙恬恬眼睛亮晶晶盯着他。

  电话那头,沈念深刚刚洗澡从浴室出来,一边擦头一边接电话,“充电宝?现在要吗?”

  许厉:“对对!就是现在,我电话马上就要没电了,你帮我拿来一下。”

  “哦,在哪儿?”

  “七教楼,就我平时玩滑板那片空地上!”

  沈念深嗯了一声,说:“等着,一会儿就来。”

  挂了电话,许厉朝着孙恬恬挑了下眉,“搞定。”

  孙恬恬笑容灿烂,“谢谢你啊,许厉。”

  男生宿舍离七教楼不远,沈念深没一会儿就来了。

  远远的,就看见许厉朝他招手,“阿念,这里!”

  沈念深拿着充电宝,不疾不徐地走过去,走近了,才发现许厉旁边还有两个女生,其中一个就是上次在教室给他留电话的那个。

  他眉心微紧了一下,目光冷淡地扫了孙恬恬一眼,随后掠过她,看向许厉,将充电宝扔给他,“走了。”

  许厉一把接住充电宝,赶紧拦住沈念深,“别别别,别忙走啊。”

  沈念深看他一眼,“还有事?”

  许厉:“帮我个忙嘛,我那轮滑社新招了个两个妹子,不太会滑,我一个人教不过来,你帮我教一个?”

  沈念深:“没兴趣。”

  说着就要走。

  许厉一急,赶紧拽住沈念深胳膊,“别啊,我好不容易招到两个女生,我答应教她们的,要是教不会,人家就走了。”

  “那就走啊。”

  “哎哟我去,就教一次,就一次行吧?”

  说完,生怕沈念深拒绝,急忙朝孙恬恬招手,“恬恬过来!阿念教你!”

  孙恬恬忙不迭抱着滑板来了,满脸笑容,朝着沈念深深深鞠了一躬,“学长!辛苦你了!”

  沈念深睨她一眼,掉头就走。

  “诶!”孙恬恬见他竟然要走,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拉住他手,沈念深眉头一皱,猛地甩开她,“别碰我!”

  他反应很大,孙恬恬被他甩得往后踉跄了一步,差点摔倒。她吓一大跳,震惊地看着他。

  沈念深也意识到自己反应太大,看了孙恬恬一眼,抿了下唇,低声道歉,“对不起。”

  孙恬恬愣愣的,摇了摇头,“没……没事。”

  许厉见状,急忙说:“那个……阿念他有洁癖,不喜欢别人碰他。”

  孙恬恬被沈念深刚刚那反应弄得有点懵,嗯了一声,看着沈念深,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。”

  沈念深双手插在裤袋里,目光幽深地看着远方,沉默了很久,说:“你们玩,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话落,便往前走了。

  程朵很生气,拉着孙恬恬,“干什么呀!不就是拉了他一下吗,干嘛那么凶啊!”

  紧张地上下检查孙恬恬,“没事吧?”

  孙恬恬摇头,眼睛直直盯着沈念深背影,“没事。”

  程朵一把将孙恬恬手里的滑板拿过来,扔到许厉身上,“不玩了!烦死了!”

  说完,拉着孙恬恬就走。

  许厉急忙跟上去,想着帮沈念深解释,“恬恬,你别误会,阿念他不是故意的,他只是不喜欢别人碰他,所以反应大了点。”

  程朵生气,“碰一下怎么了,又不是要吃了他。”

  “阿朵,别说了。”孙恬恬心情有点复杂,对许厉说:“我不知道他有洁癖,也不是故意碰他的,你帮我跟他道个歉。”

  许厉也有点不知该怎么办,只好点了点头。

  孙恬恬朝他感激地笑了笑,“不过还是谢谢你帮我约他出来,你放心,我们肯定还待在轮滑社,不会扔下你不管的。”

  许厉噗地声笑了,“那敢情好,你不知道,我那轮滑社之前一个女生都没有,清一色的大老爷们,底下的兄弟们都怪我没魅力,招不来女生。”

  孙恬恬弯着唇笑。

  许厉说:“等下周三开例会,让他们看看我招的两个大美女。”

  孙恬恬点头,微笑说:“那星期三见。”

  许厉:“行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程朵还在生沈念深气,以至于看许厉都不顺眼了,气呼呼赶人,“走吧走吧!快走!”

  说完,拉着孙恬恬往宿舍的方向走了。

  许厉回到宿舍的时候,没见到沈念深,问室友:“阿念呢?”

  “不是给你送充电宝去了吗?”

  “没回来?”

  “没啊。”

  许厉想了下,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男生宿舍的天台上,沈念深背靠着墙壁,单手插在裤袋,微低着头,右手夹着一根烟。

  天台没有灯,黑漆漆的一片,只有他手指间的火星明明灭灭,烟雾缭绕。

  他忽然想起八岁那年,他半夜听见外面传来关门的声音,以为在外面打工的爸爸回来了,他很久没见过爸爸了,高兴地从床上爬下来,打开房门,从房间里出来。

  可他没有看见爸爸,他看见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,妈妈和他抱在一起。

  他悄悄躲在门后面,他看见那个男人去亲妈妈,妈妈很小声地说:“去卧室,别让我儿子听见了。”

  然后两个人的就抱着去了卧室。

  他站在门后,听见房间里传来很奇怪的声音。

  他那时候年纪尚小,不知道妈妈在做什么,只是潜意识里知道,那是很不好的事情。

  没多久,父亲就回来了。有天半夜,他听见外面传来很激烈的争吵声,他从床上下来,跑出房间,看见父亲狠狠扇了母亲一巴掌,骂她贱人。

  他们吵得很凶,邻居们都出来看热闹。

  第二天,两个人就去民政局离了婚。

  他被父亲带去医院做了亲子鉴定,在医院里,父亲又很生气地扇了母亲一巴掌。从那以后,他再也没有见过父亲。

  母亲受不了流言蜚语,也扔下他跑了。

  没有人要他,父亲不要他,母亲也不要他。

  外婆从老家赶来将他接回去照顾,以为可以躲开那些戳脊梁骨的污言秽语。

  可是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。他去学校读书,同学们骂他妈妈偷人,骂他是野种,欺负他歧视他孤立他,没有人愿意搭理他,没有人愿意和他讲话,没有人愿意和他同桌,就连老师都厌恶他,用一种很羞辱的眼神看他。

  他坐在最后一排靠垃圾桶的位置,在漫无边际的孤独和绝望中度过了他的童年。

 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天晚上,他的母亲和陌生的男人苟合。他看见的,听见的,这么多年,压在心底里挥散不去。

  即使已经过去了十几年,每次噩梦惊醒,童年时候的恐惧和绝望依然像浪涛一样吞噬他。

  那是他藏在心里的秘密,是他见不得人的伤疤。

  因为母亲,这些年来,他对女人的触碰几乎是生理性抗拒,他想过从年少时的阴影里走出来,他努力过,可是没有办法,没有用,他做不到。

  往事像潮水一样汹涌而来。黑暗里,沈念深眼睛通红,喉咙像被火烧似的,胀痛得厉害,像密密麻麻的沙子堵在心口,让他无法呼吸。

  他闭上眼睛,微仰着头,身体靠着墙壁,努力地想把那股快要将他吞噬的情绪压下去。

  过了很久,他终于渐渐冷静下来。

  将手里的烟头掐灭了,转身,准备下楼。

  刚走到楼梯口,正巧碰到上来找他的许厉。

  许厉一见他,顿时激动,“我就知道你在这儿!”

  沈念深嗯了一声,双手揣在裤袋,往楼下走。

  许厉跟着他,说:“那个……恬恬同学让我跟你道歉,她不知道你有洁癖,也不是故意要碰你的。”

  沈念深抿着唇,没吭声。

  许厉偏头看他,面无表情的,也看不出什么情绪来。

  他顿了顿,忍不住说:“不过你手劲儿也太大了点,差点把人家给推到地上了,人家怎么说也是个女生啊。”

  沈念深嘴唇抿得紧紧,目光不由深了几分,但依然什么也没说。

  许厉见他不说话,抓了抓头发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索性闭了嘴。

  宿舍熄了灯,孙恬恬躺在床上睡不着。

  程朵还在生气,声音从蚊帐里传出来,“那个沈念深真的是太嚣张了!以为自己是学霸是校草就了不起啊,一点都不懂得尊重人!恬恬,我看你还是算了吧,事实证明,有些人就只是生了一张好看的皮囊而已,人品根本不行!”

  孙恬恬眼睛一眨不眨盯着天花板,一直没有吭声。

  程朵从蚊帐里探出头来,“诶,恬恬,你怎么不说话?你在想什么啊?”

  孙恬恬叹了口气,“我没想什么。”

  “你不会还打算追他吧?”程朵问。

  孙恬恬抿了抿唇,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  程朵等了会儿,见孙恬恬不吭声,无力躺回床上,“反正要是我,我肯定不追了。”

  孙恬恬难得地很沉默,过了很久,才轻轻的很长地叹了一口气。

  第二天,星期一。

  上午的课在第三四节,艺术概论课,上课地址在6608教室。

  去上课的路上,程朵问孙恬恬,“昨天的事情,你想得怎么样了?”

  “什么怎么样?”

  “沈念深啊,你还喜欢他?”

  孙恬恬抿了下唇,没吭声。

  程朵见她又不说话了,忍不住叹气,“也不知道是什么怪胎,不就碰一下吗,哪有那么夸张。”

  话刚落,抬头,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脸。

  呃……

  孙恬恬也看见了,“你……你下课啊?”

  沈念深正要从教学楼出来,看着孙恬恬,嗯了一声。

  孙恬恬看着他,第一次不知道该说什么,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,她的勇气好像真的被磨灭了一点。

  奇怪的是,沈念深也没有立刻走开,两人就那么对视着。

  孙恬恬觉得有些尴尬,先开了口,“我要上课了,先走了啊。”

  说着,绕开沈念深,要往里面走。

  擦肩而过的时候,却忽然听见一声,“孙恬恬。”

  孙恬恬脚步一顿,僵硬了一瞬,回头,看向沈念深。

  沈念深忽然将他单肩挎着的黑色书包拿了下来,然后打开,从里面拿出一盒牛奶。

  孙恬恬愣了,眼睛睁得大大的。

  沈念深将牛奶递给她,“昨天的事,对不起。”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