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章_最好的你
卡西小说网 > 最好的你 > 第17章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7章

  第17章

  孙恬恬懵了半天,才突然想起之前她因为太生气了,就把沈念深的微信给删除了,还把他的短信也拉黑了,原本电话也拉黑的,但后来想想,万一他突然给她打电话呢?

  于是就留了一条命。

  沈念深语气明明挺平静的,但孙恬恬莫名听出了一点怨念,忍着笑,说:“你傻啊?

  微信发不出来,短信没有回你,你不知道打电话?”

  沈念深:“嗯,我刚开始以为你是故意不回我短信的。”

  他还纳闷半天,不知道孙恬恬是没有看见还是看见了不像搭理他。

  眼见等到都快熄灯了,许厉突然说了句,“恬恬不会把你号码也拉黑了吧?”

  一语惊醒梦中人,他立刻试着打电话,原本以为来电也被拉黑,幸好还留了他一条命。

  孙恬恬听沈念深在那头解释,差点笑出声来,脑袋紧紧埋在枕头里,因为憋笑,身体一抽一抽地发抖。

  程朵刚爬上床就看见隔壁的孙恬恬抽得厉害,眼睛都瞪大了,“恬恬你发羊癫疯了?”

  孙恬恬:“……”

  “你明天早上想吃什么?”

  沈念深声音忽然又从那头传来。

  孙恬恬缓了好一会儿,控制着自己没笑出声音来,拿着手机翻了个身,面朝着墙壁躺着,小声问:“干嘛?

  你要给我买早餐?”

  沈念深嗯了一声,“想吃蛋糕还是什么?”

  “我不要吃蛋糕,我想吃烧麦,要学校后门那家。”

  “好,我明天去买。”

  孙恬恬从来没见过这么温柔的沈念深,嘴角不自觉地弯起来,声音也不由得软了些,“但是他们家生意特别好,要排队。”

  “没事,我起来早点。”

  沈念深,又问:“喝牛奶吗?”

  孙恬恬:“不要,我要喝酸奶。”

  “嗯,给你买。”

  沈念深突然对她太好,好得孙恬恬都有点不习惯,忍不住问:“沈念深,你最近是不是中了什么邪啊?”

  沈念深:“……”

  孙恬恬和沈念深聊了差不多二十来分钟,寝室熄灯了。

  沈念深轻声问:“你们那边熄灯了吗?”

  孙恬恬头埋在被窝里,声音低低的,“熄了,刚熄的,你们呢。”

  “也是。”

  又道:“早点睡吧,时间不早了。”

  孙恬恬嗯了一声,“好。”

  “别踢被子,最近降温了。”

  沈念深声音特别温柔,孙恬恬觉得自己心都快软化了,小声说:“我又不是小孩子。”

  电话那头传来一声轻笑声,“嗯,知道了,早点睡,明天见。”

  孙恬恬:“你也早点睡。”

  沈念深:“嗯,晚安。”

  孙恬恬:“晚安。”

  和沈念深挂了电话,孙恬恬嘴角的笑容迟迟没有落下去。

  她抱着被子,脸捂在被面上,心里有种开花的感觉,胸腔里小鹿乱撞,好像真的谈恋爱了一样。

  黑暗里,独自抱着被子开心地回味了好一会儿,才终于从被子里抬起头,将手机滑开,重新加了沈念深的微信。

  验证信息刚发过去,那头便迅速通过了。

  很快,一条信息就发了过来,“快睡。”

  孙恬恬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,将手机放到胸前,抿着唇笑了好久,终于将手机关了机,放到了枕头底下。

  这天晚上,孙恬恬睡得特别香,因为开心,连睡觉的时候嘴角都是弯弯的。

  一觉睡到天亮,程朵下床的时候,拍了拍孙恬恬的腿,“恬恬起来了,今天上午四节课。”

  孙恬恬拽紧被子,脑袋使劲往被子里钻了钻,不想起来。

  程朵洗完脸,出来的时候看见孙恬恬还在睡觉,踩着凳子趴在她床边,一边拉她被子一边说:“你快起来呀,今天是灭绝师太的课啊!”

  孙恬恬赖床,又好久没睡过一个好觉,难得昨晚睡得那么香,就不想起来。

  程朵在旁边推了她半天,终于受不住,闭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了。

  洗完脸彻底清醒了,才想起沈念深要给她带早餐的事情。

  从公寓出来的时候,一眼就看见站在公寓外面不远处的沈念深,个子很高,白衬衣黑裤子,人群中格外显眼。

  孙恬恬看见他手里拎着的东西,嘴角弯了弯,然后才朝着他走过去。

  孙恬恬到他跟前的时候,已经收起了笑容,故意一脸严肃地看着他,“来很久了吗?”

  “没,刚来。”

  沈念深将手里拎着的早餐递给孙恬恬,“还是热的。”

  孙恬恬接过来,心里偷笑,面上却故作淡定,“谢谢啊。”

  沈念深目光很深地看着她,嗓音温柔,“应该的。”

  孙恬恬听见这话,心脏蓦地跳了一下。

  她对上沈念深的眼神,整个人完全陷进去。

  他眼睛仿佛有个巨大的磁场,吸引着她。

  心里有个声音在狂喊:“别!别看他!淡定淡定!不要被迷死啦!”

  但孙恬恬还是忍不住盯着沈念深看,真的真的太帅太帅了,她觉得自己可以就这样盯着他看一辈子。

  沈念深见孙恬恬盯着他出神,心底暗自笑了笑,将手里的酸奶递她手心里,“酸奶,蓝莓味儿的,我记得见你喝过。”

  孙恬恬是喜欢喝蓝莓味儿的酸奶,听见沈念深说话才顿时回过神来。

  她握着手里的酸奶,下意识问:“怎么是常温的啊?”

  沈念深道:“也有冰柜里的,我没买,女孩子吃凉了不好,以后最好不要吃。”

  孙恬恬撇撇嘴,“你管我。”

  还没在一起呢,就管她。

  “为你好。”

  孙恬恬看他一眼,抿着唇偷偷笑了,这个理由听起来,倒是挺好的。

  她拿着沈念深给她送的爱心早餐,问他:“你早上有课吗?”

  “有,马上就要去了。”

  孙恬恬道:“嗯,那你去上课吧,我也要去上课了。”

  孙恬恬在三教学楼上课,沈念深在八教学楼,两个人在七教学楼前的岔路口分路。

  快走的时候,沈念深忽然问她,“中午一起吃饭,可以吗?”

  孙恬恬:“好啊。”

  沈念深还怕孙恬恬会拒绝,听见她答应,顿时松口气。

  孙恬恬和他挥了下手,“我走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孙恬恬和沈念深分了路,然后和程朵一起往八教楼走。

  孙恬恬心情好,一路脚步轻快,嘴角的笑容都没下去过。

  程朵笑她,“这才第一天啊甜甜圈,就撑不住要和他一起吃午饭了?”

  孙恬恬笑着去掐她,“你烦死了,能不说破吗?”

  程朵哈哈笑,“没事,还有两天,坚持撑下去,你就不用请吃饭了!”

  孙恬恬皱皱鼻子,不搭理她了。

  中午吃饭,孙恬恬刚到食堂,远远就看见沈念深站在食堂门口等她。

  孙恬恬看见沈念深,忽然有种恍惚的感觉。

  之前都是她天天站在食堂等沈念深,做梦也没想到居然还有沈念深等她的这一天。

  她终于憋不住笑了,开心地跑上去,“你等多久了?”

  沈念深道:“没多久,走吧。”

  进了食堂,问孙恬恬,“还是坐之前那个位置?”

  “好啊。”

  沈念深道:“你去坐,我去打饭。”

  孙恬恬笑眯眯的,“好呀。”

  沈念深终于又看见了孙恬恬脸上灿烂的笑容,心情仿佛都受到了感染,将手里的书给她,“帮我拿一下。”

  “好呀。”

  孙恬恬很愉快地帮沈念深的书接过来,然后开开心心地跑去了位置上。

  沈念深看着孙恬恬抱着他的书跑去占位置,眼底不由浮现出一抹笑意,忽然有种已经在谈恋爱的感觉。

  他转身去打饭,没一会儿就端着两个餐盘回来。

  孙恬恬已经拿好筷子等他了,沈念深坐下来,便将筷子递给他。

  孙恬恬和沈念深的菜打得不一样,她的是土豆焖牛肉,还有照烧鸡腿,两个素菜,一个麻婆豆腐,一个炝炒白菜。

  沈念深是芋头烧鸡,还有一个麻婆豆腐,一个凉拌黄瓜。

  孙恬恬觉得沈念深的菜有点少,于是把自己的牛肉和鸡腿分了一半给沈念深。

  沈念深愣了愣,抬头看她。

  孙恬恬道:“我吃不了这么多。”

  眼睛盯着沈念深餐盘里的芋头烧鸡,有点馋,“我想吃个你的芋头。”

  沈念深看着孙恬恬馋得舔嘴的模样,不由笑了,拿起筷子给她夹了一个,喂到她嘴边。

  孙恬恬顿时睁大了眼睛,很惊讶,“你……你干嘛……”

  沈念深笑,“之前不是老让我喂你吗?”

  孙恬恬以前虽然老是这么说,不过也是开玩笑的。

  这会儿沈念深真的喂她吃,反倒难为情起来了,她端起托盘,有点怂怂的,“还……还是放在这里吧,我自己吃。”

  沈念深倒也没坚持,笑了笑,将芋头放在她餐盘里。

  孙恬恬很喜欢吃芋头,沈念深将自己餐盘里全给她了。

  一顿饭孙恬恬吃得特别高兴,高兴到几乎都想立刻和沈念深在一起了。

  不过尚且还存了那么点理智,在心里默默告诫自己,不行,不能这么快答应!

  这么快就答应,显得她很好追似的。

  接连几天,沈念深都给她买早餐,中午跟她一块儿吃饭,晚上跟她煲电话粥。

  孙恬恬这回还真的挺硬气,程朵都佩服她,居然撑了这么多天没有立刻缴械投降。

  周六这天,轮滑社组织露营。

  孙恬恬寝室四个女生,又要化妆又要打扮,等到大门口集合点的时候,车上人都已经到齐了。

  孙恬恬一上车就看见沈念深坐在左边第四排靠窗的位置,他旁边还留了一个空位,很显然是给她留的嘛。

  坐在隔壁的谢询突然喊她,“恬恬,这里。”

  谢询就坐在沈念深隔壁,中间隔着走道和两个空位置。

  孙恬恬想了想,跑去谢询那边坐。

  沈念深在旁边看着,脸都黑了。

  许厉转过头,悄悄劝,“淡定淡定,谁让你当初对人家恬恬那么绝情,还不准人家使使小性子?”

  沈念深揉揉眉心,沉默了许久,最后暗自叹了口气,再次深深感受到自作孽不可活是什么意思。

  从学校到露营地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,整个车程,孙恬恬一直跟车里其他男生女生有说有笑,一路欢声笑语,就是不搭理沈念深。

  沈念深被凉在一边,生气又嫉妒,偏偏又没理由发作。

  谁让他当初对孙恬恬那么绝情的……

  两个小时后,终于到了露营地。

  下车的时候,沈念深终于寻到机会,悄悄拉了拉孙恬恬,低声道:“我们俩到旁边聊聊。”

  孙恬恬回头,眨眨眼睛,“聊什么啊?”

  沈念深:“什么都可以。”

  就是想和她待在一块儿,不想看她和其他男生有说有笑。

  孙恬恬道:“但是我要去帮忙扎帐篷啊。”

  沈念深:“……”

  “等我扎好帐篷,有时间就来找你聊啊。”

  说着就又扔开沈念深,开心地跑去找室友们了。

  沈念深再一次被凉在那儿,脸上表情可以说十分憋屈了。

  许厉从后面走来,拍拍他肩膀,叹口气,“可怜的阿念啊,媳妇儿不好追啊。”

  周六山上有很多人,空旷的草地上,四处都是帐篷。

  孙恬恬一会儿帮着扎帐篷,一会儿帮着拿工具,一会儿帮着负责烧烤的同学拿菜洗菜,忙前忙后。

  她走到哪儿,沈念深就跟到哪儿,试图和孙恬恬说说话,结果孙恬恬压根没给他开口的机会,兀自忙活。

  沈念深跟了孙恬恬好几圈,好不容易等到她稍微停下来,急忙拉住她手,看着她眼睛,期待地说:“我们到旁边说说话,好……”

  好不好几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不远处孙恬恬的室友突然朝她喊,“恬恬,这个帐篷扎得不对啊!你快来看看!”

  “诶,来了!”

  孙恬恬以前经常跟着家里人出来露营,扎帐篷对她来说简直是小儿科。

  应了一声,就要跑过去。

  结果刚抬脚,就发现自己手腕被一股大力紧紧拽着。

  孙恬恬回头,就见沈念深目光很深地看着她,问:“你要晾我多久?”

  不知怎么,孙恬恬听着沈念深这话,莫名听出点幽怨的意思。

  她强忍着笑,故作严肃,“晚上吧,晚上跟你聊。”

  说着,就又要往前走,结果沈念深还是不放她,很执着地拉着她手,那表情仿佛他一松手,她就跟其他人跑了似的。

  孙恬恬有点哭笑不得,第一次觉得沈念深还挺幼稚,索性将他手指头一根一根掰开,脱离了禁锢,高兴地跑去找程朵她们了。

  刚跑过去,程朵就拽住她,小声问:“你搞什么啊?

  晾了沈念深一天了。”

  孙恬恬:“哪有一天,才几个小时。”

  程朵眯了眯眼,“你就作吧,把人给作没了,又该你后悔了。”

  孙恬恬一边帮忙扎帐篷,一边笑,道:“不会的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孙恬恬没答,嘴角轻轻弯了起来。

  虽然是出来烧烤露营,但是沈念深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个上,目光一直跟随着孙恬恬。

  他现在就盼着晚上,能跟她单独待会儿。

  结果好不容易等到了晚上,孙恬恬又跑去跟人喝酒打牌去了。

  沈念深那个气啊,这是又要把他晾下了?

  许厉在旁边瞧着真是特同情,可转念想想,之前人家恬恬追他的时候,这人不也对人家爱答不理的吗,还说什么,没时间陪你玩?

  啧,风水轮流转,报应啊。

  一起玩牌的男生女生都有,也不打钱,输了就喝酒。

  孙恬恬牌技烂,程朵在旁边给她指挥,结果程朵也是个半吊子,玩了三把,输了两把。

  孙恬恬被罚了两杯酒,对面谢询看不下去,坐到身边去,“你笨死算了,打个牌怎么老输。”

  他一把将孙恬恬手里的牌拿过去,“牌都不会齐,你不输谁输。”

  帮孙恬恬把乱七八糟的牌重新调了个顺序,孙恬恬下意识凑过脑袋去看。

  哪知道刚把脑袋凑过去,突然被人从地上给拉了起来。

  她一愣,回头就见沈念深脸色很难看地站在她身后。

  “沈念深……”

  沈念深二话没说,拉着她就对面安静的地方走。

  孙恬恬手腕被他拉住,只好跟着他。

  谢询皱皱眉,下意识想去把孙恬恬拉回来,被许厉按住,笑着说:“小俩口闹了点别扭,让他们俩单独聊会儿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沈念深拉着孙恬恬大步往前面走,他走得很快,孙恬恬跟不上了,想挣开他手,“你慢点,我快摔了。”

  沈念深听言,这才猛然顿下脚步。

  两人已经走到这边没什么人的地方了,孙恬恬将手从沈念深手里抽出来,气呼呼瞪他一眼,“你干嘛呀?”

  沈念深紧抿着唇,盯着她看了很久。

  他一直不说话,孙恬恬被他看得心里有点慌慌的,轻轻戳了下他肩膀,“沈念深,你怎么了?”

  “你能不能别跟谢询靠得太近。”

  孙恬恬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“沈念深,你……你在吃醋吗?”

  沈念深下巴紧绷,没有吭声。

  孙恬恬忍不住笑了,伸手去拉沈念深的手,“你干嘛呀?

  谢询只是朋友,再说我也没跟他太靠近啊。”

  “他不是在追你吗?”

  孙恬恬眼睛瞪圆,“谁造的谣啊?

  你听谁说的?”

  沈念深:“……”

  许厉那厮……回去再收拾他。

  “但是他喜欢你。”

  孙恬恬奇怪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  “我是男人,我看得出来。”

  孙恬恬看他一眼,哼了哼,道:“你这么聪明,怎么现在才发现自己喜欢我?”

  沈念深没应这话,他忽然握住她手,低头,很认真地看着她,“气消了吗?”

  孙恬恬抬眼,“什么气?”

  “晾了我一天,不就是想把我之前惹你伤心的事情还给我吗?”

  孙恬恬心思被戳破了,有些惊讶。

  她今天的确是想把之前沈念深赶她走,害她难过了那么久的事情还给他,让他也感受一下心里难受的滋味儿。

  等今天一过,两个人扯平了,她就和他在一起。

  原本还想解释一下的,结果没想到沈念深自己已经猜出来了。

  她看着沈念深,很认真的,问他,“你真的要和我在一起吗?”

  “是。”

  沈念深眼神很坚定。

  孙恬恬心底涌上一股喜悦,终于笑了,她忍不住抱住了沈念深,仰头望着他,“你说的啊,不准反悔。”

  沈念深反抱住她,低着头,表情很认真,“不反悔,不过我第一次谈恋爱,做得不好的,告诉我。”

  孙恬恬心里忽然像灌了蜜糖似的,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受,好像整颗心都被喜悦包围了。

  月光照在清幽的草地上,将她和沈念深周围照出一道浅浅的光。

  孙恬恬眼睛亮亮的,一瞬不瞬地望着沈念深,忽然说:“沈念深,你真好看。”

  往沈念深怀里又靠了靠,仰着头,嘴唇几乎快贴到他下巴上,声音轻轻的,小声说:“沈念深,我可以亲你一下吗?”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