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_最好的你
卡西小说网 > 最好的你 > 第18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8章

  第18章

  沈念深目前只尝试过和孙恬恬肢体接触,不排斥,但也仅仅只针对她一个人。

  除了她,但凡有其他女生靠近,他依然会本能地排斥躲开。

  他背过孙恬恬,牵过她的手,此刻也正抱着她,但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和孙恬恬做更亲密的事情。

  到这时候,他才突然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。

  他目光定定地看着孙恬恬,迟迟没敢应她。

  孙恬恬见沈念深半天不答,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也不管他了,她突然搂住沈念深脖子,一鼓作气,踮起脚飞快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。

  柔软的唇带着淡淡酒香突然贴到他脸上,沈念深一怔,身体瞬间僵了僵。

  回过神来,孙恬恬已经将他松开,脚尖正常落到地面,仰着头,正看着他,眼睛弯弯的,笑得像只像偷吃了蜜糖的小狐狸。

  沈念深见孙恬恬这么高兴,心情也受她感染了。

  他嘴角勾着一丝浅笑,看着孙恬恬。

  孙恬恬刚刚亲了沈念深,特别高兴,她拉着沈念深的手,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  沈念深笑笑,“好。”

  说着,便将孙恬恬的手反握住,牵着她往回走。

  沈念深和孙恬恬回去的时候,同行的小伙伴们都还在玩牌喝酒,见沈念深牵着孙恬恬,大伙儿全都暧昧地笑起来。

  许厉这个从一开始就为他们俩操碎了心的老妈子最是激动,朝着孙恬恬高兴地喊,“嫂子,来啊,继续玩牌。”

  这一声嫂子喊得孙恬恬都有点不好意思,但是心里又特别欣喜,嘴角的笑容藏都不藏不住,说:“我不太会啊。”

  “让阿念教你啊,他可是高手。”

  孙恬恬下意识看向沈念深。

  “玩会儿吧,还早。”

  沈念深说着,就拉着孙恬恬往地上坐。

  “诶诶诶,坐这儿坐这儿!”

  许厉和另一名室友立刻很懂事地给他们俩让出了位置。

  沈念深扶着孙恬恬坐,孙恬恬肩膀靠着沈念深,小声问他,“你牌打得很好吗?”

  沈念深笑了笑,“还行。”

  然而几圈牌下来,孙恬恬对沈念深的崇拜都快从眼睛里溢出来了。

  这哪里是还行啊,这简直是相当行嘛!

  许厉和轮滑社里另外一名男生输得都不行,许厉被罚第七杯酒的时候,都快哭了,对孙恬恬道:“嫂子,你劝劝你男的啊,给咱们一点活路吧,再输下去,我都要醉了。”

  程朵在旁边嘲笑他,“有些人不是号称千杯不倒吗,这才哪儿跟哪儿啊。”

  许厉被噎了下,“……我那是夸张手法,夸张手法好吗,妹子!”

  沈念深今晚难得有兴致和他们玩牌,他手气好牌技也好。

  谢妍悄悄捣了下孙恬恬,小声说:“你男朋友也太厉害了吧?

  学习好就算了,怎么连牌都打得这么好?

  这简直全能啊。”

  孙恬恬捂着嘴笑,心里特骄傲。

  男朋友几个字在脑海里萦绕了一圈,总感觉跟做梦似的,都有点不真实。

  沈念深居然真的是她男朋友了。

  她偏头看他,眼睛亮亮的,完全移不开视线。

  怎么会有人长得这么好看啊。

  还是她男朋友。

  想到这个,孙恬恬就忍不住开心,嘴角都快咧到耳根去了。

  “恬恬,你手机。”

  正盯着男朋友犯花痴呢,程朵突然把手机给她递了过来。

  她低头看了看,是谢询给她发的微信。

  谢询:【你什么时候和沈念深好的?

  】

  孙恬恬愣了愣,下意识往四下望了望,就见谢询一个人站在不远处抽烟,手里拿着手机。

  孙恬恬低头回他:【没好多久,你问这个做什么。

  】

  谢询一口郁气:【你没事儿吧?

  你跟他压根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
  】

  孙恬恬皱眉,回他:【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我的事不用你管。

  】

  谢询重重吐了口烟圈,手指在键盘上按得啪啪响:【随你,有你哭的时候。

  】

  孙恬恬原本很高兴的,和谢询发了几条信息后,顿时郁闷得要死,生气地把手机包里扔。

  什么叫不是一个世界的人?

  什么叫有她哭的时候?

  她为什么要哭?

  神经病谢询!

  孙恬恬生气,又把手机从包里摸出来,果断关了机,气愤地扔回去。

  动作有些大,沈念深低头看她,“怎么了?”

  孙恬恬摇头,“没事。”

  大家玩牌玩到晚上十点半,各自回帐篷睡觉。

  男生和女生的帐篷是分开的。

  沈念深和孙恬恬一起往帐篷的方向走。

  男生的帐篷在左边,女生的在右边。

  到分路的时候,沈念深抬手揉了揉孙恬恬脑袋,目光温柔地看着她,“早点睡。”

  孙恬恬点头,“你也是。”

  沈念深嘴角弯起一丝浅笑,“晚安……孙恬恬。”

  孙恬恬看着沈念深,心情忽然又好了,微笑说:“你也早点睡,明天见。”

  “嗯,去吧。”

  孙恬恬和沈念深道了晚安,刚回帐篷,室友三个人就围坐成一个圈,特意给孙恬恬留了一个位置,“来来来,小甜甜,跟姐姐们分享一下,和沈念深谈恋爱的感觉怎么样啊。”

  “开心。”

  孙恬恬笑起来,走到中间坐下。

  程朵突然往她跟前凑了凑,眼神暧昧,压着声音道:“我刚刚看见你亲他了。”

  孙恬恬一愣,脸顿时有点烫,“你眼睛好精啊。”

  那么远她都看见了。

  程朵哈哈笑,抬手戳了下孙恬恬脸蛋,“你这小妮子,还挺开放的嘛。”

  孙恬恬难得腼腆了一下,爬到最边上,钻进自己睡袋里,说:“就只是碰了一下脸而已。”

  谢妍嘿嘿笑,挪到孙恬恬旁边,也往自己的睡袋里钻,“难道你还想亲别的地方啊?”

  十的女孩子,对恋爱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和期待,想起来都觉得美妙无比。

  孙恬恬纵然脸皮厚,也还是有小女孩的害羞和青涩,笑着去挠谢妍痒痒,“你好烦啊。”

  谢妍被挠得咯咯笑,直往睡袋里钻,“诶诶诶,我错了,不开你玩笑了,饶命啊沈太太。”

  一声沈太太喊得孙恬恬又羞又好笑,她放过她,躺了回去,“不跟你闹了。”

  她摸出手机,准备和沈念深聊会儿天。

  一打开微信,视线又落到谢询的头像上,不由又皱起了眉。

  她有点烦,手指一移,把谢询的对话框删掉了。

  然后点开沈念深的头像,“睡了吗?”

  刚出去,信息就回了过来,“准备睡,你呢?”

  孙恬恬发了笑脸的表情,“在睡袋里呢。”

  停了下,又发了一条过去,“沈念深,你开心吗?”

  沈念深:“嗯?”

  孙恬恬解释:“跟我在一起,开心吗?”

  手机那头,沈念深眼里不自觉地露出笑意,“嗯,开心。”

  孙恬恬:“你不会反悔吧?”

  沈念深:“……想什么呢。”

  短短几个字,总算安了孙恬恬的心。

  孙恬恬:“我刚刚还在想,今天不会是愚人节吧。”

  沈念深:“……”

  孙恬恬在被窝里笑,给沈念深轻轻发了一条语音,“我睡了哦,你也早点睡。”

  沈念深:“晚安。”

  “哎,谈恋爱的人就是不一样啊,你们有没有听出来,恬恬跟沈念深说话的声音比平时温柔好多。”

  孙恬恬刚把手机放下,谢妍就在旁边感慨。

  程朵:“可不是,跟只小猫咪似的。”

  孙恬恬侧脸去她们,好笑道:“我哪有,不跟平时一样吗。”

  谢妍叹了一声,“我好羡慕恬恬啊,想做什么就去做,喜欢谁就去追,我也好想有你这样的勇气啊。”

  程朵一边在被窝里发短信一边说:“其实我真的没想到恬恬居然真的和沈念深在一起了。”

  谢妍:“是啊,那可是沈念深啊,连校花都不要的,居然拜倒在了我们恬恬的石榴裙下,你们谈恋爱的事情要是传到学校,估计学校都要炸锅了。”

  孙恬恬:“……有没有这么夸张啊?”

  谢妍侧头看她,“你觉得呢?

  拜托我的恬恬,你抢走的可是全校女生的男神啊。”

  孙恬恬顿时笑弯了眼睛,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突然觉得我好厉害哦。”

  谢妍嗤笑声,“得了吧,人家沈念深要是不喜欢你,你再怎么追都没用。”

  想到沈念深居然真的喜欢自己,孙恬恬就开心得睡不着觉。

  嘴角的笑容怎么也下不去,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帐篷顶。

  夜已经很深了,帐篷里传来女生们均匀的呼吸声,孙恬恬还是睡不着,脑子里想着明天要和沈念深哪里约会。

  明天算是他们俩正式在一起的第一天,所以要好好纪念一下。

  正想着,耳边有蚊子在嗡嗡嗡地飞,孙恬恬伸手去打,小声嘀咕,“哪里来的野蚊子啊,讨厌死了,走开,走开。”

  山蚊子很厉害,一直在孙恬恬耳边嗡嗡嗡飞,赶也赶不走,没一会儿就在她脸上咬了好几个包。

  孙恬恬简直要崩溃了,索性将脑袋整个埋进睡袋里。

  被蚊子咬过的地方痒得受不了,她忍不住去挠,没一会儿就把脸挠红一了片。

  她睡不着,又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给沈念深发信息。

  “沈念深,你睡了吗?”

  其实她想这么晚了应该是睡了,就是试一下,哪知信息很快就回了过来,“怎么还没睡?”

  孙恬恬委屈:“我被蚊子咬了,好大几个包。”

  电话那头,沈念深看见孙恬恬发来的信息,不由皱了皱眉,踢了下旁边睡得跟猪一样的许厉,“你是不是有风油精?”

  许厉翻了个身,又继续睡。

  沈念深又踢了他一下,这次力气大了点,许厉顿时被惊醒了,猛地爬起来,“怎么了怎么了?

  要点名了吗?

  !”

  沈念深:“你风油精放哪儿?”

  许厉懵了懵,好半晌才反应过来,原来不是在上课。

  “在我书包里。”

  “借我用下。”

  许厉把书包拿过来,从最外面一格拿出风油精,“你拿这个做什么?”

  “恬恬被蚊子咬了。”

  沈念深一边说一边弯身出了帐篷。

  深夜静悄悄的,宽阔的草坪上到处都是一个一个的帐篷。

  沈念深走到孙恬恬她们帐篷外面,然后给孙恬恬发了一条信息,“出来一下。”

  孙恬恬收到信息,一愣,“啊?”

  沈念深:“我在外面。”

  孙恬恬有些惊讶,急忙从睡袋里爬出来,悄手悄脚地走出帐篷。

  沈念深就站在外面,她急忙跑过去,声音小小的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给你拿风油精。”

  沈念深看了看孙恬恬的脸,“哪里被咬了?”

  孙恬恬完全没想到沈念深会半夜给她送风油精过来,心里一阵温暖。

  她将脸凑过去,委屈巴巴地指着脸上的包,“这里,痒死我了。”

  “等一下,我给你擦药。”

  借着月光,能看到一片红的,沈念深将风油精盖子打开,抹了一点在指腹上,轻轻擦在孙恬恬脸上,“舒服点吗?”

  风油精擦在脸上凉凉的,很舒服,瞬间就没那么痒了。

  孙恬恬抬着头,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沈念深。

  他目光专注,很认真地在给她擦药。

  孙恬恬忍不住伸手轻轻抱住他,声音软软的,“沈念深,你真好。”

  沈念深擦药的动作顿了顿,低眸看着她。

  夜深人静,周围没有一丁点声响。

  孙恬恬看着沈念深,不自觉地抿了下嘴唇。

  沈念深目光落在她唇上,喉咙微微动了一下。

  良久,却只是轻轻摸了摸孙恬恬的头,“回去睡吧,应该不会再被咬了。”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